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人戀獅傳統:英王建「獅塔」是為了把來賓嚇至「屁滾尿流」

英國人戀獅傳統:英王建「獅塔」是為了把來賓嚇至「屁滾尿流」
Photo Credit: Briton Rivière - Una and the Lion / Wikim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表面上,雄獅威猛無比,被譽為「萬獸之王」,為何作者指歷史上的英王借用獅子形象並不真實,最符合的形容可能應稱為「表面風光,一時霸氣」,反之,《綠野仙蹤》回歸心靈的創作詮釋,是有史以來最「正能量」的比喻?

美劇透露歐洲「戀獅」文化:My Lion
1-tyrion-to-shae-1461347513
Photo Credeit: 美劇Game of Thrones截圖

有留意美國近年數一數二的劇集《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的朋友,蘭尼斯特家族(House Lannister)十分推崇獅子,並把牠刻畫成重要象徵,尤其家族中侏儒Tyrion跟心愛妓女Shae上床或調情時,Shae會七情上臉地說:My Lion;藍本有不少意念源自歐洲中世紀歷史。

而獅子對於英國人來說有著與別不同的文化情意,早在12世紀理查一世(Richard I)時期, 他已自稱「獅心王理查」(Richard Coeur de Lion),強調獅子是英王王權的重要象徵。其實,早在理查一世之前,英國的名門貴族已把獅子作為紋章的符號,例如理查一世的祖父喬弗瑞(Geoffrey of Anjou)在1128年獲封騎士,就是授他「三獅盾形」紋章,以標榜「英勇、無畏、堅強」等傳統價值。

這樣的「戀獅」風尚,理查一世弟弟約翰王(King John)將愛好推上高峰,他不但要建造萬獸欄,刻意獅子刻劃成重要的紋章。

Richard_the_first
Photo Credit: Richard Cœur de Lion, Carlo Marochetti's statue of Richard I outside the Palace of Westminster / Wikipedia
英王建「獅塔」的唯一意義是先把來者嚇至「屁滾尿流」

最誇張的「戀獅」壯舉,當數1275年愛德華一世(Edward I)下令建造的「獅塔」,內有多個獸欄,可謂為一切外來賓客特製的傑作,倫敦自然史博物館人員向BBC解釋道:

「要參見國王的人,必定要先通過這道『獅門』;你得先徒步穿過一道拱門,左右跟頭頂上都是獅子,這對人來說是多麼恐怖的經驗。英王之所以要弄出這東西,就是想先把人嚇得屁滾尿流之後,才讓對方見到自己。」(古代要不斷活捉獅子,一般以陷阱和繩網,以免過程殺傷牠們)

16世紀開放參觀獸欄後,帶「死貓死狗」可免入場費
A_Tower_bejárata_(The_entrance_of_the_To
Wire animal sculptures at the tower, Kendra Haste / Wikipedia

不過,「消費」獅子象徵的舉動並沒有永遠限在皇室之中,在16世紀伊莉莎伯一世(Elizabeth I)時期,她「恩准」所有百姓來參觀獅子,之前已吸引了許多作家,也包括詩人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此時改為付出入場費「五便士」(現代$1英鎊)即可參觀,又假如連這個費用也付不起的平民百姓,也可以帶些「死貓死狗」來餵獅子代替入場費。

只是,如此開放參觀獅子也帶來一些人命傷命,較為經典的意外是1686年,瑪麗.詹金森(Mary Jenkinson)女士伸手撫摸獅子的腳掌,被牠突然伸爪與張口撕爛皮肉,當場見骨,傷狀慘烈,其後醫生截肢也保不住她的命,還是傷重身亡。直至19世紀30年代,有士兵被獅子咬傷,威靈頓公爵才把獅子搬往倫敦動物園,獅塔終要被拆,剩下獅門。

1280px-Royal_Coat_of_Arms_of_the_United_
Photo Credit: 英國皇家徽章 / Wikipedia

可見,英國人上上下下「戀獅」文化有悠久歷史,然而,現在我們不難碰到的那個「英國王室紋章」,已是在約翰王、愛德華一世數百年後的事了,那個紋章把許多「傳統花款」包含其中,原因是1603年蘇格蘭國王詹姆士六世(James VI of Scotland)同時登基為英格蘭國王,於是兩國王位二合為一,才有了獅子和獨角獸的併合版本,以象徵大不列顛聯合王國。

自古至今,《綠野仙蹤》膽小獅才是最「正能量」的獅子象徵
500px-Cowardly_lion2
Photo Credit: Dorothy meets the Cowardly Lion, from the first edition / Wikipedia

有趣的是,回顧近千年的歷史彷彿告訴我們,連動物的象徵意義也會因為權力而腐化,沾上政治不可能合符真實,借獅子作為「萬獸之王」,代表勇猛、無畏和堅強,大多只是人們過於美好的幻想。在談論真實面貌之前,倒不如讚揚一下《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當中那隻獅子,它甚至比《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的獅子亞斯蘭(Aslan)略帶基督教犧牲救世的價值更正面。

拉爾夫(Ralph)評說《綠野仙蹤》「膽小獅」(Cowardly Lion)頗為獨到:

「既然獅子是武勇精神的最高表率,『膽小獅』這個名字本身就互相矛盾。可是,這隻勇於承認自己害怕的膽小獅,其實反而比那些假裝英勇的人更加勇敢;這個概念與許多人對『勇敢』的認知——包括承認自己的恐懼——相契合。這種對比其實揭露了暗藏其中的真相,那就是勇氣必須奠基於坦然接受、面對恐懼。」

小說中的膽小獅,正是面對自己的脆弱、挫敗和恐懼,反而得到勇氣,追尋到自己想要的成果。

Medal001-2
Photo Credit: Cowardly Lion's courage medal used for the 1939 film / Wikipedia

之所以說這可能是獅子最正面的象徵意義,大概是人類始終脫不掉重視思想與心靈的一面,而且,權力借獅子作為象徵,也無可避免添加了太多過份美好的想像。

真實的獅子沒英國傳統想像般勇猛

首先,獅子只算是一般勇猛,再說體型大小亦及不上「西伯利亞虎」,大概是雄獅的長「鬃毛」令外觀看起來強大一點。另外,如果細分獅子分工,男的顯得有些尷尬,「母獅」應該比「公獅」更勇猛或更值得表揚,因為大部分時間,母獅是實際取得獵物的「打手」,雄獅是防禦後盾或保護小獅,主要「旁哮」側擊,看情況再出手;更甚,若講求存活率獅子的「霸氣」並沒有幫上太多忙。

RTR3ECQC
Photo Credit: Bogdan Cristel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普遍來說,一隻被稱為「萬獸之王」的雄獅,正面跟獵物單打獨鬥(隻揪)勝出機會低於五分之一,群鬥的話得勝率也大概是三分之一,算不上很厲害,網絡上也不難找到獅子獵食失敗的影片,反而最穩妥的策略,是經常能夠尋得與捍衛那些死去的大型屍體,一同分食;而公道一點說,由於獅子不是倚靠速度,倒是晚間的收穫更佳,日間用以休息,這是肉食動物「攻擊力與速度」比例的演化模式,獅子躲藏突擊效率比較高。

諷刺的是,擁有更靈活的獵食策略,跟獅子一樣可以群居、獨鬥或群鬥的「鬣狗 / 土狼」(hyena),由於體型明顯較小,就令人感覺比獅子弱得多了。

RTXRZB6
Photo Credit: Thomas Mukoy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雄獅鬥爭不息,可能只是「表面風光,一時霸氣」

反而,公獅或雄獅在群族內部權鬥的負面形象,還更貼近人類。雄獅當領袖性命活不了多久,經常遭遇挑戰,只有接近兩三年輝煌時期,一旦衰退極可能被鬥死;而新奪權的壯獅會「大清洗」,殺光前領袖的子女,把握時間跟母獅交配。交配期雄獅可15分鐘做一次,最多24小時內做70次,可惜受孕機會只有約30%。

是故,英王當年借用獅子作為象徵,最符合的形容可能應稱為「表面風光,一時霸氣」,實質不甚正面,反之,《綠野仙蹤》回歸心靈的創作詮釋,是有史以來最「正能量」的比喻。

遺憾的是,隨著獅子的數量愈來愈少,變相人類一手打擊獅子的多樣性和威猛,如果說一萬多年前的「穴獅」理所當然滅絕,那麼,巴巴里獅(Panthera leo leo or The Barbary lion)走上絕跡之路(若以基因檢證,難以確實牠仍未絕跡),人類始終難辭其咎。

Tyrion-and-Shae-death
Photo Credeit: 美劇Game of Thrones截圖

延伸閱讀:

  1. 招潮蟹鬥爭策略:打架前每小時揮動「大鉗」數千次大有智慧

參考資料:

  • 布萊特.衛斯伍德(Brett Westwood)、史蒂芬.摩斯(Stephen Moss)著:《非凡物種:型塑人類文化、改變世界的25個自然造物》(Natural Histories: 25 Extraodinary Species That Have Changed our World,新北市:遠足文化,2016年11月。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動物』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