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哲學家

我是一個哲學家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哲學家」三字,我只當作英文"philosopher"的翻譯,一個philosopher不一定是像柏拉圖和康德那樣卓然成家的哲學家。

曾經有位讀者不客氣指斥我自居哲學家,就這樣給了我一個好題目。

不錯,我在網誌裏不只一次自稱哲學家,但這「哲學家」三字,我只當作是英文"philosopher"的翻譯。"Philosopher"的其中一個用法,是指經常從事哲學活動的人,這當然包括了花好幾年時間寫哲學的博士論文,然後當哲學教授並不斷發表哲學著作的人,例如本人。

根據這個用法,一個philosopher不一定是像柏拉圖和康德那樣卓然成家的哲學家,美國哲學協會(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的大多數成員都是哲學家。古往今來卓然成家的哲學家不超過百人,但美國哲學協會就有過萬成員,這過萬個哲學家,當然不可能個個都自成一家。

還記得我當年在港大讀哲學碩士(M.Phil.),論文導師Laurence Goldstein向別人介紹我時,不止一次稱我為"a young philosopher";我當時還未擺脫「哲學家」那個「家」字的傳統理解,想到自己遠遠未成一家之言(到現在還是),不是卓然成家(到現在還是),即粵語說的「未到家」(到現在還是),立時有愧不敢當的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幾乎臉紅了,現在回想起來都禁不住覺得可笑——對於英美人士來說,只要你專心致志於哲學研究,即使只是讀碩士,也是個philosopher呀!

跟"philosopher"譯做「哲學家」一樣,"musician"譯做「音樂家」,"scientist"譯做「科學家」,"writer"譯做「作家」,"painter"譯做「畫家」等,那個「家」字都沒有學識或技藝高超、自成一家的意思。

有人捨「作家」而取「文字工作者」,那麼"musician"就是「音樂工作者」,"philosopher"也應該可以叫「哲學工作者」吧?可是,"painter"呢?總不成叫「繪畫工作者」吧。反過來說,寫詩的叫「詩人」,而詩人是有優有劣的,例如收入曾國藩《十八家詩鈔》的全都是卓越的詩人,我們是不是也要發明一個特別的詞語來稱呼他們,以顯出他們已「到家」、有別於平平的詩人?(難道應該稱他們為「詩家」?)

「哲學工作者」一詞我暫時還未見有人使用,如果要避免引起某些人敏感,我可以自稱「哲人」。然而,基於上述理由,我認為自稱「哲學家」是沒有問題的;留意,我說的是自稱,不是自居,因為自居者,多少有點配不上卻「死充」的意思,但我的而且確是個哲學家——a philosopher。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魚之樂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王偉雄』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