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與馬丁路德金唯一的共通點

特朗普與馬丁路德金唯一的共通點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會尊崇那些熱愛和服務他人的人,而非愛自己的人。

文:Tavis Smiley(美國國家舞台劇的創作者,《馬丁路德金之死:現場戲劇實驗》將在2018年1月15日首演)
翻譯:Wendy Chang

如果我告訴你,馬丁路德金(Dr. Martin Luther King, Jr.)在人生最後一年的支持率,跟特朗普現在低迷的支持率差不多,你會相信嗎?

我知道這難以理解,但這是事實。

哈里斯民調顯示,在馬丁路德金最後一年裡,近四分之三的美國人認為他是「不受觀迎的人物」,而同樣是黑人的族群,有近六成覺得馬丁路德金和他們毫不相關。

誰會知道馬丁路德金跟特朗普的反對率會差不多呢?但反彈聲浪背後的故事值得細細深究。

特朗普大舉贏過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的一年後,他的支持率已經來到史上新低——應該是從有現代民意調查以來,歷任美國總統最低的。大部分的美國人都不覺得特朗普誠實、可信或是有任何特質適合做總統,而大部分的人都覺得自他就任以來,完成的事蹟乏善可陳,或是毫無建樹。

馬丁路德金過世的前一年,他已經跌出最受景仰的美國人的行列,他的朋友將他拒於門外,導致白宮也不歡迎他;過去支撐著他工作和事蹟的支持者開始拋棄他,而過去稱頌他理想的媒體也轉身而去。

當然特朗普從一開始在黑人族群中就沒有那麼多的支持者,但他熱愛在保守州掀起敏感話題,每次有機會就在Twitter針對非裔美國人發表攻擊性推文,內容不是會引起種族間緊張的就是跟種族主義點出發的。

馬丁路德金對自己的族群有深深的愛,但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年,有許多人反對他。黑人教會不讓他傳教的蔑視態度令他尤其痛苦,許多黑人菁英,諸如社會運動家Roy Wilkins、人權領袖Whitney Young、牧師Adam Clayton Powell、政治學家Ralph Bunche,甚至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Thurgood Marshall都嘲笑他。而一般的黑人,特別是年輕人,對於馬丁路德金「非暴力」的主張充耳不聞,他們想要的是「黑色力量」。

但特朗普和馬丁路德金的共同點僅有低支持率而已,特朗普並不是馬丁路德金(隨你怎麼解讀)。

有時候真相是如此顛覆和令人不安,我們無法立即反應,歷史上多的是我們來不及欣賞的誠實預言家,馬丁路德金對越戰的強烈反彈使他付出了沈重的代價,而我們現在才知道,若不是時間那麼早,他就不會那麼勢單力薄,他是對的。事實上,馬丁路德金人生的最後一年實際上是一則警世寓言,昭示著若一個社會無視說實話的人會發生什麼事,這個實話實說的人可能是對種族主義、貧窮、軍國主義、父權制、環境惡化、白人至上批評。

但歷史上也充斥著假先知傳播的虛假教義,他們說服了足夠的人,說只有他們才能把我們送到應許之地,讓我們重新強大。但一旦上位後,他們就成了民主制度的破壞者,試圖削減公民自由,肆意地拆解和摧毀法條,更別說公然違反法治。

說實話,美國已經迷失了,而比迷失還要糟糕的事情是,迷路了還繼續朝錯誤的方向前進,由一個自以為知道方向的司機帶路,他不會聽取車上任何一個人的建議或指示。

馬丁路德金逝世近二十年後,美國才開始對他的生平和遺產進行了整理,紀念郵票、紀念日、紀念學校、街道、圖書館、紀念碑慢慢出現,這花了我們一段時間,但我們終於正視他過去和現在所代表的地位:美國的導航系統。

而在馬丁路德金逝世近50週年之際,我仍相信美國作為一個國家的命運,和馬丁路德金留給我們的一切息息相關。

隨著時間的推移,特朗普也可能拯救並扭轉他慘淡的支持率數字,當然這也需要進行修正,畢竟沒有支持率,特朗普最愛的東西(他鑲在大樓上的名字)就是他永遠都不可能擁有的公開榮譽,他要獲得榮耀之前,要先學會謙卑。

歷史會尊崇那些熱愛和服務他人的人,而非愛自己的人。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