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詳述中國滲透澳洲 澳洲出版社「自我審查」延後出版

新書詳述中國滲透澳洲    澳洲出版社「自我審查」延後出版
書籍被延遲出版的作者漢密爾頓。Photo credit:Takver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澳洲的誹謗法例下,辯護的時間及資金成本都非常高,即使原告本身沒有勝算,也可以透過官司,對出版社或媒體造成重大損害。

(中央社)

澳洲重要出版社艾倫昂溫(Allen & Unwin)因擔憂北京報復,決定延後出版一本描述中國如何影響澳洲社會的書。該書作者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說,這是西方大型出版社首次在自己國內自我審查與中國有關的出版物內容,無疑是中國政府壓制言論自由的一個重大轉折點。

綜合澳洲廣播公司(ABC)和太陽報(Sun Daily)報導,漢密爾頓今(13)日接受訪問時說,這本詳述中共當局在澳洲活動的《無聲入侵》(Silent Invasion,暫譯)一書上週付印前,遭出版社撤回。

據報導,艾倫昂溫這家大型出版社因擔心北京當局採取誹謗指控等法律報復手段,因此取消出版這本書。

漢密爾頓之前已出過八本書,是澳洲查爾斯史特爾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學者。

漢密爾頓說,出版社8日發給他的電子郵件說:「《無聲入侵》毫無疑問是非常有意義的書,但我們關注北京可能採取的行動會威脅到該書和公司,其中最嚴重的可能性是向出版社提出誹謗。」

漢密爾頓表示,這本書攸關公共利益,而且預計會暢銷,出版社不應該屈服。

艾倫昂溫之後聲明說,非常尊重漢密爾頓以及他的工作,但經過廣泛法律諮詢後,決定推遲出版。這顯示,中國政府拑制言論自由之舉已從中國國內擴大到國外的學術及出版。

稍早前,在北京壓力下,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CUP)在中國網站將《中國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300多篇文章和書評移除。此事引發國際學術界撻伐後,出版社才重新刊出文章。

此外,出版著名國際科技學術期刊《自然》(Nature)的施普林格自然集團(Springer Nature)本月初宣布,為遵守中國政府規定,將禁止中國大陸境內讀者閱讀至少千餘篇涉及「台灣」、「西藏」及「文化大革命」等詞語的「敏感」文章。

《蘋果日報》報導,《無聲入侵》一書中有大量真實人名。但出版社認為,若不刪除100個人名,恐遭中共以控告誹謗等行動報復。漢密爾頓不願將人名刪除,因此全書出版最後破局。

《BBC中文網》報導,漢密爾頓表示,原稿已由法律人士審閲,並大幅修訂,以避免法律風險。

但出版社給漢爾密頓的信中仍然表示,出版社原定2018年4月出版,時間太趕,不夠時間讓出版社採取足夠行動,「保護該書及出版社免受北京方面可能的威脅」 。

漢爾密頓認為,澳洲現行的誹謗法律,對原告較為有利:「在澳洲的誹謗法例下,辯護的時間及資金成本都非常高,即使原告本身沒有勝算,也可以透過官司,對出版社或媒體造成重大損害。」

澳洲廣播電台的報導指出,澳洲政府預計將推動新法律,抗衡外國對澳洲民主的影響,而出版社向漢爾密頓發出的信件亦有提及這一點,出版社指出如果上述法條通過,出版社對相關法律行動的抵禦力會較強。

艾倫昂溫向BBC表示,出版社因須等待一些法院案件審結,決定延遲出版該書,漢爾密頓因不願延遲出版而要求取回版權。該社並無明確指出事涉什麼具體案件。日前,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及澳洲國際傳文通訊社(Fairfax Media)正因為批評中方的報導,被澳洲商人周澤榮控告。

漢爾密頓稱,過往澳洲社會對中方在大學校園來的影響力較為關注,但此一影響現已擴散至大學以外,到傳媒、出版等其他範疇。

《蘋果日報》8月報導,雪梨大學教授韋拉爾(Merriden Varrall)表示,他在2008~2009年於北京教授國際關係時發現,如果談到批判性議題或觀點,中國學生的反應非常大,而且難以接受。但也有學生私下說,他們不敢在課堂上表達自己的觀點,因為擔心同學們打小報告,擔心自己的檔案上出現污點。

但讓韋拉爾更震驚的是,在澳洲約15萬名的中國留學生把這種風氣帶到了澳洲。

韋拉爾舉例,像坎培拉大學(University of Canberra)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會長盧露頻的例子。她表示,如果聽說中國學生在組織反對北京的抗議活動,她會毫不猶豫地向中國大使館的官員報告。韋拉爾也認為,中國學生在自我審查或監視打小報告時,有時不一定是因為中國政府的壓力,而是在中國政府的洗腦下被「內化了」。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