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跨各區、穿梭大小醫院的老師

橫跨各區、穿梭大小醫院的老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十分佩服和欣賞有一班在醫院裏工作的老師,他們不辭勞苦,穿梭各大小醫院,為那些臥病在床的兒童授課,讓他們可以在留院期間,依然可以進行學習。

收到信件,感恩連續4年獲得大學方面邀請,可以到醫學院和學生分享家庭醫學和教授溝通技巧。雖然自己絕不是什麼教學「名師」,但每次回到校園,我都希望學生能夠在兩小時的課堂裏有所得著,把有血有肉的故事和他們分享,好讓他們能夠待人處事精靈一點。

其實心裡很是慚愧,因為從前在醫學院裏學習時,有時也會嫌棄講者或教授的內容沉悶,提不起勁,呵欠連連,有時甚至走堂自修,如今回想確是不要得。所以我心裡十分佩服和欣賞有一班在醫院裏工作的老師,他們不辭勞苦,穿梭各大小醫院,為那些臥病在床的兒童授課,讓他們可以在留院期間,依然可以進行學習。

著重生命教育的醫院學校

「醫院老師」不是隨意說出的名字,而是確有這個職位。醫院老師受聘於香港紅十字會醫院學校,是全職老師,本身具有正式教學資歷,很多也兼有特殊教育訓練的經驗。

「學校」至今為止共有23間院校單位分佈於18所公立醫院內,為留院超過三日的適齡兒童(5歲8個月至18歲,就讀小一至中六班級)提供教育服務,好讓學童能夠在健康情況容許下繼續學習,令他們日後出院後可以繼續銜接本身的課程。因此學校服務的對象,大多是兒童及青少年普通病房和精神病房的病童,學校也有肩負家居教學,旨在為在家休養但仍未能正式上學的兒童或青少年提供學習機會。

入讀醫院學校是免費的,惟必須透過醫院評核轉介。醫院老師會和其他醫護職系,如護士、醫生、心理學家、物理治療、職業治療、社工等緊密聯繫,為學童制定教學和治療方案。

醫院學校教授的,除了基本主流正規課程(中英數常、通識、歷史、科學等),也有為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兒童安排特別的小組課程,比起其他學校課程,紅十字會學校更著重生命教育——認識生命,尊重生命,探索生命的意義,了解人和環境共存的關係,勇於面對生命的變化。由於學童的多樣性甚廣,病童也分散於不同醫院,醫院老師必須有良好的自我心理調節,也需要有無比的愛心和耐性,由於每個學童的病情和學習需要也不同,醫院老師到每天早上才得悉教學對象,所以必須在課堂預備上靈活變通。

面對各種學生

醫院老師每日面對的,可能是七歲患上骨折需要臥床的兒童,可以是患了腫瘤需要接受治療的中學生,也可能是有自閉症、專注力缺失或有讀寫困難的兒童。透過一對一或小班教授的學習,盡量配合每個小朋友或青少年的全人需要,讓他們不會感到孤單無助,與他們並肩同行,他們的工作絕不比一般老師輕鬆,面對學童可能出現的突發病情改變,其實教學上更為困難。

曾經在醫院裏見過一案例,有少年患上腦惡性腫瘤,步入了病情的晚期,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不時有突發嘔吐的情況,很多時候需要臥床休息。縱然身體狀態每況愈下,縱然精神體力上未能支撐他再回到從前的校園,但他依然未有放棄,繼續在病房裡學習;醫院老師也一樣,只要他的健康情況容許,便在床邊跟他談談近日的新聞,說說病房的趣事。透過老師一字一句,讓這青年人放下了對死亡的恐懼。

當我離開了那病房的前一星期,上天彷彿要帶走他了,在身旁的,除了他的父母、親人,也有院牧和醫院老師,雖然被病魔折騰,但他的臉上像是少了痛苦,多了一點安詳,能夠有尊嚴的離開,應該是這年青人最大的心願,亦是大家的安慰。

還有一點值得提及的,醫院老師因為要到不同的醫院授課,染病的機會較一般老師高,但他們往往有非一般的毅力,很快便恢復過來,漸漸地更會建立了一定程度的抵抗力,身心俱壯。和醫院老師相比,自己的所作簡直小如微塵,自愧不如,希望政府可以多撥資源給醫療和教育,減少大白象工程,其實已經可以幫助到社區上很多人。

相關連結︰香港紅十字會醫院學校網站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蔡國淦醫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