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處理不安和寂寞?要忍耐,然後捨棄自尊

Photo Credit: Stańczyk, Jan Matejko, Wikip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恐怕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和你一樣有顆軟弱的心,大家都各自揣著不安和寂寞。如果你能夠承認自己心中的不安和寂寞,並且擁抱它,珍愛它,你便能去愛其他同樣懷抱不安和寂寞的人。

文:松浦彌太郎

給對一切都感到不安的你

搞不好,這才是最難以對付的情況。

「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

在本書裡我已經介紹過許多種類的不安和寂寞,但其中沒有比「模糊不定的不安」更不好處理的了。

覺得自己彷彿茫然置身在黑色的雲霧之中,卻又不知是出自什麼原因;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不安,又為何會感到寂寞、感到恐懼。

這個時候,我會選擇採取行動。因為光是用腦袋想,不安和寂寞的情緒並不會消除。因此煩惱到某個程度後,我就會思考「我該怎麼做」。就算只想得到很小的事,我也會去嘗試自己想出來的對應方法。

「這個方法可以消除你心中的不安和寂寞。」


只可惜,這方法並不是萬靈藥,但應該能稍微改善現狀。不要權量得失,只要行動,情況一定會有所改變;持續努力後,你將會有新發現。而那些新發現一定會對情況有所助益。我覺得全力以赴地過好每一天,便是指這個過程的反覆。

不安和寂寞無法完全消除,只要你抱持希望繼續奮鬥,挫折和失望也會如影隨形。然而,就如同沒有黎明不來的夜晚,一切都在周而復始。無論面對什麼事情,只要秉持「我不是要解決這件事,只是想調整一下狀況」的心態,想必你便能不退怯地展開行動。

如果什麼都不做,任由自己繼續煩惱下去,你的心很可能會因此生病。


「我希望今後的生活能夠更積極,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有一次,我這麼請教一位我很尊敬的編輯前輩。

這位名編輯曾經過擔任數本人氣雜誌的總編輯,同時也是一位善於發掘他人優點、善於稱讚對方,讓對方也能看見自己優點的達人。

他總是比任何人都早一步注意到我的動靜,並送給我一些勉勵的話語。


在我開始替某本雜誌寫專欄的時候,收到他寫下讀後感的明信片,「你的文章很有趣,我非常期待」,他的動作甚至比我的責任編輯還快。

在我擔任《生活手帖》雜誌總編輯後所出刊的第一期雜誌發售日隔日,我收到了一張明信片:

「你在做的事非常了不起,今後也請好好努力。在這個雜誌變得乏味的時代,這本雜誌讓我感覺到極大的可能性。」

這位名編輯和我不是會私下約去吃飯的關係,我們之間並沒有親密的私交;而且對方是雜誌業界的重量級前輩,是我沒有資格親密往來的大人物。不過每當我感到不安,心中抱持著「對我所做的事,世人究竟是怎麼想的?」的疑問時,他總是那個第一個寫明信片給我的人。而且對象不只是我,他也給了許多人同樣的寶物。

商業書經常會建議讀者利用明信片寄送感想文或謝卡,一般人都把這視作一種社交禮儀,是年輕人建立人脈的有效作法。

但這位編輯已是出版界的大前輩,被大家公認為無出其右,想必早已人脈豐富,不再需要建立人脈了。儘管如此,這位名編輯如果聽到自己不懂的事,即便是面對年輕人,他也會坦言不知,表明「願聞其詳」,向對方討教。聽見有趣的回答,他也會開心地笑道「這可好玩了!」好奇心旺盛。

正因為他是這麼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我便嘗試向他討教,請教他是如何處理不安和寂寞,以及他積極面對生活的祕訣。


「首先,要忍耐。然後,要捨棄自尊。」

這是名編輯對我問題的答案。

所謂忍耐,就是指要接受別人的意見。對方在三十年的編輯生涯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可說是傾聽對方說話、聽取別人意見的專家。他對壓抑自己——也就是忍耐——的重要性,想必再清楚不過。忍耐,也代表選擇不逃避。站在總編輯這個位置工作,也就是處在率先遭受非難與批評聲浪的位置。那種時候如果做不到忍耐,這工作實在是幹不下去。

這位名編輯看著許多青年人一路成長,也看到他們之後的發展,他和我分享了一件事。他說:「聰明的人、品味好的人、努力的人、勤勉的人,靠著努力和才華可以達到某種程度的成功,但他們往往無法再更上一層樓。因為光靠努力和才能是不夠的。此時阻擋他們成長的便是自尊。」

無法捨棄自尊的人和無法忍耐的人,都無法獲得真正的成功。由此可見,忍耐和捨棄自尊有多麼重要。


聽到他這番話,我感到有些不解。我懂得「要忍耐」是什麼意思,但我認為「自尊」是支持自己的力量,應該是絕不能捨棄的東西。

我花了一段時間仔細思考對方的話,最後,總算是想通了——那是因為,自尊也有真正的自尊和冒牌的自尊之分。

真正的自尊能夠保護自己,但許多人一心認定是自尊的東西卻是冒牌的,冒牌的自尊並不能保護自己。誠如名編輯所言,冒牌自尊是應該捨棄,因為那也是「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之所以發生的原因之一。

冒牌自尊是種為了「保護自己、向人炫耀、打壓對方」而存在的鎧甲。雖然看似是以堅硬的金屬製成,但一碰就會粉碎,十分靠不住。

「你看我多厲害」,一下子誇示自己的能力;「我是這麼想的」,一下子把自己的看法強加在對方身上,總是要把自己比別人優秀的地方表現出來。但那些行為其實都是源自於自己內心的軟弱。冒牌自尊是由無法脫下鎧甲的不安和寂寞所孕生出來的,根本就靠不住。

如果能夠肯定自己,就算赤裸示人也沒關係。如果能夠肯定自己,既沒有必要誇示自己的力量,也沒有保護自己的必要,根本就不需要鎧甲。

我總算是理解了,「原來如此,冒牌自尊的確必須要捨棄」。


學會忍耐,捨棄冒牌的自尊,積極地度過每一天。

就算做到這些事,我們仍舊無法與「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徹底切斷緣分。

每當我們忘記它的時候,它一定又會探出頭來,糾纏我們。

遇到這種時候,就把那些令你感到不安的事、令你覺得寂寞的事,以及自己為什麼會覺得受束縛的原因,全都寫在紙上吧。向別人傾吐也是一種作法,不過就如《安妮的日記》裡所寫的,「紙張比人類更有耐心」,不管你心中有多少話,紙張都願意傾聽。

你也要知道,如果只是抱著膝蓋等待某人伸出援手,期待對方治癒自己的不安和寂寞,那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英國作家喬治・艾略特(George Eliot)留給我們一句話:

“It will never rain roses: when we want to have more roses we must plant more trees.”

(天空可不會下玫瑰雨。想要更多玫瑰花,我們就得栽下更多樹。)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心中懷抱著「不明所以的不安和寂寞」。

恐怕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和你一樣有顆軟弱的心,大家都各自揣著不安和寂寞。如果你能夠承認自己心中的不安和寂寞,並且擁抱它,珍愛它,你便能去愛其他同樣懷抱不安和寂寞的人。

我覺得,這也是緩解這世上所有的不安和寂寞的好方法。

不能不去愛的兩件事p149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希望別人怎麼待你,你就怎麼對待別人。沒錯,就像去種下你的玫瑰樹。

相關書摘 ►松浦彌太郎:對未來感到不安?因為你逃避眼前的問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能不去愛的兩件事(新版)》,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松浦彌太郎
譯者:張富玲

置身在群體中確實會感到安心,與親密的人在一起的確很開心,但這些關係都可能在一瞬間消失。即使結交到友誼長存的朋友,找到共度終生的伴侶,建立自己的家庭,擁有志同道合的工作夥伴,心中的不安與寂寞仍只會持續增長。

如果親密的朋友變得疏遠了怎麼辦?
如果和伴侶分手怎麼辦?如果得辭掉工作怎麼辦?
如果父母過世了怎麼辦?
甚至自己很可能會孤獨一人死去……

想要安撫這種無可或缺的重要之人可能消失的不安情緒,就必須認知到,孤獨是生而為人的基本條件,然後凝視自己,不管是軟弱的地方,堅強的地方,好的地方與不好地方,全都不要別過眼去。就像用果汁在紙上寫字一樣,把隱藏在內心連自己都不願承認的想法,用炙熱的火都烤出來吧。發現自己真實的想法,接受它。

在你覺得萬念俱灰、走投無路的日子,不要往外頭的世界走,希望各位能把這本書當作工具,轉而凝視自己的內心。珍愛自己的「不安」與「寂寞」的心,便能成為足以守護你的強大力量。

為了活得像你自己,要不要試著正面迎戰呢?

給沒有自信的你————
想要別人碗裡的東西,是人類的習性,「和大家一樣」便感到安心的心理,誰都感受過。然而,你無法事事都「和大家一樣」。就算你得到了和你羨慕的那個人一模一樣的臉蛋,不久你又會開始想要「另一個人」的臉。「別人擁有的東西,我永遠得不到。」只要你接受這件事實,你便會開始看見自己擁有的寶物。

getImage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