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回顧:世界睜著看種族滅絕

2017年回顧:世界睜著看種族滅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紀思道寫道:「對(少數)人犯下的罪行就是對全體人類犯下的罪,需要我們所有人都做出回應。」但在這個充滿嫌隙與不睦的一年,這樣的回應完全付諸闕如。

文:Ishaan Tharoor《華盛頓郵報》
譯:觀念座標

緬甸傳出大量駭人聽聞的報導。八月以來,已有六十二萬六千多名羅興亞人在緬甸軍隊、地方武裝民團的攻擊下,逃離了緬甸的若開邦,這是盧安達種族滅絕事件以來,一個民族以最快速度逃出家園的大出走。根據一個慈善組織的估計,八月底到九月底,已有九千位羅興亞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千名兒童在內。衛星資料顯示,數百個村子被燒毀夷平。每個逃到孟加拉難民營的人都有恐怖的經歷。

一位名叫阿爾瑪斯・卡沌(Almas Khatun)的婦女告訴《雪梨晨鋒報》:「他們射擊了我的老爸爸,在他嘴裏塞了一個木塊,再割斷他的喉嚨。我想我的孩子們,我救不了他們,他們殺死了我七個孩子、我丈夫以及他的兩名兄弟。」她假裝死亡,最後在數十名親人的屍體中爬著逃出來,她的村子被燒得只剩下餘燼。

上週,根據《美聯社》對29名年紀13歲到35歲婦女的採訪,依著時間的先後,紀錄緬甸軍隊在若開邦大規模強暴婦女的經過。她們說,士兵與民團除了搶劫、刑求外,還凌虐、輪暴他們捉到的婦女。美聯社寫道:「這些證詞支持了聯合國的說法,亦即緬甸軍隊『蓄意』利用強暴作為『恐怖工具』,目標是殲滅羅興亞民族。」

上週五,《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紀思道(Nicolas Kristof)發表了他跟幾位羅興亞婦女的談話,她們不但被強暴、還目擊至親被屠戮。他呼籲諾貝爾獎得主昂山素姬傾聽哈欣娜・比干(Hasina Begum)故事,她目睹整村的男子、男孩被一一殺死,他們的屍體被壘成一堆後,緬甸士兵再澆汽油放火焚燒。但女性必須忍受更可怕的折磨。

哈欣娜告訴他:「我想把嬰兒藏在圍巾底下,但他們看到了她的腳。他們抓住她的腳,把她丟到火裡燒死。」紀思道寫道:「哈欣娜尖叫著倒在地上,失去耐心的士兵們開始拿槍托打她——她讓我看當時留下來的傷疤——再把她跟她嫂嫂阿斯瑪・比干(Asma Begum)拖到一間木屋裡面,扒光她們的衣服,輪暴了她們,完事後他們把門關上,再放火燒屋。」

兩名赤裸的婦女想辦法從小屋逃出來,用泥巴塗傷口,再撿衣服穿,走了三天的路,抵達孟加拉邊界。哈欣娜告訴紀思道:「我一睡就開始尋找我的女兒,尖叫著醒過來。」

引發這些故事背後的暴力,受到國際的譴責。兩年前,美國的猶太大屠殺紀念館(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就警告過,緬甸的情勢很可能會再發生種族滅絕。它在今年十一月發表了一份報告,指出「愈來愈多證據」顯示,緬甸軍隊的行徑「代表對羅興亞族的種族滅絕」。國務卿雷克斯・提勒森(Rex Tillerson)描述羅興亞民族遭到了「種族清洗」,數位資深的聯合國官員亦發表類似的聲明。然而譴責之外,國際卻少有行動。

從土耳其到馬來西亞,穆斯林國家領袖除了發表同情羅興亞遭遇此等悲劇的冠冕堂皇之語外,已經將此事抛諸腦後。對緬甸有實際影響力的印度,對羅興亞的同情敵不過國內的政治考量——印度教的民族主義政府以伊斯蘭極端主義作為理由,決定遣返該國數千名羅興亞難民。跟緬甸軍政府有密切關係的中國,提出了一個遣返計畫,以保護緬甸軍頭不受國際的密切監視。

國際特赦組織的林偉(Nicholas Bequelin)在《紐約時報》寫道:「羅興亞族不是北京的重要考量。緬甸不會允許返國的羅族人落葉歸根,返回自己的村子——它們已被燒毀殆盡——而是集中居住政府指定的營區。本來已使得羅族人居於弱勢的歧視與種族隔離系統,只會進一步被強化。」

確實,緬甸政府似乎完全無動於衷。昂山素姬認為羅興亞倖存者的證詞不可盡信,並認為過錯在於若開邦當地的「恐怖分子」挑釁,才造成今日的混亂。維護蘇姬女士的人表示,她必須與軍事強權周旋,然而她周旋的結果,至今依然掩藏了若開邦的災難——此區依然不開放國際媒體的採訪。

記者最近詢問若開邦的官員Phone Tint,就婦女遭強暴的指控發表評論,他嗤之以鼻地說:「這些婦女自稱她們被強暴,但看看她們的長相——你真以為她們有姿色到會被強暴嗎?」

另外一位若開邦的資深官員,接受《紐約時報》的Hannah Beech採訪時,重申緬甸政府拒絕承認羅興亞民族的存在——雖然此一信仰伊斯蘭的民族世代居住在緬甸,其公民權是1980年代由一個軍頭所剝奪。他說:「根本沒有所謂的羅興亞民族。」他接著鸚鵡學舌特朗普:「這是個假新聞。」

「假新聞」這個詞引起了相當大的爭議,除了顯示對國外的獨裁者來說,特朗普很有魅力,也突顯了他對羅興亞危機的沉默。然而,漠不關心的不只特朗普一人。

紀思道寫道:「對(少數)人犯下的罪行就是對全體人類犯下的罪,需要我們所有人都做出回應。」但在這個充滿嫌隙與不睦的一年,這樣的回應完全付諸闕如。

文章來源:In 2017, the world let a ‘genocide’ unfold(The Washington Post)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