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裝服飾店拒男性試穿 性別歧視還是商家自由?

女裝服飾店拒男性試穿   性別歧視還是商家自由?
Photo Credit: Flazingo Photos@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我們是商家,確實接到某些女性顧客反應「不喜歡穿男性顧客試穿過的衣物」,該如何處理呢?其實是有方法可以兼顧男性和女性顧客的需求。

Vieso拒絕男客試穿事件,到底是性別歧視,還是商家自由呢?

首先,我們來複習一下「歧視」的定義:「刻板印象」是對特定對象的看法,「偏見」是對特定對象的態度或感受,而「歧視」則是依循前述看法及感受、進一步付諸實踐的差別待遇行為。由此觀之,缺乏合理事由而拒絕提供特定對象服務,確實可能構成歧視(因此,基於衛生理由,拒絕提供「所有顧客」試穿,不是歧視;但基於衛生理由,卻又僅拒絕「特定性別」試穿,就會有問題)。

那麼,我們該怎麼面對這類歧視呢?一種解方是訴諸市場邏輯,「你敢拒賣、我敢拒買」,但在資源不對稱的狀況下,不見得能有效抵制。另一種路線,則是訴諸法律介入——當然,若操作不當,過度或只靠法律介入,對反歧視而言,反而可能造成負面效果。即使對此先暫置不談,在缺乏反歧視法規的狀況下,有些行為即使符合歧視定義,仍不見得違法;就算違法,也不見得能以反歧視的理由要求賠償。

以「拒賣」為例,當商家將衣服掛出來並標示價格,「實體商品陳列標價」,即為「要約」;若顧客因此挑好衣服結帳,由於符合「默示承認」,視為契約成立,這時候商家依法不能拒賣。不過在此邏輯下,即使商家因拒賣而違法,也只是從「違反買賣契約」的角度處理,而非從「反歧視」的角度處理。至於「試穿」,由於僅是促銷手段,在缺乏相關法規下,恐怕比「拒賣」更難說是違法行為。

然而,「不違法」是一回事,「歧視與否」是另外一回事;法律有其限制,「不違法」並不能直接等同於「不是性別歧視」。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我們是商家,確實接到某些女性顧客反應「不喜歡穿男性顧客試穿過的衣物」,該如何處理呢?性別恐怖分子總是喜歡到處批判別人性別歧視,倒是說說看面對這種兩難,該如何「性別友善」地兼顧消費者需求?

我們可以從「求同」、「求異」與「轉化」觀點的差別(參見〈童婚議題並不遙遠,如何跳開「性別 vs. XX」的狹窄視框才是挑戰〉一文的註釋2),來練習思考:在「求異」觀點下,「擔心試穿到不乾淨的衣物」變成「女性需求」,若要滿足這種需求,「禁止男性試穿」便成為理所當然的處理方式。然而,在「看見生理差異」的美好外衣下,這種觀點其實採取了一種非常本質化的主張:男性就是不乾淨的。至於如廁後會擦拭尿道的男性、未做手術的跨性別女性、二元性別以外的諸種存在,都不能成為刻板印象中的例外。

有些時候,這種觀點甚至走向極端,以反歧視之名遂行歧視:若有人主張男性或跨性別顧客的試穿權利,在極端求異觀點下,就會變成是在「否認女性需求,將『生理』男性的需求放在女性需求之前,壓迫女性」——諷刺地是,這種說法反而常常指控跨性別者「以反歧視之名,遂行對女性的歧視」。

如果改從轉化觀點思考,則會肯認「擔心試穿到不乾淨的衣物」是一種真實的需求,但不是「女性專屬的需求」,而是「尚未被解決或照料到的需求」。既然如此,便不是只有女性會擔心試穿到不乾淨的衣物,也不是只有男性的試穿會讓衣物變得不乾淨。問題的根本如果在於衛生,要做的就是落實衛生,而非排除特定族群。

退一步言,商家可能還是想要兼顧「就是不想穿男性試穿過的衣物」的女性顧客需求。這該怎麼辦呢?我們可以參考育幼空間(哺乳室)的爭議:男性進入育幼空間一同照顧嬰兒的現象與日俱增,與此同時,卻也有女性提出自己由於親餵母乳,擔心在同一個空間內餵乳,會被陌生男性看到裸露身體的焦慮。如果我們選擇「將男性請出育幼空間」,雖然照顧了部分女性想要隱私空間的需求,卻也由於將「育幼空間女性化」,恐怕會繼續鞏固「養育小孩是女人本分」的性別期待;反之,若為了打破性別期待而罔顧想要隱私空間的需求,又會忽略對身體界線的尊重。

在轉化觀點下,這兩種需求都必須照看到。因此,得出的解方或許會是:育幼空間仍然不分性別都可使用,但另外規劃小型隔間,提供有隱私需求者使用。同理,在落實衛生控管後,如仍有顧客反應不想混穿其他性別穿過的衣物,商家或許可以準備兩組同樣內容的樣品,一組提供所有顧客試穿,另一組則讓特別提出需求的顧客使用;同時,和氣地告知後者店內如何進行衛生控管,並友善地帶過衛生與性別不見得有關等資訊。如此操作,一來無論顧客的性別刻板印象有沒有鬆動,需求至少都能得到滿足;二來營造性別友善空間,對性別平等帶來正面意義,即使在商言商地僅從品牌形象的經營角度思考,效果恐怕都比放任歧視而造成公關危機要好。

至於「要別人把你當男人,就表現得像個男人好不好?還是其實你也想要成為可以穿女裝的女人」這句話,就算不是歧視,也至少毫無疑問地是性別偏見了。

本文經男性解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男性解放』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