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拉效應」不可能錯,也不可信

「曼德拉效應」不可能錯,也不可信

Photo Credit: Walt Cisco, Dallas Morning New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曼德拉效應」的說法看來很吸引,但實際上非常危險。

近日本網一篇舊文章〈為甚麼他們會記得一套不存在的電影?〉流量增加,記錄顯示讀者主要來自Google。該文跟所謂的「曼德拉效應」有關,因此我猜讀者是搜尋這個字眼時按進去,但不知道為何突然有那麼多人搜尋。

後來我終於發現疑似源頭。在上周末,Facebook上一個稱為「4794真知識頻道」的專頁,貼出一段宣稱前美國總統甘迺迪遇刺案出現了「曼德拉效應」的影片,該專頁其他影片觀看數字在一萬至數萬不等,但這段影片則高達61萬,有近6千次分享。

4794
4794真知識頻道影片截圖

「曼德拉效應」是很吸引人的題材,這類內容在Facebook上容易傳播開去。心理學上有所謂的「虛幻真相效應」,你越見得多的說法,越傾向相信——即使沒有根據。這種影片一旦廣傳,假如不主動、積極駁斥的話,只會有更多人相信,就如大量流言。

那麼,「曼德拉效應」到底是甚麼?

「曼德拉效應」這個名字,源自一群相信曼德拉(Nelson Mandela)當年於獄中已經逝世的人。然而事實上,曼德拉出獄後在1993至1997年間曾擔任南非總統,到2013年才逝世。最先使用「曼德拉效應」的Fiona Broome自稱是「作者、研究者、超自然顧問」,於2010年創辦以「曼德拉效應」為名的網站。

RTR144Z
Photo Credit: Ulli Michel / REUTERS / 達志影像
1990年2月11日,曼德拉出獄。

網上的超自然社群中,有不少人認為大量類似情況——人們記憶跟事實不符——的真正原因,並非那些人記錯,而是他們記得一個「不同的」過去,至於為何他們會記得這些「另類歷史」?網上亦有各種解釋︰他們來自平行宇宙、時空交錯甚至是有自然力量修改歷史,而錫安教會的梁日華牧師則指「這是一件神早已預言會發生的事情」。

大腦常製造錯誤記憶

心理學研究顯示,人類的記憶非常容易出錯,而且可以被事後修改——因為記憶並非靜態地存放在大腦之內,而是每次需要召喚記憶時重新構造。專門研究虛偽記憶的Elizabeth Loftus就做過實驗,透過暗示令一些實驗對象「記得」兒時在商場迷路的經歷——但這不曾發生。

現時對虛假記憶的研究,已經令心理學家知道不少植入假記憶的技巧。這類研究亦開始改變法庭審訊、警察查案的程序,減少證人受問題引導得出假記憶的機會,令審訊更加公平。

在網絡上,任何人都可以聚集起來,一起討論他們的經歷。一旦出現了「曼德拉效應」這種說法,就會開始有人嘗試尋找「證據」,努力自圓其說。而讀到網絡文章後,我們在回想時亦有機會修改記憶,甚至原本較為含糊的記憶亦清晰起來。

專門研究假記憶的心理學家Julia Shaw反對軍方往往在衝突事故後,所有人聚集起來聽取匯報,她指出這會令所有參與者分享記憶,所有記憶合而為一、失去各自的細節。較好的做法應是每人各自獨立記錄,再整合對比。

不幸的是,網絡就是容許大量分享(錯誤)記憶的地方。例如,你可能本身沒特別記住比卡超的尾巴末端是否黑色,經別人一說,就可能「回想」起自己以往見過這款比卡超,然後覺得這是「曼德拉效應」的例證,甚至成為「見證人」之一——雖然你也可能是受到比卡超的耳朵誤導。(對,這是網上討論「曼德拉效應」的一個例子。)

RTSLQAM
Photo Credit: Kim Kyung-Ho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無法推翻的說法

「曼德拉效應」那些多重宇宙、修改歷史等解釋最大的問題,在於它不會錯。

就以那段講述甘迺迪遇刺案的影片為例,影片宣稱當日甘迺迪所坐的時四人開篷車,但現時可以找到的歷史記錄都顯示那是六人車,車上多出了時任德州州長康納利(John Connally)伉儷。

影片指這些記錄都來自「曼德拉效應」後的新現實,因為康納利受傷後在醫院受訪影片、1991年電影《JFK》中的歷史片段,都證實德州州長在現場。旁白宣稱,而要產生如此大改動,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去到1963年將歷史改寫」。與此同時,不知怎的在「現實被修改」後往往留下痕跡,令到有些人保留「舊記憶」,一些間接記錄如博物館、動畫等都沒有修改,就是「曼德拉效應」發生的證據。

留意到問題了嗎?你必須先假設「甘迺迪坐的是四人車」,然後一切「六人車」的證據都可以說是「來自曼德拉效應後的現實」,連常見陰謀論常見手法「把所有反面證據斥為偽造/忽略」都不必用,而任何「四人車」的證據則是「舊宇宙留下的蛛絲馬跡」。這是「公我贏字你輸」、永遠無法推翻的說法。

Brain Maze
Image Credit: Illustration Works / Corbis / 達志影像

況且,要維持這個奇特信念,我們必須相信過去發生的事會被修改,而且只會輕微修改(輕微得像是會記錯的東西)及留下少量痕跡。這真的比起那些「痕跡」源自記憶出錯、人為錯誤合理嗎?

信念有時難以改變

這類不可能被推翻的說法,茶餘飯後網上閒談都不應該助長。我這樣說好像太過嚴格,但容我解釋一下為何我認為這些影片有害。

人類有維持信念的傾向,這本身並非壞事,畢竟我們不應動輒看到新資訊就立即推翻舊有信念——否則每天會被Facebook上的內容農場文弄得頭暈眼花——但同時,完全不改變信念,會令我們無法從錯誤中修正過來。

而我們最難以改變的信念,都跟世界觀、價值觀、身份認同有關,所以為甚麼宗教、政治可以令人討論得面紅耳熱、老死不相往來甚至殺死對方。為了這些信念不被改變,我們會盡力把聽到的資訊扭曲成符合信念的模樣,說服自己不必擔心。

這不是隨便說兩句「要保持思想開放」就可以改變的事,即使知道問題所在,仍然非常困難。一個比較好的辦法,就是盡量減少把事實、立場視作自己身份認同的一部份,接受自己按照新證據、新想法來修改立場是正確的做法,這會相對容易認錯——承認錯誤及辨認錯處。

為甚麼你不應相信「曼德拉效應」

「曼德拉效應」聽起來是個很吸引的故事,就如不少陰謀論,它為一些現象、事件提出解釋,容易記得又令人驚訝,這些元素令我們的大腦更容易接受。

不過對於批判思考而言,這些想法有害無益。陰謀論式思考鼓勵人只尋找符合信念的證據,並把所有相反證據都訴諸陰謀論中秘密的「黑暗勢力」——哪管是光明會、共濟會、蜥蜴人或外星人。從這角度看,「曼德拉效應」文章亦與此類似,把相反證據都說是「來自被修改後的現實」,這也許解釋了為甚麼很多陰謀論社群會討論「曼德拉效應」。

相信「曼德拉效應」,就是接受這種陰謀論式思考。

接受了陰謀論的世界觀,會相信一切事物背後都有隻「黑手」,一但陷入這種想法就難以脫離——關於陰謀論的心理研究顯示,相信一套陰謀論的人,較傾向會相信其他陰謀論,即使跟他原本相信的陰謀論無關,甚至矛盾。

陰謀論思考盛行必然對公共討論有害,社會運作必須建基於一定程度的信任,但陰謀論者會消解信任,因為一切背後都有人控制。現實世界的確會有陰謀存在,可是要揭穿陰謀,永遠不會是靠陰謀論式思考。相反,別有用心的人可以利用陰謀論操控他人,把陰謀論轉化成生意利益甚至政治武器。

AP_16344746419448
Photo Credit: Jessica Gresko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在美國,陰謀論令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死者家屬受滋擾;針對美國民主黨的「薄餅門」陰謀論更發展至有人持槍到涉及的薄餅店「調查」,幸而未有人受傷;早前拍下夏律第鎮極右恐襲畫面的人,被指是中情局特工、策劃恐襲,他的地址遭公開,並收到死亡恐嚇。

這一切都不是網上看有趣影片那麼簡單,每一個讚好、一次分享都在助長陰謀論。也許你現在不太相信,但難保不會有其他人認真對待陰謀論,只要有一小部份人完全相信,就足以造成實際傷害。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