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應盡快成立執政大聯盟——為了德國,以及歐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歐洲採取正確策略的話,歐洲(以及中國)的科學和技術將因此繁榮。否則,未來我們都將開著靠中國光伏發電提供動力的中國電動汽車,而德國汽車業將成為歷史的註腳。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地球研究所主任;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放眼全球,德國和歐洲的朋友們都為德國基督教民主黨和社會民主黨(SPD)重新拿出討論恢復執政大聯盟的意願而大鬆一口氣。世界需要一個活力四射的歐盟,其中有一個強大而前瞻的德國。新的大聯盟如能與法國總統馬克龍的政府攜手合作,將使上面的情景成為可能。

在經歷了9月選舉慘敗後,SPD起先決定成為反對黨,這是個真心實意的決定,甚至可以說在策略上相當合理。但這不是一個適時的決定。幾乎所有國家的外交都在遭遇挫折。

美國需要對付一個心理不穩定的總統,一個財閥內閣,和一個共和黨佔多數的國會。歐洲正陷入多重經濟、社會、政治和制度危機。相反,中國充滿活力,目光開放——這給了歐盟很好的理由去充當強力領導者,與中國在關鍵問題(如歐亞可持續基礎設施)上進行建設性合作。

簡言之,這是德國和歐洲彰顯願景、穩定和全球領導力的關鍵時機。這一任務落在了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其巴伐利亞姊妹黨基督教社會聯盟(CSU)和SPD肩上。

但CDU/CSU和SPD需要做的不僅僅是擴大前任政府。前任政府的眼光和格局不夠開闊。世界和歐洲需要一個眼光開放的德國提供更多的制度和金融創新,從而使歐洲能夠真正在國際事務上與美國和中國等量齊觀。我這麼說,代表的是那些堅定地相信歐洲對於現時代的核心要求——可持續發展的承諾和開創性的治國之道的人。

社會包容、環境可持續的經濟增長是一個相當「歐洲」的概念,如今,它已經被全世界所接受,並寫入了聯合國2030年日程及其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也寫入了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歐洲在社會民主和基督教民主方面的經驗,使其全球願景成為可能。但既然其日程已經被全世界所接受,歐洲自然也應該承擔起領導責任。

德國組成執政大聯盟必須有助於歐洲的領導地位。法國總統馬克龍提出了一些重要概念:一個歐洲財政部,能發行歐元債券為歐洲新投資項目融資、更強調創新、實施金融交易稅作為資金以提高對非洲的援助(非洲是歐洲長期發展戰略利益之所在)以及在美國掀起公司和富人稅收向下競爭之前實現總體稅制協調。

與反對這些概念的德國人相反,歐洲財政部和歐元債券不會也不應該會導致財政揮霍,而會也應該會復興歐洲的投資拉動的綠色增長。中國已經推出了一帶一路計劃,建設連接東南亞和中亞與歐洲的綠色基礎設施。歐洲應該推出同樣的大膽規劃,與中國進行合作,建設面向低碳未來的歐亞基礎設施。

如果歐洲採取正確策略的話,歐洲(以及中國)的科學和技術將因此繁榮。否則,未來我們都將開著靠中國光伏發電提供動力的中國電動汽車,而德國汽車業將成為歷史的註腳。

此外,歐洲財政部還能夠最終結束歐洲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自作自受。希臘危機以大蕭條的規模一直持續到今天——危機爆發整整十年之後,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這是因為歐洲不能、德國不願用公平、前瞻的方式(類似於1953年倫敦德國對外債務協議,德國的朋友們一再提到這一點)清理金融混亂(包括希臘無力償還的債務)。如果德國無法在這個問題上起到領導作用,作為一個整體的歐洲就將面臨漫長的危機,伴隨嚴重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影響。

三週後,馬克龍將在巴黎與全世界領導人迎來巴黎氣候協議兩週年。法國當然應該接受全世界的致意,但德國同樣應該如此。在德國擔任G20主席國期間,儘管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可恥地試圖顛覆巴黎協議,但默克爾還是讓G20的20個成員中的19個堅決承諾堅守巴黎協議。

誠然,美國政壇的腐敗(特別是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政治獻金)威脅到關於氣候變遷的全球共識。但德國立場堅定。新的執政聯盟還應該確保由前任政府所製定的2030年Energiewende(「能源轉型」)目標。這些重要的可實現承諾不應該淪為執政聯盟談判的籌碼。

CDU/CSU-SPD聯盟如果能與法國和歐洲其他國家精誠合作,就能夠也應該為氣候變遷做更多的事。最重要的是,歐洲需要一套全面的能源計劃,以實現到2050年完全去碳化。這需要一個覆蓋整個歐洲的零碳智能電網,並利用好風能和太陽能(不僅包括南歐,也包括北非和東地中海地區的風能和太陽能)。在這方面,歐元債券、與中國的綠色合作夥伴計劃,以及歐洲內部的聯合將能夠造成巨大的不同。

這樣一個聯盟還能給歐洲帶來新的外交政策,促進和平和可持續發展。其基礎是不再過於依賴美國的安全安排。歐洲就像一塊吸引著數億潛在經濟移民的磁石,它能夠、應該,並且我相信也必將重新控制自己的邊境,讓它變得更強,並對移民進行必要的限制。

新執政大聯盟的政治條件似乎非常清楚。SPD應該堅持掌握經濟和金融政策的部門領導,而CDU/CSU則擁有總理。這將是一個真正的聯盟,而會葬送SPD的政治生命或堵死通向真正的綠色、包容、泛歐盟、可持續的發展日程之路。

在默克爾和SPD領導人舒爾茨(Martin Schulz)的領導下,德國政府將由出色、負責、有經驗的人物領導。德國的朋友們和仰慕者們,以及所有全球可持續發展的支持者們,都希望能夠實現這一突破。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為了德國——以及歐洲的新大聯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