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誘神奇女俠》:3P、性愉虐、怪胎家庭

《佔.誘神奇女俠》:3P、性愉虐、怪胎家庭
圖片由索尼影業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佔.誘神奇女俠》不只直搗父權的黃龍,更挑戰異性戀單偶正典,它讓我們應當恐懼想閃躲的慾望場景變成渴望又感動的浪漫愛情故事。色情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世人藏匿在道德底下的無知。

《佔.誘神奇女俠》(台譯《神力女超人的祕密》)(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講述「神奇女俠」(Wonder Women)漫畫原作者馬斯頓教授夫婦的故事。如果不說誰也沒料想到,漫畫女英雄的背後竟是將心理學教授對美國普羅大眾的理論灌輸。除透過大眾媒體進一步宣傳女權運動,更融入自身偏愛的皮繩愉虐(BDSM)情慾。此外,原作者馬斯頓(William Moulton Marston)教授的家庭與漫畫角色同樣有個「祕密」,他跟妻子伊莉莎白(Elizabeth Marston)並非單偶婚姻,而是有另一名女性奧莉芙(Olive Byrne)加入其中。在民風保守的1940年代,他們三人組成現在所謂的「多元家庭」。而這一切,在《佔.誘神奇女俠》搬至大銀幕上演。

【電影冷知識】BDSM皮繩愉虐:神奇女俠的的50道陰影

歷史掩蔽下的酷兒閱讀

導演安琪拉羅賓森(Angela Robinson)本身是「神奇女俠」的忠實漫迷。有一天,曾執導過的《少女特工隊》(D.E.B.S., 2004)演員贈送她關於「神奇女俠」的歷史介紹書,其中有一章節談及馬斯頓教授與測謊機。彷彿觸電一般,導演深受吸引,她覺得這是心醉神迷的故事。於是她陷下去著手查詢相關資料、拜讀馬斯頓教授的著作與信件,以釐清當時代人們的生活細節。不過導演並沒有深入探訪馬斯頓教授在世的親朋好友,她認為這段軼事早被歷史身埋許久,她選擇透過自己挖掘的視角在銀幕上詮釋。

導演初衷只是想拍一段簡單的愛情故事。她說到,拍攝《佔.誘神奇女俠》並不是為了再現歷史人物或是說一則淫靡的奇人異事;導演想描繪三名相愛的伴侶如何形成家庭,並且看他(她)們如何透過「神奇女俠」實現希望與夢想。

電影中有大段篇幅描寫馬斯頓教授的妻子伊莉莎白與學生奧莉芙的同性愛戀,究竟是基於史實研究或是源自於身為女同志的導演個人解讀?導演受訪時提及,「兩者都有,這段伴侶關係在歷史中是被遮蔽的。關於馬斯頓教授的事實當然無庸置疑,但有些事實則存有解釋空間,我不知道除了同性伴侶還有什麼可能性去解釋這段關係。」

導演隨後被追問,馬斯頓夫婦是真實存在的人物家庭,她是否會擔憂自身的推測性解釋有誤?她回答:「我在走自己的路。旁敲側擊,像是偵探一般。我發現馬斯頓夫婦一生身旁有許多美好的人。但我特別震驚的是,奧莉芙與伊莉莎白在馬斯頓先生死後仍共同生活了38年。對我來說,我想說一段愛的故事,而我認為它就是如此。」

uF9dNT05XP8tVsjHHhVS-1000x667
圖片由索尼影業提供
伊麗莎白與奧莉芙在家中親吻,即便孩童在家。
色情的跨越

不過,《佔.誘神奇女俠》令我最神迷並非導演的愛情敘事,而是她描述色情的跨越。

電影開場中,馬斯頓教授所在課堂上提出「什麼是正常?」,這句話引用至其本人著作《正常人的情感(The Emotions of Normal People)》的第一行:「Are you normal?」。正常是制約框架的概念,除此之外它更是與「不正常」相對的形容詞。為區分不正常,「正常」因應而生。

「色情」也是。

亂倫、性愉虐之所以被認為可怕駭人,因其在風序良俗下不可想像與不能被想像。但不可被想像與不能被想像的否認本身,已是一種想像。人已動念,只是抗拒自己的想像,認定其為禁忌不可行。(可怕駭人的)想像是存在的,只是在普世道德作祟下,不可實踐、不可討論。

伊莉莎白觀賞女宿懲罰與繩縛教學橋段中,不僅被激起看的慾望,也啟發出看的恐懼。她認為這種窺視的慾望客體是不能被眼睛看到的東西(即道德價值觀不允許)。這種又愛看又怕看的心理掙扎,慾望與羞恥的揉和,轉換為電影語言在《佔.誘神奇女俠》不斷上演。

當比爾從特殊扮裝店拿回照片與小冊子向妻子解釋這是心理學理論:支配、勸誘、屈服等概念的實踐。伊莉莎白卻說:「親愛的,這是色情(porngraphy)!」明明自己在做色情的事(3P、亂倫)卻不認為是色情並且設界劃分二元。這無疑證明色情與情色在於主觀認知,一旦跨越自我道德界線,色情即為生活而非禁忌。

uZ8w4Jtq36D2YFo14DNI-1000x667
圖片由索尼影業提供
伊莉莎白是位捍衛女權的心理學者。

隨著劇情進行,三人參觀繩縛教學現場。即便奧莉芙與比爾看得入迷,伊莉莎白卻渾身不自在,痛罵丈夫「你何時可以不再用科學為你老二的幻想辯解!」她更抨擊繩縛表演者是罪犯,比爾回擊我們的愛也是不被法律允許。伊莉莎白繼續說「我們家的事物與他人無關!」

這番對話直點出伊莉莎白的「色情矛盾」。她認為家內的色情不是色情,與他人分享或公開則是。

色情提供人類衝破理性限制的力量。它超越道德,它讓人們面對可能無法完全解存在身體裡的「性」,以及潛藏的慾望。透過慾望被滿足,它讓人們得以暫且逃脫道德、責任、禮俗、習慣、法秩序的規範,去享受想像的自由。

當奧莉芙穿上與神奇女俠如出一徹的衣服時,光打落其身,她穿戴后冠、馬甲、金屬手鐲、高跟馬鞋並手拿繩索。伊莉莎白看傻了眼,她內心的慾望終於被牽動,使得她不得不面對。她詢問奧莉芙:「這真的是妳想要的嗎? 」。奧莉芙點頭,她接著說「那就把妳的手放在後面。」開始了她的皮繩愉虐實踐。伊莉莎白與奧莉芙的性幻想就此成為現實。

色情是政治的。色情的政治性來自它為被主流正典道德禁止的情慾想像,提供得以探索、表達及享受的空間。透過色情,三人得以跨越道德界限,享受更濃烈的愛戀、更為緊密的性愛。

movie_016851_237644
圖片由索尼影業提供
奧莉芙穿上「神奇女俠」扮裝。
慾望場景

若把角色的性愛實踐回歸到文化層面討論,將能夠更深層剖析角色情慾。

劇中最早的情慾激發大概是夫妻目睹女宿舍的懲戒橋段。夫妻倆人將奧莉芙當做行動研究的個案,潛入女宿舍觀看姐妹會的儀式。女學生分別扮成嬰兒與主人,嬰兒做錯事要接受主人拿木板打屁股懲罰。恰巧當時有位新生犯錯,奧莉芙就被命令要當主人去打新生屁股。女學生受拍打時,發出痛楚的呻吟。這一叫,牽動出在場奧莉芙與伊莉莎白從未想像過的情慾。奧莉芙抖動身體,分不清恐懼與興奮;伊莉莎白則是看得目瞪口呆。

與其說伊莉莎白的性慾以奧莉芙為慾望的客體,不如說她在慾望場景被啟動,以身體起反應又不敢承認的方式進行。佛洛伊德利用「原初場景」概念解釋嬰兒透過聽到父母親做愛聲音進而建構己身性別與情慾。對照電影,姐妹會打屁股懲戒橋段,伊莉莎白因偷窺奧莉芙對新生施虐(慾望場景)而感到性奮(啟動)。丈夫比爾在旁目睹妻子淫念升起,遂將手指深入妻子裙內愛撫。

這種三角慾望場景不斷在電影中上演也不斷被揭發。

數次測謊實驗中,三人依序被迫承認內心渴望:是不是愛上誰、是不是想跟誰做愛。答辯過程中,問題幾乎建立在一對一的慾望主客體關係上而非三角交互。直到校園舞台那場夜戲,學生親吻妻子,妻子回吻學生,丈夫目睹後從震驚轉為被慾念支配進而加入其中。

三人慾望像是輪舞般迴轉,跟誰可以愛,跟誰都可以幹。愛是流動的,性是游移的,三人性愛破解了單偶一對一範式。

x8oFn1KpomgVzQhEBxD1-4000x2667
圖片由索尼影業提供
電影證明了非單偶的愛情同樣能夠濃烈。
結語

導演受訪時曾被問及如何在故事中取捨講述非單偶婚姻。她開心回答:「《佔.誘神奇女俠》被非單偶婚姻社群盛讚是他們所見到第一部正面描繪的電影。導演表示自己只是用當代語言在說馬斯頓夫婦經歷了什麼,不過當時並沒有性愉虐、繩縛綑綁、開放式關係等字彙。女同志(lesbian)也只是身分,因為這個單字剛被使用沒多久。他(她)們就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墜入愛河然後找出共處的方式而已。」

因此,在電影中我們可以發現《佔.誘神奇女俠》不以獵奇方式講述講師生亂倫、皮繩愉虐、開放式婚姻、非單偶家庭,而是讓在角色的壓抑慾望在規範底下逐漸鬆動。導演安琪拉羅賓森讓普世道德所無法認同的多重文化禁忌,以「愛」與「家庭」包裝成合情合理的日常作為。

《佔.誘神奇女俠》不只直搗父權的黃龍,更挑戰異性戀單偶正典,它讓我們應當恐懼想閃躲的慾望場景變成渴望又感動的浪漫愛情故事。色情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世人藏匿在道德底下的無知。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波昂刺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