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女孩看見自己的身體

Photo Credit: Jon Nazc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形形式式觀看自已陰部的故事裡,我聽過最是感動的是一個三歲女孩的故事。

幾年前去做巴西式脫毛,脫比堅尼的位置,當時的想法是想要脫光光,巴西式脫毛的做法是用熱的蜜蠟來做暫時性的脫毛,女友試完後推介我也去試。

那是中環一家樓上的美容院,專門做各式各樣的巴西式脫毛,從眉毛到陰毛都有,幫我做脫毛的護理師是一個中年姨姨,她說經過她手的私處不計其數,男男女女都有,開始的時候我得脫光下身衣服,張開雙腿,好讓護理師可以幫忙脫毛。脫毛的過程自然很痛,護理師說留一個小三角比較好,然後她說了一句讓我驚呆了的話︰「G點的位置不要脫,會很痛,G點很幼嫩的。」

G點?

G點?

她明明白白指著的那個位置,是我的陰蒂,G點收在陰道裡面,不長毛髮的地方,當然不需要蜜蠟脫毛。但是,一個閱私處無數的脫毛師指陰蒂為G點,實在是令我多年無法忘懷。這是說明了我們對於自己身體的認知是多麼的匱乏,這其中難道沒有其他的客人有指正她嗎?定還是她堅持那裡就是G點?

有沒有看過自己的陰部?

我最近問了一些女友,有沒有看過自己的陰部,有看過和沒有看過的比例各半,看過的意思是,明明白白的目睹那個藏在兩腳之間的陰部,連著陰唇、陰道口和陰蒂,那個瓣瓣重疊宛如花朵的位置。女友們說青春期時好奇,拿面鏡子觀看自己的陰部,我也有類似的經驗,在家裡無人的下午,坐在床上,或者連身鏡前,拿著一面母親化妝用的小鏡子,伸手到胯下,細細研究我的陰部,用手撥動撩摸,有時只是看,有時會試著自慰。

倒是我在生完小孩,經歷完會陰側切後,有好一段時間都因為疼痛的陰影,而不敢細看自己的陰部,覺得那裡的皮肉已經有了我所不了解的變化。

在形形式式觀看自已陰部的故事裡,我聽過最是感動的是一個三歲女孩的故事。

了解自己的身體

女孩的母親R是我的朋友,有次我和她的R談起兒童性教育,R說女兒問起她陰部是怎樣的,她就給女兒一面鏡子,讓她自己看自己的私處。R說女兒覺得自己的私處有趣極了,時時都會拿著鏡子細看。我聽到以後深深地震撼,並且記在腦海裡,暗暗對自己說他日我的女兒問起這樣的問題,我也要給她一面鏡子,一面照見她內在的鏡子。

讓我們的女孩看見自己的私處,就像初次看見Georgia O’Keeffe的黑色鳶尾花那樣,張狂而飽滿,鮮明地宣告著她的存在。

black-iris-1_jpg!HD
George O'Keeffe, Black Iris (1926), Oil on Canvas

讓我們的女孩對自己的身體儲有足夠的讚美與勇氣,在成長的過程裡,我們無法阻止世間的惡事,那些針對女孩所生出的惡事,我也不確定對於私處、對於性,是不是需要家長的保護——成人的「保護」是那麼容易變質成為控制,有幾多的保守思想,就是源於「保護」二字。

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希滿讓這些小女孩們看見自己的身體、陽光正面明媚如花, 讓她們充滿能量,好讓在通向荼蘼的路上,無所畏懼。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洪曉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