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國家在獨立公投問題上「雙重標準」,指控成立嗎?

西方國家在獨立公投問題上「雙重標準」,指控成立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Pictur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幾個影響巨大的歐洲地區的公投,西方國家的普遍態度確實是支持一些公投(科索沃),反對一些公投(克里米亞、加泰隆尼亞),對某些公投(蘇格蘭)態度中立。但這並不意味著是雙重標準。

最近發生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西班牙中央堅決認為公投非法,再三強調「獨立問題不容談判」。西方國家,特別是歐盟國家,都站在西班牙中央政府的一邊。這與大部分西方國家在塞蒙、科索沃問題上態度完全不同。於是,有人質疑,西方國家乃「雙重標準」。更有人指責,西方國家「支持港獨」(甚至「藏獨」「疆獨」),「充分顯示其虛偽」。這些指控能成立嗎?

首先,應該指出,沒有一個「西方」政府支持「港獨」、「藏獨」與「疆獨」。「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似乎不在這些「西方國家」之列。西方社會有人同情西藏人(比如李察吉爾),「自由西藏」在西方國家宣傳,這都屬於言論自由的範圍。正如中國有媒體與學者鼓吹「琉球獨立」一樣,這些都不代表政府的態度。至於「港獨」與「疆獨」,更從來沒有哪個西方國家支持過。

其次,近年幾個影響巨大的歐洲地區的公投:加泰隆尼亞、科索沃、蘇格蘭與克里米亞,西方國家的普遍態度確實是支持一些公投(科索沃),反對一些公投(克里米亞、加泰隆尼亞),對某些公投(蘇格蘭)態度中立。但這並不意味著是雙重標準。

在这些公投中,蘇格蘭首先應該與其他幾個相區別而單獨討論。它得到母國(大不列顛聯合王國)政府的首肯,是合法公投,因此公投純屬英國內政。西方國家大都在輿論上表達了希望蘇格蘭留在英國的立場,但這只是一般性的評論,不被認為是干預英國內政。英國這種高度政治文明值得肯定,但不意味著這已經是國際法的準則。更早的加拿大魁北克公投也是類似的情況。

剩下三個例子,西方國家看似「自相矛盾」,實際科索沃的情況與克里米亞及加泰隆尼亞截然不同。

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不支持其中的一部分分離出去,它們的憲法都沒有分離權。從國際法而言,聯合國憲章雖承認「民族自決」,但這種自決不意味著每個民族都有自決獨立的權力。聯合國憲章同時又承認主權國家的領土完整,第二條第四款即有:「各會員國在其國際關係上不得使用威脅或武力,或以與聯合國宗旨不符之任何其他方法,侵害任何會員國或國家之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兩者之間在邏輯上是矛盾的。若過分強調民族自決,則難免會出現「一民族一國家」,天下大亂。因此把握兩者間的平衡極爲必要。

進入二十世紀,成功的「分裂獨立」的情況大都乘著世界性潮流的東風。

首先是第一、二次世界大戰後,國際條約對戰敗國一方的懲罰性安排。領土主要靠征服而來的鄂圖曼帝國、奧匈帝國、俄羅斯帝國、大日本帝國等都分裂出新國家。

其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掀起去殖民地化風潮,西方國家的殖民地紛紛獨立。其中有的是經過戰爭(越南、阿爾及利亞、印尼等);有的是宗主國主動撤退(英國殖民地大都如此,還有美屬菲律賓);有的是在國際壓力下,宗主國不得不放棄。與此同時,也有聯合國托管地經過公投取得獨立(如密克羅尼西亞聯邦、馬紹爾群島、帛琉等)。戰後大量湧現的新國家大都屬於這種情況。

第三是九十年代初,蘇聯等共產主義國家解體產生的新國家。捷克斯洛伐克的解體相當和平,蘇聯次之,南斯拉夫解體則充滿血腥。

此外的零星獨立事件,獲得世界範圍内公認新政權的主要有新加坡從馬來西亞獨立,東帝汶從印尼獨立,南蘇丹從蘇丹獨立,厄利垂亞從衣索比亞獨立。除了新加坡比較特殊之外(它被馬來西亞踢出聯邦),其他新國家都經過長期武裝鬥爭。

在以上例子中,民族自決都被視爲最重要的獨立理據。但民族自決原則主要適用於「不正義」形成的殖民地與侵略地區的同時,還極爲重要地伴隨著全球性的大潮(世界大戰安排,「去殖民地化」,共產主義崩解),民族才可以獨立。第四類國家有所不同,但幾個例子中,都存在國家主體民族對少數族裔的嚴重打壓,而且多伴隨人道主義危機,這樣才能構成少數族裔獨立的正當理由。

可見,民族自決不是無條件的,一般情況下也不會得到支持。在科索沃、克里米亞與加泰隆尼亞等三個例子中,我們可以找出一條模糊但明確存在的界線。

the Estelada, the Catalan pro-independence flag and the flag of Spain, broken on an off-white background, with a slight vignette added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首先,是民族的因素

科索沃主體是信奉伊斯蘭教的阿爾巴尼亞人,與信奉東正教的塞爾維亞人區別明顯。克里米亞主體是俄羅斯人,實際上與烏克蘭人區別不大,因爲俄羅斯、烏克蘭與白俄羅斯,都是俄羅斯人分出的三支。加泰隆尼亞人與西班牙主體民族卡斯提亞人,也屬於不同民族。

其次,是歷史因素

也就是這些國家怎麽成爲母國的一部分。1910年前,科索沃是鄂圖曼帝國的領土。巴爾幹戰爭中,塞爾維亞從鄂圖曼手裡奪得科索沃。一戰後,《巴黎條約》把其他原屬奧匈帝國的各民族的土地作為戰利品,「分給」了以塞爾維亞人為主的南斯拉夫。在兩戰之間,塞爾維亞人對科索沃進行「殖民統治」(當年南斯拉夫的相關法令名稱為Decree on the Colonization of the Southern Provinces of Yugoslavia和Decree on the Colonization of the Southern Regions),並有目的有組織有計劃地把阿族人遷出祖居的科索沃,同時把大量的塞爾維亞人遷入科索沃,這引起科索沃人民的反對。

這種殖民進程因為二戰的關係才告一段落,但是科索沃的人口分佈已經相當大地改變。二戰後,很大程度上由於殖民統治導致的人口變化,科索沃沒有獲得和其他少數民族一樣的「加盟共和國」地位,而淪爲塞爾維亞的自治省。1989年後,南斯拉夫解體,各少數民族紛紛取得獨立,科索沃因此而沒有獲得塞爾維亞承認。

克里米亞的歷史進程則不同。近代之前,克里米亞是蒙古人建立的公國,後被土耳其人兼併。18世紀末,俄羅斯再通過戰爭搶掠過來。其原住民韃靼人在20世紀40年代被蘇聯通過強行全體流放到中亞,屬於人道主義罪行。儘管在蘇聯解體後韃靼人開始回遷,但由於實際的困難,這個過程遠沒有完成。俄羅斯人占克里米亞大多數的現狀是這個不合法的罪行的後果。克里米亞的命運不應由現在人口構成而決定。

烏克蘭擁有克里米亞不是通過殖民或掠奪的方式,而是在20世紀50年代在蘇聯時期,被俄羅斯人赫魯雪夫從俄羅斯劃給了烏克蘭。這種轉移是和平的,也是合法的。烏克蘭獨立後,克里米亞曾爭取過獨立,但是很快與烏克蘭政府達成協議,以自治共和國的身份留在烏克蘭內。在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議會訂立的憲法中,第一條就規定: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是烏克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而加泰隆尼亞的情況更不同。加泰在10世紀成爲獨立國家,但在1137年通過聯姻的方式與亞拉岡王國合併,名稱雖然是亞拉岡王國,但加泰隆尼亞人實際掌握權力。1469年,亞拉岡國王斐迪南二世又與卡斯提亞(即西班牙的主體民族)女王伊莎貝拉一世成婚,合併亞拉岡王國與卡斯提亞,統治了大部分現代西班牙領土,形成實際上的西班牙王國,其後裔一直是西班牙國王。可見,加泰隆尼亞之成爲西班牙的一部分,完全是基於自然的歷史進程。事實上,在20世紀前,並沒有多少加泰隆尼亞獨立的呼聲。主要因爲佛朗哥時代的獨裁統治與不正確的民族政策才讓加泰隆尼亞獨立問題變得嚴重。

佛朗哥被推翻後,西班牙通過1978年憲法,第二條規定西班牙是一個「所有西班牙人的不可分裂的國家」(the indissoluble unity of the Spanish Nation, common and indivisible homeland of all Spaniards)。制憲時經過全民公投,總投票率67%,92%支持通過;其中加泰地區的投票率為68%,支持率是95%,均高於平均水平。可見,憲法得到包括加泰人在内的民意授權,並非強加在加泰人頭上。

對比之下,就可以明確,加泰隆尼亞與克里米亞成爲母國的一部分,都經過自願的合法的轉移過程。這與科索沃先經非自願的轉移,再經殖民統治的情況有很大區別。

第三,母國是否滿足了自治權

國際雖然不太支持普遍的自決權,但一般支持「自治權」。這三個地區都有「自治」的名號。惟母國在是否「違反契約」方面截然不同。

1974年之前,科索沃的自治權還比不上另一個自治省。直到1974年的憲法,科索沃才獲得更大的自治權利。1989年,米洛塞維奇單方面宣佈把科索沃的地位後退到1974年之前。這種背道而馳的做法頓時引起科索沃人民的反抗。科索沃也在1990年宣佈獨立。

克里米亞在烏克蘭治下,享有程度相當高的自治。在烏克蘭危機中,也沒有人說要「收回」克里米亞的自治權。這時有的激進烏克蘭民族主義國會議員要求「禁止俄語」,可是這個動議隨即被否決。克里米亞的俄裔人居然就以此作為「被壓迫」而要公投的理由。

加泰隆尼亞在1978年憲法中獲得自治權,此後自治程度有增無減。2006年,加泰通過的新《加泰自治法》擴權並得到當時西班牙總理的支持,但當時在野的拉荷義卻把它推到憲法法庭。2010年法庭裁決部分擴權條款違憲。這才引發新一輪的加獨。但整个過程,加泰的自治權都沒有減少。

第四,是否存在人道主義災難也是國際是否支持獨立的重要因素

科索沃發生的人道主義災難總所周知。其他兩個地區都沒有發生此等災難。

第五,公投是否具備合理性(legitimacy)

由於母國反對,這些地區的公投都不合法(legal),但科索沃人民從明確爭取獨立到最後獨立,一共用了18年時間。在1999年由聯合國接管後,也有9年時間讓人民充分表達自己的意願,這種意願是經過深思熟慮而不受外力干預的。科索沃人民最後做出國家獨立的決定,是充分反映了她們的意願。

反視克里米亞,從俄羅斯入侵到提出獨立要求再到公投獨立,用了僅僅不到20天的時間。在俄羅斯軍事佔領下,進行如此倉促的「公投」,根本無法讓克里米亞各種族人民有充分的時間和不受脅迫的環境去表達、思考和爭論自己的意願。更不用提原住民韃靼人還沒有回遷。這種所謂公投,不可避免地淪為政客玩弄「法制」的手段。

而加泰公投也是準備倉促,焦點放在爭論公投是合法還是非法上,根本沒有充分辯論獨立與否的優劣,尤其沒有算好經濟帳,公投加入太多政治操控。加泰地區長期對獨立的民意都是4x%對4x%,即便考慮到這次公投有西班牙政府阻止公投的情緒反彈,高達九成支持率也顯然背離了民意。可以想像在反獨派呼籲下,反獨選民大都沒有投票。公投過低的投票率,雖然也有西班牙阻撓的因素,但也未必太偏離因反對派抵制而導致的現實。考慮到結果與民意的背離,公投的合理性也站不住腳。

第六,其他國際法考慮

克里米亞「公投」的不合法,還在於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受到國際條約的保護。在1994年的《安全保障布達佩斯備忘錄》(Budapest Memorandum on Security Assurance)中規定烏克蘭同意放棄核武器,而其他各國(美國、英國和俄羅斯)承認並確保「烏克蘭在現有領土上的獨立和主權」,「避免使用武力威脅烏克蘭」。烏克蘭放棄核武器是以美俄英各國承諾烏克蘭的安全保障為交換條件的。烏克蘭遵守承諾放棄了核武器,俄羅斯就有義務根據條約,尊重烏克蘭的領土完整。美英也對烏克蘭的安全與完整負有責任。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公然違反了自己所簽訂的條約。因此,俄羅斯支持的克里米亞的獨立違反了國際條約,是不合法的。

反視科索沃,在聯合國1999年通過的1244號決議中,已經為科索沃未來可能的獨立留下法理依據。而這個決議是在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安理會中以14票贊成1票棄權的絕大多數通過的。西方國家在2008年支持科索沃獨立並沒有違反決議案。此外,科索沃從塞爾維亞獨立,也是南斯拉夫解體過程的一部分,更容易被國際同情。

考察過這些因素就可得知,在科索沃、克里米亞、加隆尼亞泰三個地區的分離主義公投上,西方國家承認科索沃獨立,否認克里米亞與加泰隆尼亞的公投合法性,固然不可避免地有政治上的考慮,但基本上還是有理有據,談不上什麼雙重標準。

關鍵專題 ►就算公投也無法獨立?這些國際上尷尬的「台灣們」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