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郵報》刊「假氣候醜聞」後7個月認錯,其他媒體呢?

《星期日郵報》刊「假氣候醜聞」後7個月認錯,其他媒體呢?
Photo Credit: Sascha Steinach / picture-alliance / dpa /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甚麼還有那麼多人相信氣候變化跟人類無關?這則假新聞的傳播範圍和速度,也許說明了原因。

今年2月4日,《每日郵報》的姊妹報、逢星期日出版的《星期日郵報》(The Mail on Sunday)刊出記者盧斯(David Rose)的報道,引述前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管理局(NOAA)學者貝茨(John Bates)「爆料」,指控NOAA的氣候科學家團隊發表的一篇論文引用數據有問題,趕於巴黎氣候峰會前刊出。

盧斯聲稱「因受操控的氣候變化數據,各國領袖被騙投資數十億元」,不少媒體紛紛其報道指這是「氣候醜聞」,而《星期日郵報》的文章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白宮科學委員會的官方Twitter亦有分享。

但這是假新聞。

研究未有造假

報道刊出後,貝茨在另一篇訪問中指出,問題不在於篡改數據,而是發放論文的時間以及未有妥當披露所有事情。他認為領導研究的卡爾(Thomas Karl)及其團隊應更明確在論文中指出,研究中用到的一組數據並非「操作用數據」(operational data)。

貝茨認為卡爾團隊未有遵守NOAA的內部協定,但強調他並不認為他們有操縱數據。貝茨又表示他注意到自己的批評會被氣候變化否定論者利用,但他認為是次討論重要︰「我知道人們無論如何都會誤用這討論,但你無法控制其他人。」

而刊出論文的期刊《科學》總編輯亦反駁「趕於巴黎氣候峰會前出版」的說法,因為他們知道這篇論文題材具爭議,故安排的評審員比一般為多,也分析了大量數據。此外,論文由投稿至《科學》到出版相隔時間中位數為109日(少於4個月),但卡爾團隊的論文審核時間長達6個月。

投訴在7個月後才有結果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氣候變化經濟及政策中心的政策及傳訊總監禾特(Bob Ward)在報道刊出後兩日作出投訴,由英國獨立報業標準組織(IPSO)處理,並於4月開始調查。經過《星期日郵報》上訴,IPSO於9月作出最後裁定,認為該報道有誤。

調查重點並非報道是否有錯誤資訊,而是記者有否曲解了貝茨的立場。調查委員會裁定,報道內容遠遠超出貝茨在網誌或訪問時提出的憂慮,貝茨提出的問題跟數據收集過程有關,但報道卻宣稱研究數據被證實為假,而且影響了各國領袖在氣候變化問題的決定,認為報道內容有意欺騙讀者。

《星期日郵報》刊出裁決內容,但網上版文章未有更正報道,僅在正文前加上同一段關於裁決結果的告示——那時候已經是報道刊出後的224日。

流言傳播比駁斥快

《BuzzFeed》分析了Buzzsumo的數據,發現在9月底時《星期日郵報》的報道已經在社交媒體上有超過21萬次互動(包括讚好、留言和分享等),該報網站上亦約2000個留言(未有納入其分析)。

數據顯示該報道刊出後,有159篇文章複述了此報道的宣稱,並加入報道的連結。文章包括來自保守派媒體如《Fox News》、《Breitbart》、《National Review》等的新聞報道,以及其他氣候變化否定論者的網誌,而這些文章有54萬次社交媒體互動。相比之下,有66篇網上文章駁斥或質疑報道內容,在社交媒體上的互動只有不足20萬次。

下圖可見到這些文章的分布︰

Mail_on_Sunday
Image Credit: BuzzFeed News
每個圓形的高度及面積代表社交媒體互動次數,橫軸數字代表《星期日郵報》原文刊出後日數。粉紅色代表該報道,紅色代表複述該報道內容的文章、綠色代表反駁文章、灰色則代表有在留言或其他內容提及該報道的文章。

從此圖可見,雖然有廣為流傳的反駁文章,但繼續加強宣傳錯誤內容的力量仍然較大。

反駁流言甚難

《BuzzFeed》指出,在《星期日郵報》更新報道一個星期後,在社交媒體上獲得超過1萬次分享、贊同該報道內容的文章仍未有更新,而刊出這些文章的10家媒體亦未有報道IPSO的裁決。

雖然IPSO裁決後有個別媒體報道,但從上圖可見——200天後那些綠色小圓點——在社交媒體上根本沒有引起太多關注。

禾特及其他氣候科學家亦懷疑,IPSO的裁決不會有太大影響,其中一個原因是裁定來得太遲。禾特說︰「我希望IPSO未來調查時會考慮到網絡文章會迅速傳播、誤導讀者。」

這個例子再次顯示,網絡上流言的影響往往比反駁文章大得多。破解流言的工作吃力不討好,最有效——也許是最難實行——的方法,還是靠讀者警惕。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環保』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