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達佩斯大酒店》魔鬼細節:認識電影「平面道具設計師」

《布達佩斯大酒店》魔鬼細節:認識電影「平面道具設計師」
Photo Credit:《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有出現在《布達佩斯大酒店》中的報紙,版面上面所有的故事都是由導演親自寫下,不管有沒有特寫鏡頭帶到它們。

文:DCFS編輯部(文字:梁均婕)

每部優秀的電影背後除了導演、攝影指導、美術指導、特效指導之外,還藏著許許多多的魔鬼──因為魔鬼藏在細節裡。當然是半認真半玩笑地說這句話,因為今天要介紹的,正是隱藏在電影美術裡,功不可沒的「平面設計師」。

要不是當年《布達佩斯大酒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的美術這麼成功,一般觀眾根本很少研究電影當中,所有平面道具設計師的用心。電影成功之後,Annie Atkins的信箱被各式可愛又認真的問題塞滿,於是她決定開設工作坊,大方分享她的電影美術之路。

1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網站上,她細細列出她是誰,她做了什麼,工作坊會學到什麼,甚至還有如果是搭乘飛機前往上課的人們,應該住在都柏林的哪一區,目前2017年下半年的課程還有名額。

在電影前製時期,平面設計師該做些什麼?

「你必須先用自己的手,完全了解跟掌握到道具文件的大小跟材質,否則它們永遠沒辦法在演員的手上發揮作用。」

不管是電影、電視、廣告,涉及影像的製作,幾乎都會有美術的部分,如果有特效,那特效總監、美術指導、導演、攝影指導都會針對電影畫面再三確認風格、色調、年代等大方向的原則。

2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Atkins設計的書信道具。

Atkins則在電影開拍之前,會花6-8周的時間,徹底研讀、蒐集所有年代的資料,每個專案的年代跟地點幾乎都不相同,很難接到兩個背景完全一樣的案子,所以每個專案都是新的開始,絕對需要好好把年代感調查清楚,地圖、報紙、電報、信件,每一種道具的材質、字體、大小都不一樣,一定要確實掌握住,才能提供導演及演員適當的環境,去讓演員發揮表演跟讓導演說故事。

你看不到的美術細節,都隱藏在每一個準備中

「你不必非常擅長做很多種東西,不用成為一個書信的插畫家,但如果你有,那絕對是加分。在電影裡做美術設計,需要非常廣泛的技術,你不會成為每一種技術的專家。」

在設計師收到劇本的時候,會在需要處理的句子上,做上記號,通常一頁的劇本或是腳本可能只有一兩個記號,但在韋斯·安德遜(Wes Anderson)的電影裡,她常常發現一頁下來,她畫滿了螢光黃色。然後再根據記號,她列出了表單,記載著有多少道具需要製作,以及它們最好製作完成的順序是什麼。對首次與安德遜合作的Atkins來說,真是一大挑戰。

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布達佩斯大酒店》劇照以及導演安德遜親筆撰寫的報紙。

Atkins說,其實所有出現在《布達佩斯大酒店》中的報紙,版面上面所有的故事都是由導演親.自.寫.下,不管有沒有特寫鏡頭帶到它們。(哇噢~)這也讓Atkins在設計的時候不敢鬆懈,在設計角色名片的時候,她甚至還參考了希特勒的真實名片。

為了讓導演有充分的選擇跟空間可以挑選使用的道具,Atkins也會多準備不同的版本,讓導演挑選,甚至有時候也許做到20種版本。

除了這個之外,當時的年代所有文件都是手寫字體,禮物盒可以印製,但是文件就必須根據實際年代而執行,有多少文件就寫多少字。通常文件是很脆弱的,一般無特殊場景,同一道具的預備數量大概是6份,當小意外發生時,可以立刻補上。但是如果是執行安德遜的電影,每一種文件都需要準備30-40份,因為他可能會需要拍攝這麼多的鏡頭數。(又一次哇噢~)

小心避免失誤,也是工作很重要的一部份
4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Atkins為《布達佩斯大酒店》設計的虛擬護照。

Atkins覺得「連戲」是電影中最乏味的工作,但卻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她在課綱當中也特別列出「How to avoid ending up on the IMDB Goofs page 」,如何避免在IMDb的頁面上,被網友找出電影失誤。

特別強調,也是因為她也在電影裡犯下不可逆的錯誤。在店裡出現次數非常高的粉紅蛋糕盒,實際上大概有3,000個的數量,但Atkins居然拼了兩個t在「patisserie」這個字裡。所有文法、單字上的錯誤都是不可以的,除非它是特殊設計,或有在電影裡出現的必要性。

這個失誤最後在後製階段被解決了,但是她感到非常地抱歉,這個教訓她深深記在心裡,也提醒每個有志於電影美術的人,必須小心這類的小細節,避免成本的浪費,這也是專業能力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

想要從事電影美術,是不是一定要就讀相關科系呢?

不管是從事大型系列電影《飢餓遊戲》四部曲的美術設計Philip Messina,還是《死侍》的美術設計Sean Haworth,都曾經在訪談中表示,他們都不是專業科班而從業,他們做了很多的事情跟很多的工作,才在工作當中蒐集到所有具備獨當一面的美術設計的技能,所以如果專門的課程或科系可以就讀跟受訓,為什麼不這麼做?

5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Atkins為《布達佩斯大酒店》設計的飯店鑰匙。

而Atkins也是從美術系畢業,再繼續就讀相關的系所,畢業後就在當地的節目工作,接電影對她而言當然是很棒又很刺激的挑戰,但她覺得最有趣的挑戰卻是發生在一個很少被聽過的小節目:她必須要把又濕又軟的石膏,雕刻成讓人相信這是一個有歷史的墓碑。

參加Atkins的工作坊,你可以短時間濃縮學習到美術設計的工作,同時也可以得到實習生的機會。Atkins不定時會招募實習生跟她一起工作,而實習生的唯一條件就是必須參加過她的工作坊。其實聽起來是很公平的交易。

參考資料:Annie Atkins 官網itsnicethatcreativebloqcreativereviewmakingspace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影製所 DC FILM SCHOOL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DC FILM SCHOOL 影製所』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