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戰未散陰霾:仍受橙劑所苦的退伍美軍、越南老兵及他們的後代

越戰未散陰霾:仍受橙劑所苦的退伍美軍、越南老兵及他們的後代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南戰爭已過60餘年,但橙劑所留下的陰霾仍籠罩在越南的土地上,揮之不去;退伍美軍、越南老兵,包括他們的第二代、第三代仍受橙劑的毒害。

*內含因橙劑影響的發展畸形胚胎照片。

新聞整理:周慧儀

US-Huey-helicopter-spraying-Agent-Orange
Photo Credit: U.S. Army Operations in Vietnam R.W. Trewyn, Ph.D. , (11) Huey Defoliation National Archives: 111-CC-59948, originally found in Box 1 Folder 9 of Admiral Elmo R. Zumwalt, Jr. Collection: Agent Orange Subject Files. (Item Number: VA042084)[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正在噴灑橙劑的美軍。

1955年,越南戰爭在冷戰時期下掀開序幕。這場在越南土地上打了20年的戰爭,除了是南越和北越之爭,也是意識型態下,以美國和蘇聯等國為首的角力。1975年,隨著美國因長期的消耗戰導致國力衰退,以及國內的反戰壓力下撤出越南後,北越最終於1976年打敗南越,正式成立越南共和國。

至今,越南戰爭已過60餘年,但橙劑所留下的陰霾仍籠罩在越南的土地上。

遺留的禍害:2000千萬加侖的橙劑

在1962年至1971年戰爭期間,美軍在南越總統吳廷琰的要求下啟動「牧場助手行動」(Operation Ranch Hand),對付埋伏在叢林的越共。透過大量噴灑「橙劑」讓植物樹葉掉落,便可讓越共失去遮蔽物,暴露藏身之處。近10年間,美軍噴灑了2000萬加侖的橙劑,其中遭到橙劑噴灑的村莊多達3181個。

440px-Aerial-herbicide-spray-missions-in
Photo Credit: U.S. Department of the Army@Wikipedia
美軍在越南噴灑橙劑的範圍。

而早在美國之前,英軍在1950年代也利用同樣的方式對付躲藏在森林裡的馬共,這一做法成了美國對付越共的參照。英國將其專業知識和研究分享給美國,導致越南人民悲劇的開始。

「橙劑」是由兩種除草劑等比例混合而成,美軍在當時也噴灑了其他除草劑包括白劑、藍劑、粉劑等,接觸到除草劑的植物在兩天內便會死亡。1969年,外界發現橙劑以及其他的除草劑中含有第一類致癌物——戴奧辛(TCDD),並認為這將對人體造成傷害,然而美國在當時並不承認。

此外,橙劑的化學性質非常穩定,在進入人體後需要14年才能完全排出。透過滲透自然界的食物鏈,橙劑的遺害範圍既深又廣。

據《科學人雜誌》,若餵食懷孕的老鼠不到十億分之一比例的劑量(相當於在約6萬公升的水中加入一滴戴奧辛),會導致雄性胚胎出現雌性性徵;若提升千萬分之一的劑量,會導致齧齒動物和魚類出現先天缺陷,例如顎裂、腎功能異常、心臟問題和骨質疏鬆。

這一噴,讓南越的兩成土地遭到破壞,當地至少300萬名居民受影響、至少15萬名畸形嬰兒的誕生。這一些嬰兒一出生便有腭裂、智力不足、疝氣和多指症等問題。

RTXMEU7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胡志明市醫院裡受橙劑影響的畸形胎兒的標本。
RTX19N6Q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2歲的Tran Huynh Thuong Sich因其父母曾暴露於橙劑底下,因而在一出生便無雙眼並且患上其他疾病。
RTXMFJ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因父親為南越老兵且雙親曾居住在美軍空軍基地附近,受到橙劑噴灑的情況下,Hoa (右) and Nhoni在一出生便發育不良且擁有12隻手指。

而參與作戰計劃的美軍也受各種疾病之苦,包括心臟病、前列腺癌等,其妻子的自發性流產率和新生兒缺陷率均高出常人的30%。

然而,研究雖表明戴奧辛對動物後代將造成影響,但基於物種之間的易受性差異相當大,因此仍無法有效證明橙劑是否確實毒害了越南人民。

這一曖昧模糊的說法進而造成日後受影響的美軍和越南訴訟案的爭議。

退伍美軍:遲來的正義審判
「我們同情人民且理解他們(受害者)想要找出病因,然而確鑿的科學研究表示橙劑並非造成長期健康影響的原因。」(2004年,孟山都發言人Jill Montgomery)

自1978年,「橙劑」主要製造廠商孟山都(Monsanto)、陶氏化工(Dow Chemical)、鑽石三葉草(Diamond Shamrock)等已被提多次訴訟,而邁耶森(Mayerson)便是當時最早針對這一些廠商提出集體訴訟的律師。

1980年,曾參與越戰的中士查爾斯(Sgt. Charles E. Hartz)與邁耶森一起寫了關於「橙劑產品責任」(Agent Orange Product Liability)的訴訟狀,其證詞成了美國第一起受理的橙劑案件。後來,邁耶森也提供了關於橙劑至關重要的研究,包括橙劑噴灑範圍的數據、橙劑對於動物和人類的影響、橙劑製造商的事故等。

1984年5月7日,就在開審的前幾個小時,七家相關橙劑製造廠商答應支付1800萬美元補償受害者,以換取退伍軍人撤銷所有的指控;其中,45%的賠償將由孟山都支付。受橙劑後遺症困擾的退伍軍人對此結果並不服氣,但最終仍被聯邦法官溫斯坦(Weinstein)以此案符合「公正和正義」(fair and just)為由,拒絕上訴。

關於賠償方式,一名完全傷殘的退伍軍人最高可獲得12000美元的賠償。此外,若接受和解賠款,則這一些傷殘軍人便喪失獲得國家福利的資格,例如食物券、社會福利提及退休養老金等。而在越戰中犧牲的軍人,其遺孀僅可獲得3700美元的補償。

紐約時報》報導,經過多年的爭取,美國政府開始承認對於退伍軍人的責任,為出生缺陷以及被認為患上與橙劑相關疾病的退伍軍人提供醫療和賠償。2010年,退伍軍人事務部部長Eric K. Shinseki在「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的賠償名單上增加了三項與橙劑有關的疾病,美國國會為此撥出133億美元支援。

然而,在越南的相關賠償上,美國卻只願意賠償1200萬美元,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越南人民:仍被忽略的一群
「真相不容扭曲,美軍噴灑的橙劑對越南人民與環境造成極度嚴重的後果,美國的製造商不僅必須對美國老兵,也應對越南的受害人負起法律上的責任。」(2005年,越南外交部發言人黎勇)

2004年1月3日,三名越南人首次向位於紐約的聯邦法庭提出對陶氏化學、孟山都等橙劑製造商的訴訟。直到同年8月,共有100名越南人參與集體訴訟,對美國其他30多家化工企業提告。其中一名越南退伍軍人更指出「事實是這起訴訟已經延誤了,一直等到20年後美國才願意承認橙劑對於退伍美軍的傷害。這關乎正義,我們必須滿足那些已經住在污染地區近30年的越南平民之需要。」

但此案最終仍被法官溫斯坦(Weinstein)駁回,並指出「原告所有的指控皆無基礎」。溫斯坦認為這一些使用橙劑的美國化學公司非事先知情因此無須負責,且原告也無從證明這一些受害者(越南人民)的疾病就是橙劑所致。

分析指出,孟山都這一些製造商的勝出也讓美國政府鬆了一口氣,因為美國司法部擔心這一些訴訟案在未來可能會制約美國的參戰能力;尤其,若越南真的勝訴,則過去與美國有所衝突的國家將會向美國法庭提出一樣的要求,這將大開美國法律系統的訴訟之門。再者,美國認為:若美國在使用橙劑上真的有罪,那曾經用同樣方法對待馬共的英國脫不了責任。

自由時報》報導,美國於2007年開始撥款協助越南進行環境復育以及承擔照顧受害者,更首度直接參與除毒作業,預計清理越南中部峴港空軍基地附近面積約十九公頃的土地。這項耗資4300萬美元的計畫,美國將利用高科技將戴奧辛分解成無害的氧氣、二氧化碳化合物,並預計將在4年內完成。

RTR2NRGY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正在進行除毒作業的軍人。

對此,橙劑受害者協會的副主席陳春秋(Tran Xuan Thu)認為「儘管除毒行動有點晚,但美國政府現在願意承擔責任,並希望這一努力在未來能加強。」

美越關係:爭論不休的橙劑責任

2016年,奧巴馬在卸任前曾到訪越南,除了宣布對越南的武器禁運,在當地也十分親民。但是,奧巴馬始終未回應越南團體要求,探訪因為橙劑而受害的越南人民。

RTSFO29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熱烈歡迎奧巴馬到訪的越南民眾。

對此,峴港的橙劑受害人協會主席Nguyen Thi Hien指出「若美國可以賠償退伍美軍,這就代表承認在越南戰爭中橙劑受害者的存在,那為何不能承認越南的受害者?我們都是橙劑的受害者——這並不公平。」

為此,美國傑佛遜法學院法學教授(Thomas Jefferson School of Law)教授科恩(Marjorie Cohn)也建議奧巴馬訪越須正視越南的橙劑受害者。

她表示,美國政府只挪出小部分的金錢幫助受害者,然而他們(受害者)並沒有實際獲得金援,且這一些金援遠遠不能彌補他們所收到的傷害。儘管美國已開始著手在峴港的除毒作業,但越南還有28個受到橙劑污染的地區。此外,在越南為橙劑受害者成立的「友誼和平村」(Friendship and Peace Villages)也需要大量的支援,這一些第二、第三代橙劑受害者的父母已經離世,只留下他們。科恩教授進一步表示若奧巴馬欲為「美越關係建立鞏固基礎,則應該要把握此次機會造訪受害人」。

然而,奧巴馬最終依然沒去探訪這一些受害者。

歷史的傷痛不會輕易抹去。南北越的統一,越南人民也為此付出了極高的代價,美國勢力或許只是象徵性地撤出,其所留下的後遺症仍揮之不去。

相關報導:

參考資料:

  • 【Cross系列】孟山都:華麗謊言的背後《環境資訊中心
  • 橙劑迷霧 籠罩越南《科學人雜誌
  • 橙劑荼毒 越南人集體向美求償《中國時報
  • The UK’s use of Agent Orange in Malaysia《TRW
  • Veterans' widows fight VA for decades over Agent Orange benefits《The Virginian Pilot
  • These 11 Gut-Wrenching Photos Show America's Devastating Legacy In Vietnam《Business Insider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十國專區』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