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宰牲節」:即使無法理解,尊重卻是最基本禮節

伊斯蘭「宰牲節」:即使無法理解,尊重卻是最基本禮節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宰牲節(Eid al-Adha)是伊斯蘭文化中的一個重要節日,但過程中必須進行的一項儀式對非穆斯林者來說非常震撼。如何看待不同文化中行為與儀式背後含義,是需要學習的課題。

9月1日是伊斯蘭教繼伊斯蘭新年後最重要的大節日——宰牲節(Eid al-Adha)。傳統上,宰牲節與伊斯蘭新年假期一樣,都是全家團聚的日子。其重要性與家人團聚的精神,就好比我們的中秋節。只是,我們在中秋節是剝柚子、嚐月餅,伊斯蘭教徒在宰牲節這一天,會在上午進行非常神聖的宰牲儀式。

宰牲儀式或在自家、或是參與家中附近的清真寺舉辦的儀式。在此預備犧牲的「牲口」,幾為牛與羊。在進行祝禱儀式後,將牲口依符合可蘭經教義的方式,將牲口放血宰殺,之後再將所得肉食與家人及較窮困者分食。

會有這樣的宰牲傳統,源自伊斯蘭教的古蘭經記載,故事中提到真主為了考驗某位先知,命令他把自己的兒子殺死以為祭祀供品,這位先知完全服從,正準備將兒子殺死時,真主已感受該先知的真心誠意,便命令天使及時送來一隻羊代替先知的兒子受死。此典故延續至今,而有了現在的宰牲節。

無意間目睹宰牲過程,飽受震撼

記得多年前的某個宰牲節,我當日上午需赴某個約會,但因對約會地點陌生,車子只好在幾條小巷內穿梭找路(當時並無Google Map),結果愛看窗外景色的我,竟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正好目睹了幾戶人家一起宰牲的景況。

當時因為巷弄窄小,又正值這樣熱鬧的宰牲節慶,我的車子卡在其中進退兩難,我為著要看路況,也無法將雙眼緊閉,只好看著宰牲儀式活生生的在眼前進行。我平時是連螞蟻都不想殺的人,看到這樣的場景,我真是想嚎啕大哭一場的。儀式完成後,附近的路面,真的只能用「血流成河」形容,心中那種驚恐的感覺,真是至今難忘。

也因為看到這樣的場面,當時我心中認定印尼真是個民風未開的落後野蠻國家,也驚訝於人民的「愚蠢無知」。直到在那數年之後,有次與印尼友人剛巧乘坐同樣飛機航班,在航程中因為遇到強烈亂流,機身劇烈搖晃,我因驚慌害怕口中不斷念著「南無觀世音菩薩」,而且隨著機身晃動的加劇,我越念越大聲,據說聲音大到座位距離我兩排的友人聽得一清二楚。

那日下機後,這位信奉基督教的友人笑著對我說:「我的天啊!平時看妳好像很聰明,怎麼剛剛竟會念佛念這麼大聲?」我不解:「妳的意思是?」友人笑說:「妳怎會相信在那樣的情況下念那些東西有幫助呢?這是愚見啊!我想我們比較熟,就直說了,哈哈。」

友人的無心評論引發自省

當時我的心頭一震,雖然我從未自視甚高,但卻也沒想過被人用「愚蠢」形容,更遑論我心中其實多麼願意相信當時是菩薩垂憐而聞聲救苦。霎時,不知為何,我突然想起這些年來,我豈不是用這樣的眼光與態度,去評斷伊斯蘭教的宰牲節?一時之間,汗顏不已。

不同的宗教信仰,有其不同的歷史文化與成長背景,其實就是不同而已。如若實在無法體會理解,相互尊重卻是最基本的禮節。印尼總統佐科威在宰牲節前夕提醒人民,宰牲節欲彰顯的即是「犧牲」的價值,即願為他人犧牲奉獻的精神。

事實上,在宰牲節前夕,買賣牛羊的市價相對較高:以首都雅加達市為例,購買一頭小羊約需300萬印尼盾(約港幣1,800元),購買一頭身型普通的牛約需2,300萬至2,500萬不等的印尼盾(約港幣1,3700~1,4800元),以雅加達人年平均一萬美金的收入而言,這樣的價格實在不斐。因而願意在宰牲節購買牛羊宰殺,與鄰人或窮人分食的家庭或個人,實是發了大願,願為照顧更多人而努力的。這樣「捨得」、不獨善其身的善舉,豈不動人?

每年此時,印尼總統也總會在總統府附近的國家清真寺進行神聖的祈禱與宰牲儀式。通常象徵犧牲的,都是頭體格壯碩的牛。

我在想,世上所有的風俗,都或多或少會與時俱進。如果現今美國總統在感恩節前是以「赦免」火雞來慶祝感恩節,會不會有天,印尼的總統也開始「赦免」牲口來慶祝「宰牲節」?

也許有天伊斯蘭教的人民願意接受吃吃牛羊造型的餅乾、蛋糕以取代宰殺並分食這樣的傳統?但是在那之前,我仍然願意試著理解並尊重這樣的宰牲文化,正如,我也多麽希望自己的宗教與文化能為他人理解與尊重啊!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賴珩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