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暴力左翼是「有用的白痴」,對另類右翼的崛起益處良多

美國暴力左翼是「有用的白痴」,對另類右翼的崛起益處良多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左派的真正目標似乎不是極右翼,而是主流、要維護美國價值與文化的保守派——這些人把特朗普拱上權力的寶座。捍衛美國的認同,但被西方的進步人士(左派)視為白人種族主義者。

文:Melanie Phillips《泰晤士報》
翻譯:觀念座標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夏洛特維爾市暴動的評語,引起多方指責。該市移除李將軍的雕像,造成法西斯主義者與反對者對決,一位白人至上主義陣營的男子開車衝入反對的陣營,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傷。

特朗普雖然譴責「多方的仇恨、偏狹、暴力」,卻沒有直言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者,引發輿論一片撻伐,特別包括共和黨的陣營。

特朗普的回應確實不足。但更令人憂心的是所發生的事,因為它不光是媒體所普遍報導的,法西斯與反法西斯的衝突。參與的雙方其實是一丘之貉,一樣煽動仇恨與排擠、反對自由、企圖以暴力強迫別人接受他們對社會與人性的看法。

「團結右派」的示威活動跑來了新納綷、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帶著納綷的旗幟,拿著火炬遊行的光景,令人作嘔。然而跟他們對壘的,是所謂的「Antifa」——這些自稱反法西斯,其實不是的一群人。他們公開倡導暴力、有尋釁、暴動、流氓的前科。他們的「黑人生命平權」分支,包括煽動對白人進行暴力的種族主義者。

自從特朗普當選以來,美國發生多起由「Antifa」引發的暴力事端,目標針對一般的共和黨人以及其他保守人士,地點在支持特朗普的集會或其他公共場所。「Antifa」阻止他們發言,甚至進行肉體的攻擊。

對主流右翼人士的此類攻擊,往往被民主黨與其媒體省略不提,或者輕描淡寫,甚至背書。

今年六月,眾議院共和黨黨鞭斯卡利塞(Steve Scalise),跟其他一群共和黨人在打棒球時,被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民主黨支持者開槍射擊,幾乎喪命。一位新澤西州的民主黨人,占士德維(James Devine)在臉書上表示他「不怎麼同情」斯卡利塞,因為斯卡利塞反對限槍法案。一位內布拉斯加州的民主黨官員甚至說,他很「高興」斯卡利塞遭槍擊,後來被解僱。

民主黨大員認為此類人物不過是「瘋子」,對他們支持的左翼運動無足輕重。但一講到特朗普,這個標準就不一樣:少數特朗普支持者令人髮指的意識形態,就可以跟特朗普本人直接劃上等號。

譬如說,前三K黨的「大巫師」大衛杜克(David Duke),在夏洛特維爾市說他支持特朗普(雖然他馬上又譴責特朗普),就被用來說特朗普本人也是一個白人優越論者。

許多評論家把特朗普競選承諾「讓美國再度偉大」等同於白人至上主義,是非常可恥的——前者得到六千三百萬美國人的投票支持,因為他們珍視美國的核心價值。後者認為其他種族與族群比較低等,不如白種人優秀。

去年總統大選中,希拉里得到三K黨加州分部「大龍」威爾魁格(Will Quigg)的背書。他說她有「隱藏的計畫」,如果當選就會支持擁槍權、封閉美國的邊界。魁格對她的支持,被視為搗蛋、攪局、或者失心瘋。然而,一旦這樣的人物支持特朗普,許多人馬上就認為可以用來定義特朗普的政治。

特朗普為什麼沒有馬上譴責夏洛特維爾市的極右翼,原因可能很多。也許他認為兩邊的政治都令人不敢恭維。

不論原因何在,他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確是判斷錯誤。作為美國總統,他無法逃避作為榜樣的責任,他說的話會界定美國社會可以接受的/不可接受的行為。因此他應該特別指出白人至上主義是美國社會不能接受的看法。與此同時,他也應該明言譴責左翼身份政治的仇恨意識形態。

這樣的回應不但具有道德上的必要,也有政治上的必要。左派的真正目標似乎不是極右翼,而是主流、要維護美國價值與文化的保守派——這些人把特朗普拱上權力的寶座。捍衛美國的認同,但被西方的進步人士(左派)視為白人種族主義者。

這樣的結果,就是左派與極右派的邪惡結盟。一位名為理查史賓賽(Richard Spencer)的白人優越論者,發明一個概括性的名詞「另類右翼」(alt-right),囊括了他的同路人以及其他維護美國認同與核心價值的保守人士。史賓瑟透過這種伎倆擴充極右翼陣容,並且抹黑、摧毀一般的保守人士。

左派樂不可支,不停使用「另類右翼」這個名詞抹黑想要維護美國價值的人,說它跟白人至上主義者半斤八兩。結果是極右翼的聲勢水漲船高——他們突然從默默無聞的邊緣人物暴得大名,任何瘋狂囈語都被媒體報導,廣播到全世界。左派作為「有用的白痴」再度獲得印證。

夏洛特維爾市是美國文化內戰最近的一場戰役。令人嘆惋的是,它不會是最後一場。

文章來源:Violent leftwingers are the alt-right’s useful idiots(The Times)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