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結婚」這件事,太過於害怕怎麼辦?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結婚是一件大事,而一生最好只有一次,不能不慎重。

文:劉峯松

一、這件事非慎重不可

結婚是一件大事,而一生最好只有一次,不能不慎重。一些哲學家說:

「做任何一件事,都必須先考慮其後果,然後再著手。」(西那斯)

「小船應該永遠沿岸行駛。」(富蘭克林)

「謹慎是智慧的長子。」(雨果)

如果因不慎而嫁錯了老公、娶錯了老婆,將有可怕的後果,哲學家又說:「一個女子和不良的男子結了婚,那她的前途可就不堪設想了。」(哲斐生)「與一個好女人結婚,你是在暴風雨中找到避風港;和一個壞女人結婚,你是在避風港中遇到了暴風雨。」(常思)

可見慎不慎重,會有不同的後果。

二、但是,如果慎重過了頭呢?

固然結婚非慎重不可,但是慎重過了頭,就常猶豫不決或變得十分緊張害怕,結果耽擱時間,最後一事無成。現在依筆者所見分別說明。

(一)不敢隨便找人,不敢隨便被找。我們這裡媒合的方式,男女都可以先設定條件,而經電腦初步篩選後,自己就可以動手「自尋」,不然也可以來信請我們「協尋」。很多人不敢動手「自尋」,也不敢請求「協尋」;而當有人「他尋」找他(她),或由我們「協尋」找他(她)時,一樣都不敢被找、不敢答應。另有人敢自己找人,卻不敢被找、「被協尋」,常都是心裡害怕,不相信別人、也不相信媒人,只相信自己。

(二)「留言」問東問西,不敢隨便答應「相親」。週六、週日外,每天可「留言」給三個人。很多人倒喜歡跟人「留言」,但目的不是釋放善意、攀交情,而是問東問西,要多瞭解一下。當然不敢提出或答應見面「相親」。也許跟好幾個「留言」,有時碰巧對方跟別人先去「相親」,但有向你(妳)邀約的,你(妳)也不敢輕易答應。

(三)「相親」時問東問西,不敢進入「交往」。雙方同意「相親」會一會,一樣又問東問西,並不是為了釋放善意、攀交情。這時要問東問西也可以,可是問了一大堆後,回去想了又想,或再跟父母、家人討論,結果還是不敢或不願進入「交往」。「相親」後,有的對方同意,但你(妳)這邊還是拒絕。另有不少人誤以為進入「交往」就變成男女關係,就會害怕,「怎麼這樣快呢 」

(四)「交往」後很快「分手」。有的同意「交往」,卻只是虛應故事、敷衍一下而已。事後不邀約、不接受邀約;即不打電話給人家,或不接人家電話,然後就沒了。被拒或被耍的一方,有的就沒消息、不再出現;而拒人耍人的,竟也有不敢回來、不願回來,都不知在怕什麼?至於「交往」幾次或一段時間後,也有很多「分手」的;「分手」後,有的就不敢或不願回來,怕再受傷。

(五)「分手」後疑神疑鬼,睡不安穩。「分手」後,不管不要人家或被人家不要,理應馬上恢復正常,繼續回來奮鬥才對;有的卻要求退場或要求暫時不「上架」;悉聽尊便,我們都可以配合。但有的這樣做、卻出於害怕─「那個人已經有我的電話(或Line、Email),不知會不會騷擾我?我就暫時『失蹤』一段時間或乾脆退場吧。」又有害怕「分手」後被投訴,就先下手為強,來信痛罵對方、數落對方很多不是;也就是怕被害、先害人。另外也有人在「分手」後,懷疑被對方拿出來在PTT 論壇檢討,「那個被檢討的,不是我嗎?」十分緊張。甚至有的半夜接到不明電話,就判定「那個人」來搗亂,然後魂不守舍、神經兮兮。

三、大家都在害怕什麼事?

大家害怕的事可多了,大致可分成兩項或兩大類,第一項或第一大類,是在精神層面上,指這個人會不會真的愛我?我有沒有真的愛上這個人?這問題很抽象、很複雜、很微妙,很難討論,也沒什麼答案;誰知道他(她)有沒有真的愛你(妳)?或你(妳)有沒有真的愛他(她)呢?而第二項或第二大類,則指現實或物質層面,就比較具體,可以討論的,再分兩部分說明。

(一)我是不是增加了?即跟他(她)結婚後,我是不是划算?增加了什麼嗎?

就是會注意到對方的各種有形的物質條件─收入、房子、車子、存款、股票……之類的,如不讓我放心,或不讓我增加一些,以後我吃虧或生活沒保障,這樣我會害怕。於是在「留言」、「相親」或「交往」時都聊這些,在偵測「虛實」。

(二)我是不是減少了?即跟他(她)結婚後,我有沒有損失?減少了什麼嗎?

譬如我有好收入,又有車子、房子,而存款、股票也不少,你(妳)有嗎?如果沒有或不對等,結婚後你(妳)增我減,我就吃虧太大了,不能不怕。

大家都在找「對」的人,除在評估精神層面能不能滿足外,更在評估物質層面有沒有保障、生活水平會不會降低?就是在害怕這些事。

以上兩項、兩大類外,還有許多害怕的事,包括「居住問題」、「生育問題」、「婆媳問題」……,害怕的事太多了。

四、為什麼有人會這麼害怕?

找對象要慎重一點是可以理解的,而且也是應該的,但是如果慎重到害怕的程度,就事有蹊蹺,值得探討。筆者認為大概有以下原因:

(一)以前被騙過,不能再被騙,「一朝被蛇咬,終生怕草繩」。

(二)從小被嚴父、嚴母灌輸「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講話」之類的教訓,長大後不容易信賴別人。

(三)職業很特別,已養成謹慎、細心,絕不可馬虎的習慣;如也用在擇偶上,就變得十分挑剔。

(四)家長特別有錢,防禦心就特別強,以為人家都別有居心。

(五)家裡非常窮,窮怕了就一定要找有錢人。

(六)外貌很漂亮的女生或很帥氣的男生,有的也會害怕別人只是好色而已,將來人老珠黃,「他(她)還會愛我嗎?」

(七)報章雜誌及廣播電視媒體,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報導騙子的新聞,而左鄰右舍、親戚朋友中,也常有家暴事件、離婚事件,這個社會太亂、太可怕了,能相信誰呢?我真的很怕成為下一個新聞人物。

五、其實我們也很害怕

筆者為人作媒的動機,雖然在「泰瑞薩觀點」、在受邀演講或被媒體採訪時,多少都會有所交代,但是認真回想起來,也是常覺得自己很莫名其妙、很不可思議,「為什麼退休後甘願做這種被評為『不入流』的行業呢?」當初老婆極力反對筆者作媒,常說:「若出事,你一世英明就蕩然無存了。」筆者一方面不甩老婆怎樣警告,而一方面也很認真地跟泰瑞珊、泰瑞娟研究─「要怎麼做才不會出事?」所謂「出事」,就是發生什麼不幸的意外,被大肆渲染成新聞事件,以致留下「臭名」,影響了個人及家人的聲譽。

為了怕「出事」,才有現在這樣的制度設計及這些繁文縟節的規定,譬如要檢查會員的各項證件,要會員填「資訊確認表」、並具結簽名;可互相「留言」,但不可留通訊方式;「相親」當天原則上也不可交換聯絡方式;「交往」要確實,「分手」要告知對方、並拍下「分手信」以資證明,然後才可以再「上架」;「分手」後不得騷擾對方……。有不少人認為我們這裡太嚴苛,跟一般婚友社不一樣,甚至也有人罵我們:「你們管這麼多,是共產黨嗎?」

其實我們若不是也很害怕,又何必制定這麼繁瑣的規定呢?而為嚴格執行規定,不但得罪了一大票人,也弄得我們很忙、很累、很煩、很緊張。一些不遵守規定,或勸不聽、聽不懂的會員,已搞得我們快受不了了。也因為不勝其煩,筆者才寫了幾百篇「泰瑞薩觀點」,又出了幾本書。但是寫這麼多文章、出這麼多書,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況且也只是少數人翻翻而已,並沒有認真閱讀。

大家若不在乎我們的規定,或不在乎我們的感受,我們能不害怕嗎?

六、我們怎麼辦?

婚姻這件終身大事雖然很重要,也一定要謹慎從事才好,但是不能謹慎過了頭變成害怕,又因為害怕過了頭,以致一事無成。

首先,媒人認為建立正確的婚姻觀或愛情觀才最重要、也才能解決害怕的問題。

這裡再引用一些哲學家的名言供參考。

「有些人祈禱能嫁一個自己所愛的男子,我的祈禱卻有不同;我虔誠地祈禱上蒼,但願我愛我所嫁的男子。」(斯托克斯)

「愛是無條件的,是出於良善與優美的本身,愛人的人並不希望報酬;為了達到愛,甚至犧牲自己亦在所不惜。」(無名氏)

「心地清白而寬容,忠誠而簡約的女子,是男人婚前的好伴侶,婚後的理想妻子。」(勤德羅)

「賢淑的妻子是丈夫的冠冕。」(《聖經.舊約》〈箴言〉十二4)

「有德的婦女,即使容貌醜陋,也是家庭的裝飾。」(莎士比亞)

「與其與一個冷漠無情的聰明女子結婚,毋寧和一個多情的魯鈍女子結合。」(波普)

「為利己而愛的愛,不是真愛,而是一種慾。」(愛德門)

「夫婦結合,係出於愛情,若以經濟為條件,就失去了相愛的本意。」(蘇格拉底)

有了以上的認知後,還需要有勇氣,就是勇敢地去愛一個人看看;否則會因害怕而停滯不前。又如因對人缺少基本信賴,以致過度害怕而變成「被害型」(SomaticType)妄想症患者─老是「妄想自己被以某種方式惡意傷害」,這樣就算生病了,需要去請教心理醫師。

總之,我們都不可過於害怕,願共勉之。

註:本文引用哲學家文句均出自吳建興譯,《金玉良言》,民國73年1月,喜年來出版社出版。

相關書摘 ►第一次見面的相親,該不該直接提及交往、甚至結婚? 

書籍介紹

《包容 讓感情長久:獻給所有人的泰瑞薩觀點(Ⅵ)》,玉山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劉峯松

婚姻愛情是一輩子的事,既然人都有缺點,包容就絕對少不了的;而這種氣度,一定要作為每個人人生價值觀裡最重要的一部分,也要成為每個人最起碼的修養。

一般所認為的包容,是從「找出別人的缺點,克服別人的缺點」到「饒恕別人的傷害」,都從外面的角度切入,即發現了別人的缺點,才有「克服、包容、饒恕」的問題。

但我這個職業媒人,卻要從裡面的角度切入,即先發現自己的缺點、承認自己的缺點,並包容自己的缺點,才能包容別人的缺點,並讓感情長久。

9789862941621_bc
Photo Credit:玉山社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