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上的哲學爭議︰假如把零件換掉,還是同一架車嗎?

法庭上的哲學爭議︰假如把零件換掉,還是同一架車嗎?
Photo Credit: Craig Howell,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也許聽過「忒修斯之船」悖論,現實之中原來亦曾出現「忒修斯之車」,更引起一場法律訴訟。

1990年4月,賓利車(Bentley)收藏家Edward Hubbard與一間公司Middlebridge Scimitar Ltd簽訂合約,以1000萬英磅售出一架Speed Six系列的古董賽車「Old Number One」 。這輛英國製的古董車曾經在1929年和1930年打敗其他國家的賽車,聲名大噪,是許多汽車收藏家夢寐以求的收藏品。然而,Hubbard卻在同年7月入禀法院,告買家違約,因為買家忽然決定不買。

何以買家有此轉變?買家說︰那輛車根本不是Old Number One。

原來買家在簽約後開始做資料搜集,在知道那輛車的歷史之後才決定撤銷合約。(這與投票脫歐之後才google「脫歐」有異曲同工之妙。)

買家在搜集資料的過程發現,Old Number One的車主Woolf Barnato早在1929年的車賽後已經汰換過車子的零件,這代表1990年那一輛與1929年勝出比賽的車子已經有所不同。此外,Barnato在1930年的賽事後退休,將車交給Wally Hassan,而Hassan也因應Branato的要求,在1932年再次改良車子的配備。該車在1932年的賽事出過嚴重意外,當時的車手Clive Dunfee死亡,車子的損毀亦相當大,可想而知又有重大改動。

AP_300511015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車上為Barnato,但這架車應不是本文主角Old Number One。

根據賓利車專家Michael Hay ,那輛車的零件──包括踏桿、變速箱外殼、駕駛杆、底盤架、懸掛系統、後輪煞車、 8公升引擎等──全部都先後換過,車子早已面目全非。

有些人認同買家,相信那輛車已經不是Old Number One;但也有人像原車主Barnato一樣,主張那輛車還是Old Number One。至於最重要的法官呢?法官認為當時的車子和最初的Old Number One有連續性(continuity),並且︰

無論現在過去,均不存在另一架賓利車可以合法宣稱是「Old Number One」。(There is no other Bentley, either extinct or extant, which could legitimately lay claim to the title of Old Number One or its reputation.)

所以,法官最終同意Hubbard ,認為那輛車是真正的Old Number One。

假如(只是假如)當初有個賓利車的超級狂熱粉絲,將被汰換走的Old Number One零件收集妥當,一步一步組出一輛與最初的Old Number One一模一樣的車,並將它帶到法庭,法官的判辭會不會不一樣?

資料來源︰

  1. Forbes, G. (2010). Identity and the Facts of the Matter, in R. Dietz and S. Moruzzi (eds.), Cuts and Clouds: Vagueness, Its Nature and Its Logic (pp. 419-437),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 Hubbard v Middlebridge Scimitar Ltd. [1990] EWHC 1 (QB) (27 July 1990)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紫煙亭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Jo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