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女星「抹黑名單」?《魔戒》導演證實真有其事

荷里活女星「抹黑名單」?《魔戒》導演證實真有其事
魔戒導演彼得傑克森。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影視圈接二連三爆出性醜聞,連帶影響女演員們的工作機會,荷里活高層也特別成立特別委員會,將制定一項全面性的策略來應對。

性醜聞纏身的荷里活製片人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最近再度被揭露利用自己在電影產業的權勢打壓女演員。不僅《魔戒》導演彼得積遜(Peter Jackson)證實,韋恩斯坦惡意抹黑女演員,導致她們與《魔戒》無緣,也有女演員投書媒體,指控韋恩斯坦強迫她在知名電影中加入女女全裸的性交場面,讓她面臨職涯中唯一一次精神崩潰,需靠鎮定劑完成拍攝。

《中央社》報導,奧斯卡金像獎導演彼得積遜昨(16)日指控醜聞纏身的製片韋恩斯坦,稱他數十年前曾惡意抹黑兩位女演員,導致她們與「魔戒」無緣,兩位演員迄今皆已出面指控韋恩斯坦性騷擾。

法新社報導,在《魔戒》系列電影成形初期,彼得積遜(Peter Jackson)曾與韋恩斯坦和他弟弟鮑柏(Bob Weinstein)合作,並說這對兄弟的舉止活脫是「二流黑手黨惡霸」。

這名紐西蘭籍導演表示,他對韋恩斯坦所遭不當性行為指控並無直接了解,但韋恩斯坦曾向他施壓,不要起用艾絲莉茱迪(Ashley Judd)和美娜蘇雲露(Mira Sorvino)2位女星。

美娜蘇雲露曾憑著活地亞電影《無敵愛美神》(Mighty Aphrodite)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

而艾絲莉茱迪除了擁有超過20年以上的演員事業,近年來也積極參與全球人道和政治活動。

彼得積遜表示,艾絲莉茱迪和美娜蘇雲露兩人曾爭取在賣座大片《魔戒》演出,直到韋恩斯坦旗下的米拉麥斯影片公司(Miramax Films)插手為止。

「我記得米拉麥斯公司告訴我們,她們很難合作,並說我們應不惜一切,避免與她們合作。」彼得積遜說:「我們當時沒裡由懷疑他們的話,但事後看來,那大概是米拉麥斯公司火力全開的抹黑行動吧。」

「我現在懷疑,我們當時被灌輸關於這兩名才華洋溢女性的錯誤資訊,才造成我們將她們從演員名單除名。」

兩名女演員隨後也都透過推特回應此事,感謝彼得積遜說出真相。

美娜蘇雲露說:「一覺醒來看到這消息,讓我放聲大哭。這證實了我一直懷疑、但不確定的事——韋恩斯坦坦破壞了我的事業。」

艾絲莉茱迪也在推特上表示,彼得積遜與《魔戒》製片法蘭渥許(Fran Walsh)當時已給她看過所有電影的劇本、服裝等等,「他們還問我在兩個角色中,比較喜歡哪一個。但之後突然再也沒聯絡了。」

《蘋果日報》報導,兩個女演員都感謝彼得積遜說出真相。不過韋恩斯坦的發言人則宣稱,韋恩斯坦兄弟並未參與《魔戒》選角,否認兩位女星被列入「任何形式的黑名單」。

不過,這兩名女演員都是首批公開指控韋恩斯坦行為不端的女藝人之一。自去年底以來,出面控訴人數已逾百人,指控內容從性騷擾到強暴都有。

當韋恩斯坦同意我加入電影拍攝,就是我必須不斷「說不」的開始

越來越多女演員發聲指控,而最近的一次,是曾靠著電影《揮灑烈愛》(Frida)得到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的墨西哥女演員莎瑪希恩(Salma Hayek)。

SALAMA HAYEK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海耶克在本月14日投書《紐約時報》,披露韋恩斯坦過去曾長期向她求歡,提出種種猥褻的性邀約,甚至還在不斷被拒絕後,憤而在電影製作的過程中處處刁難,還強迫她在描述墨西哥畫家卡蘿的知名電影《揮灑烈愛》中加入女女全裸性交的場景,讓她在拍片現場精神崩潰。

海耶克表示,韋恩斯坦是一個充滿熱情、才華洋溢的電影投資人,是一個慈愛的父親,也是一個惡魔。

海耶克指出,當時她帶著拍攝電影《揮灑烈愛》的計畫,透過介紹與韋恩斯坦認識,並與韋恩斯坦的電影公司米拉麥克斯(Miramax)合作。雖然當時只領取美國演員工會的最低薪資加上一成,沒有製片酬勞,也被要求之後必須與米拉麥克斯另拍幾部電影,但海耶克說,「我不在乎錢。能與他和這個公司一起合作我已經非常激動了。我天真的以為,自己夢想成真了......他給了我這個無名之輩一次機會。他同意了!」

海耶克没有想到的是,這卻成為她必須不斷拒絕韋恩斯坦的開始。

對他晚上任何時候來敲門都要說不,一家家酒店,一個個地點,甚至還包括他沒有參與的電影拍攝地點,他都會突然地出現。

對與他一起洗澡說不。對允許他看我洗澡說不。

對允許他給我按摩說不。

對他要讓他的朋友裸體幫我按摩說不。

對允許他給我口交說不。

讓我與另一個女人一起脫掉衣服說不。

海耶克說,她每一次的拒絕,都讓韋恩斯坦暴跳如雷。她說韋恩斯坦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別人對他說「不」。當韋恩斯坦終於確信海耶克不會「按照他預期的方式來拍電影」的時候,他甚至要將海耶克多年來研究的電影腳本,提供給另一位女演員。

海耶克說,她最後不得不求助律師,卻不是為了性騷擾的案件,而是試著將電影的拍攝計畫從韋恩斯坦的公司裡拿出來。而韋恩斯坦聲稱,作為一個女演員,海耶克的名氣不夠大,而且她不是一個合格的製片人。為了擺脫法律責任,他給了海耶克一張「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清單,要她在期限內達到四個要求,作為繼續拍攝的條件:包括無酬重寫劇本、為這部片找到1000萬美元的資金、請到一位頂尖導演執導、連電影中的4位小配角,都要用大牌明星。

電影開拍後,韋恩斯坦仍然不斷找海耶克麻煩,批評她電影裡的裝扮與演技。海耶克寫道,韋恩斯坦對她說她唯一有價值的就是性感,但那部電影毫無性吸引力。他要停拍那部電影,因為沒人想看她演那個角色。

這對我來說是沉重的打擊,因為我承認,我迷失在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迷霧中,想讓他把我當成藝術家:不僅是一個出色的女演員,還是一個能找出引人入勝的故事、能用新的方式講故事的人......
不過,所有這些似乎毫無價值。他唯一注意到的就是,我在這部電影裡不性感。他讓我懷疑自己能否稱得上是一個演員,但他從未能夠讓我相信這部電影不值得拍。

韋恩斯坦後來提出了一個繼續拍攝的條件,如果海耶克同意和另一個女人拍一場做愛的戲,他就會讓我拍完那部電影。而且必須正面全裸。海耶克說,「這一次,我很清楚他是玩真的。如果我再不滿足他的幻想之一,他絕對不會讓我繼續拍下去。」

而到了片場,去拍那場「能拯救那部電影的戲」,海耶克說她面臨職業生涯中唯一一次的精神崩潰:「我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呼吸急促,我哭啊哭的,停不下來。」最後只好靠服用鎮定劑,完成電影的拍攝。

《揮灑烈愛》後來讓韋恩斯坦贏得了兩項奧斯卡金像獎。而在多年以後,韋恩斯坦在一次的活動場合對海耶克說「妳把《揮灑烈愛》拍得很好,我們拍了一部很好看的電影。」

海耶克說,韋恩斯坦永遠不會理解,這一席話對她而言有多重要。

「但是為什麼,我們這些女性藝術家想要說出自己的故事,必須面對一場戰役?為什們我們要拚死拚活,只為了捍衛自己的尊嚴?」海耶克指出,從2007年到2016年,只有4%的導演是女性,而且她們中80%的人只得到拍一部電影的機會。

海耶克說,除非這個產業達到真正的性別平等,所有男性和女性在各種層面都秉持著同樣的價值觀,否則演藝界恐怕還是那些掠奪者的天堂。

「是結束沉默文化的時候了」荷里活成立性別平等委員會

在荷里活發生了一連串針對數十人的指控之後,上周五(15)日,荷里活高層成立一個打擊性騷擾、促進職場平等的特別委員會,包括迪士尼、華納兄弟、索尼和環球董事長在內等多位業界領袖,都出席了第一次會議。

BBC報導,這個由《侏儸紀公園》的製片人凱瑟琳.肯尼迪(Kathleen Kennedy)在內的女性主管發起的委員會,將於2018年開始運作。首要的任務,就是制定一項全面性的策略,來應對荷里活和美國層出不窮的性騷擾事件。

肯尼迪發表聲明,表示委員會不只尋求「一個解決方案」,而將擬定一個全面性的策略,因應複雜、相互關聯的權力問題。包括電影、電視、音樂、電子產業、美國影藝學院(AMPAS)、美國航空運輸協會(ATA)在內的產業領袖都齊聚一堂,共同為下一個新時代尋找解決方案。

究竟新委員會將如何提出遏制性騷擾的最佳做法,仍有待觀察。 作為委員會主席的安妮塔.希爾(Anita Hill)表示,她從事這項工作已經26年了,這一次,將是一個能實現真正改變,前所未有的機會。

希爾是美國布蘭戴斯大學社會政策、法律與婦女研究的教授,也是一名律師。她曾在1991年曾公開指控美國最高法院提名人克拉倫斯.湯瑪斯(Clarence Thomas),在教育部和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時對她進行過性騷擾。

希爾說,她從事這項工作已經26年了,這一次,將是一個能實現真正改變,前所未有的機會。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