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逐步瓦解後,如何打破中東的恐怖循環?

「伊斯蘭國」逐步瓦解後,如何打破中東的恐怖循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東國家已經成為極端意識形態的溫床,向全世界輸出恐怖。如果它們想要恢復名聲,重塑社會和經濟健康,就必須堅決扼殺恐怖招募者的誘惑力。

文:Moha Ennaji(摩洛哥南北文化對話和移民研究中心主席、費茲大學文化研究教授)

7月,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宣布「伊斯蘭國」已經被逐出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Mosul)。「伊斯蘭國」占領摩蘇爾長達三年。遲早,「伊斯蘭國」還將失去其自稱的哈里發首都,也是最後一座其所控制的真正城市拉卡(Raqqa)。但這些失敗並不意味著「伊斯蘭國」的滅亡,更不意味著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滅亡,也不意味著中東最激烈的衝突將在不遠的將來得到解決。

誠然,伊斯蘭哈里發夢碎將削弱「伊斯蘭國」和相關組織招募不滿的年輕人的能力。目前,穿越土耳其進入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的外國潛在聖戰分子數量暴跌,從每月2,000人減少到50人左右。

但這些組織仍然有強大的吸引力。最根本的是,它們能夠為幻滅的年輕人提供一種目標感和歸屬感。這一目標包含了殺戮、恐怖和騷亂,這一事實使得它對失望和心懷怨恨的青年號召力更加強大了。

儘管最近頻頻受挫,但消除「伊斯蘭國」的威脅仍然充滿了未知數,不可過早下結論。從「阿蓋達組織」(al-Qaeda)的歷史看,即使滋養了恐怖組織的國家失敗了,激進意識形態仍然能夠繼續煽動遠近地區的暴力。恐怖組織領導人只需要調整方法,就能繼續吸引新加入者,身處友好鄰邦邊境之外計劃新的襲擊。

在這方面,伊拉克恐怖組織將繼續利用宗派主義。在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時,伊拉克早已被宗派主義所分裂。更廣泛地講,它們可以利用遜尼派和什葉派穆斯林之間的緊張對峙,吸引異化的遜尼派青年。

埃及、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決定中斷與卡塔爾的外交關係,就體現了這一越來越危險的動態。三國與卡塔爾斷交是因為卡塔爾據稱與地區恐怖組織和沙特阿拉伯的主要地區影響力對手——伊朗關係密切。也門災難性的代理戰爭也體現了這一越來越危險的動態。也門已經成為沙特—伊朗權力鬥爭的主戰場。

在這樣的背景下,「伊斯蘭國」很有可能從其在埃及西奈半島、伊拉克、利比亞和也門的零散基地中,繼續計劃和執行中東和其他地區的恐怖襲擊。但有辦法避免這樣的結果——或至少實現傷害最小化。

首先,阿拉伯世界的政府和非政府行動方必須切斷一切與恐怖組織的財務關係。除了官方轉移,這還意味著中止個別公民私下為恐怖組織提供資金。域內國家已經訂立了嚴厲的法律,政府應該更有效地對為恐怖主義提供資金的行為展開執法。

與此同時,宗教和政治領袖必須大聲譴責滋生了聖戰運動的暴力伊斯蘭意識形態,像對待挑戰他們自身權威的人那樣對待這些意識形態。Qui tacet consentire videtur(緘默意味著允許)。在這個例子中,默許壯大了恐怖行動分子的膽,也帶來了死亡。

中東國家已經成為極端意識形態的溫床,向全世界輸出恐怖。如果它們想要恢復名聲,重塑社會和經濟健康,就必須堅決扼殺恐怖招募者的誘惑力。阿爾及利亞、摩洛哥和突尼斯都已經朝這一方向採取了一些行動,但它們需要配合。

和這些國家一樣,其他中東國家絕不能因為作為恐怖實體的「伊斯蘭國」的表面滅亡而陷入自滿。最終,打破阿拉伯世界恐怖和暴力循環的唯一辦法是解決伊斯蘭教內部的衝突。但是,要想實現這一點,域內各國政府必須依靠封殺和譴責雙管齊下的策略。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打破中東的恐怖循環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