阻止自殺再一槍打死:美國警察濫權無解,悲劇不斷

阻止自殺再一槍打死:美國警察濫權無解,悲劇不斷
Photo Credit: BNO News 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槍擊案頻發的美國,現在即便在亞利桑那這樣公開持槍的州,市民也一有異動就報警,警察就越來越經常面對可能危險的情形,也增加了濫權的機會。這簡直是惡性循環。

2016年,美國亞利桑那州梅薩市(Mesa, AZ)發生一宗警察槍擊事件。一名27歲的白人男子Danial Shaver在旅館內的走廊上被警察擊斃。日前,法庭裁決警察無罪釋放。同日,警察隨身擕帶攝錄機中未經剪輯的視頻被公開。一下子,這件原先沒有多少人注意的槍擊案引起輿論憤怒。

這是一段令人心碎又心顫的視頻。死者是德克薩斯州一家鳥害控制公司的職員,事發時出差到當地。他約了兩個朋友到旅館房間喝酒,期間展示了工作時使用的氣槍。有人向前臺報告,看到有人在窗口處拿槍比劃,前臺立即報警。隨後五名警察到達。亞利桑那州是公開攜槍合法的州,公民無需證件就可公開攜帶長槍,氣槍更不受管制。但鑒於此前拉斯維加斯的槍擊慘案中,凶徒就是從窗口向人群掃射,報警者出於謹慎報警,警察出警,此皆人之常情。但之後發生的一切,卻完全超出常理。

視頻顯示,警察在房間門外命令房間裏的人走出來。一男(死者)一女從房間走出來,一個警察(Brailsford)用AR-15機關槍指著男子,命令二人趴在地上,二人立即照做,手中明顯沒有武器。另一個警察(Langley)開始用(我聼起來)高傲冷酷的聲音對男子不斷發出複雜並令人困惑的指令,一時命令男子把手放在頭上,雙腿交叉,一時命令把手按在前方的地上,一時命令把手高舉向天。這樣經過了兩分多鐘後,他命令男子向警察方向爬過來(crawl,指用四肢爬行)。

但根據接下來的指示,似乎真實意思是要他把手放在耳朵旁邊,雙腳在後方交叉,用膝蓋以一個尷尬的姿勢跪行過來(因爲女子之前就是用跪行的姿勢過來被鎖上),又命令他即使向前跌倒也只能把臉貼到地上。

整個過程,警察不下三次威脅:「一不按照指令,你就會被打死」。在這幾分鐘,男子小心翼翼地遵照複雜而且有時自相矛盾的指令,一旦嘗試提問或解釋,就立即被大喝「閉嘴」、「只要遵從不要問」。男子顯然被對準自己的槍與大聲叱喝嚇得失魂落魄,邊哭泣邊懇求警察不要射殺自己。最後,在男子爬過來的過程中,右手晃了一下伸向腰部(可能想要提一提正在往下蹭掉的褲子),持槍警察立即向他連開五槍,當場將其射殺。

看過視頻的人都會認爲,上述文字遠不能反映出可憐的死者在臨死前幾分鐘的迷惘、緊張、恐懼、不知所措與絕望。他顯然已竭盡所能地滿足警察的要求(別忘了他還喝了酒,後來檢測酒精量是醉駕標準的五倍),最終卻還是被警察擊斃。相信無數看過視頻的人都會與我一樣,心情沈重又心有餘悸:換做是自己想必也是死定了。

而最令人感到目瞪口呆和不可接受的是,警察最後被陪審團裁定無罪。最主要的理據是,開槍警察認爲死者違反指令地把手伸向腰部,認爲他可能拔槍襲警,「感到有威脅」,於是按照「只要自己感到有威脅就可以開槍」的訓練守則,只能向他開槍,「再來一次也會這樣做」。雖然當時五個警察控制場面,雖然死者表現軟弱順從,這種「感到威脅」的説法還是被陪審團接受了,衹是因爲他真的有把手伸向腰部。

AP_1729278806002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開槍射殺男子的警察Philip Brailsford

很多專家指出,最應該負上責任的是發指令的警察。第一,他不該不斷地用語言營造緊張氣氛;第二,在當時大局受控,疑犯又明顯順從的情況下,按照常規,應該要求疑犯趴下,然後走過去用手銬銬上,而不是要他爬過來;第三,他發出的指令即便不是自相矛盾,也極爲複雜,難以準確遵從的。從沒有受過「自我解除威脅」訓練的普通人,在這種緊張的環境下會大概率出錯,然後就被「合法」地射殺。

而該案最爲詭異之處在於,發指令的沒有被控,因爲他沒有開槍;殺人的不對指令負責,又找到「合法開槍」的理由,同樣不需要負責。於是兩人配合,濫用警權,「合法」地殺死一個無辜的人。這不是個別警察的問題,在這個案件中有五個警察在場,卻沒人覺得有什麽不對。

美國槍支泛濫,頻繁的槍擊案導致大量的無辜傷亡。剛過去不久的史上死傷最大的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已令人悲痛。而這次警察槍擊案的判決,又從「濫權」的一面揭示了美國槍支泛濫的惡果。在美國全民擁槍制度下,警察執行任務時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因此在警察執行公務的制度設計上強調保護警察。

1980年代兩宗判決(Tennessee v. Garner, Graham v. Connor),確立了「只要警察合理地覺得有威脅(reasonably perceived a threat),就可以開槍」的原則,而且一開槍就可以務求致命(比如這次連開五槍)。當中雖然有「合理地」這個要求,事實上警方可以輕易地找到警察「合理地覺得受威脅」的辯護點,因爲這純粹警察的主觀感受,他自己是否「正確地」作出判斷往往不重要。一個例外就是,如果疑犯不聼指令轉身逃走,那麽警察就不能開槍,因爲這時警察「不應該感覺到威脅」。荒謬的地方是如果這個案件中死者當時立即逃跑,那他就不用死了。

AP_1729880580869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被害男子的遺孀與律師

於是警察受訓的重要內容是如何合理化槍擊致死,而不是使用武力時避免死亡。由於制度上保護警察,加上警察受過訓練,絕大部分警察開槍都不會被起訴。每年「無罪謀殺」大約是四百起。曾經多個案例,有人企圖用槍自殺,警察接報警到達後,確實阻止了自殺,不過用了讓人悲哀的方式:

警察覺得自己受威脅,一槍打死企圖自殺者。

這種對警察的保護可能是合理的,但卻不可避免地造成美國警察濫權,繼而造成警察與市民之的關係緊張。在槍擊案頻發的美國,現在即便在亞利桑那這樣公開持槍的州,市民也一有異動就報警,警察就越來越經常面對可能危險的情形,也增加了濫權的機會。這簡直是惡性循環。

對一些長期被種族歸類(racial profiling)的族裔,如黑人來説,警察濫權危害之大是其他種族難以感受的。「黑命貴」(Black Live Matters)就是這樣應運而生。這次事件受害者是白人,於是極右翼評論家Ben Shapiro立即第一時間「帶節奏」,說若死的是黑人,事件早就被傳媒與「黑命貴」炒作了,可見「左派傳媒偏袒黑人」,「制度對白人不公」。

但此事一開始沒有引起全國性關注,主要原因是警方沒有公開未經編輯的錄像帶,原先公開的視頻掐頭掐尾,根本不能反映出全貌。完整視頻一公開便引發全國輿論憤怒,包括很多黑人主持都紛紛譴責。而且,Shapiro等人如果真的關心白人權益,就應該向「黑命貴」學習,一早幫死者發聲而不是借此「抽水」。

相反,這個案件讓很多人感受到黑人被警察濫權的慘況,意識到警察濫權並非只針對黑人,每個人都可能是受害者。特朗普在競選時提出「每個人命都寶貴」,這不應該是用來對抗「黑命貴」陳詞濫調,現在就該是兌現「人命貴」承諾的時候。

可悲的是,在現有制度下,美國這種警察濫權是無解的,因爲歸根到底,還是美國的擁槍制度造成的。如果控槍問題不解決,這種悲劇還會不斷發生。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