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化時代對大腦有益,但為何我們不願相信「事實」?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研究數據指向一個結論:人類在很大程度上仰賴情緒系統以判定事情的真實性,這著實讓我們驚訝。

文:Tali Sharot
翻譯:王國仲

Tali Sharot是倫敦大學認知神經學院的副教授與情感腦研究室主任。其最新著作為《The Influential Mind: What the Brain Reveals About Our Power to Change Others》。

你的大腦被設計成用來接收資訊,因此現在的數位化時代對大腦來說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農業時代讓我們更容易攝取一日所需的營養,工業時代則大大提升了我們的生活質量和水平,而除了數位化時代,沒有哪個時代能給我們的大腦這麼多刺激——彷彿腦子終於為自己量身打造了一個遊樂園。

想想這些數字:我們每天產生約25億GB的數據、執行40億次Google搜索。在你讀完這行字的短短時間裡,約有530,243個新程序被執行。

在嘗試改變人們的想法時,數位革命似乎能派得上用場。如果人們喜歡資訊,有什麼方法會比提供數據更能使他們信服?然而隨數位化時代興起,一個令人困惑的現象隨之而生。有關這世界的一切訊息都變得更容易獲取,但人們仍傾向就事實爭論不休。例如,儘管有照片為證,許多人仍不同意出席2017年美國總統就職典禮的人數;儘管美國第四十四位總統公開其出生證明文件,針對其出生地仍有許多不同意見。

在辯論中,我們本能的會將支持己方論點的事實和數據作為武器使用,但一個人能被論點說服與否的關鍵究竟是什麼呢?

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和同事們收集數據以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建立了上百個文件夾、數千份文件,裡面包了無數行的數字。每個數字代表一個觀察:一個人對某決策問題或某個人的反應,其他數字則量化呈現了人腦內活動或其神經元纖維的密度。研究數據指向一個結論:人類在很大程度上仰賴情緒系統以判定事情的真實性,這著實讓我們驚訝。

舉例來說,我同事米加.艾德森(Micha Edelson)、我和其他人一起參與了一項實驗,紀錄志願受試者的大腦在接收錯誤訊息時的活動情況。一個星期後我們把受試者找回實驗室,告訴他們這些訊息是我們胡謅的。大約有一半的志願受試者能改正他們收到的錯誤資訊,但另一半卻繼續相信這些錯誤的資訊。抗拒想法改變與否是由什麼機制決定的呢?

大腦深處一個跟櫻桃番茄差不多大的結構提供了一些線索。這個小結構叫做杏仁核,對產生情緒反應相當重要。我們發現如果人們在第一次接收錯誤資訊時杏仁核產生反應,稍後便較不可能改變他們的想法。一系列後續研究證實,情緒對人們怎麼處理資訊至關重要,這種影響有時更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發生。舉例來說,我們發現好消息比壞消息更能衝擊人們的信仰。但在壓力之下,像是高罹病率或暴力行為這樣的負面消息更有可能撼動人們的信仰。

鑒於此研究,另一組研究人員的觀察可能會令人不安——現在人們最常接觸的情緒性活動是上推特。使用推特將使脈搏加速、冒汗和瞳孔放大,這都是情緒反應的指標。閱讀自己的推文將使情緒反應上升65%。推特是完美的設計,藉由簡短、快速的訊息傳輸在社交環境中鼓動著我們的情緒。

這意味著推特上的資訊(其他同樣有著快速、簡短傳訊系統的社交平台亦同)很有可能是因情緒反應而起,幾乎沒有經過認知功能的評估。在使用此類平台時,最好慢下來,時時反思自己的反應。科學證明,在做出判斷前好好想個幾分鐘,就能減低只憑直覺行事的情況。

在資訊容易取得、數據豐富的時代,意識到人們的感受、希望、恐懼在他們判斷相信的事物時扮演關鍵角色是很重要的。人性可說是改變他人(或我們自己)時最不可或缺的。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