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剛好拍下恐襲場面,伴隨而來的卻是陰謀論和死亡恐嚇

他剛好拍下恐襲場面,伴隨而來的卻是陰謀論和死亡恐嚇
Photo Credit: Justin Id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的陰謀論者,把有極右分子發動恐襲一事,講成中情局策劃的陰謀。他們更令拍下事發經過的喬摩亞是特工,恐嚇要殺死他。

8月12日,美國維珍尼亞州夏律第鎮(Charlottesville)有白人至上主義者及新納粹遊行,隊伍遇上示威的反種族主義者。美國時間下午1時45分,一架車輛衝向反擊極右遊行的人群,造成1死19傷。

喬摩亞(Brennan Gilmore)當日參與遊行反對極右,剛好身處恐襲現場,拍下事發經過。意識到自己有重要證據,他立即把影片交給警方,花了點時間思考後,決定把影片放上網。

不足兩日內,他收到姊姊的電話,擔心地問他有沒有跟父母通話。她監察網絡和媒體上談論喬摩亞的消息,發現另類右翼新納粹的留言板上,有人貼出他們父母的地址以及威脅要殺死喬摩亞。

她對他說︰「他們指你安排這次襲擊。」

公開真相

在網上貼出影片前,喬摩亞考慮過影片可能會被另類右翼挪用,亦對於自己可能拍下別人死亡感到不安,而且不希望貼出影片引起注意。於是他詢問朋友和家人的意見,所有人都叫他分享影片。

當他聽到有媒體指事件可能是意外,司機嘗試逃離「憤怒的暴徒」,那時候他知道自己一定要把影片貼出來。

恐襲翌日,喬摩亞整天都在接受訪問,講述事發經過。他強調,只有一方要為他見證的死亡負責——把仇恨帶到這個城鎮的納粹及白人至上主義者,涉嫌發動襲擊的James Fields, Jr.曾參與當日的極右遊行。

但喬摩亞沒有想到,看來毫無爭議的事件在這個「後真相」時代會演變成甚麼樣子。

陰謀論者的「發現」

極右派的陰謀論者開始在4Chan、Reddit及YouTube張貼喬摩亞的資訊,宣稱發現了他曾在國務院工作、跟索羅斯「有聯繫」、曾到非洲衝突地區工作。不過這些都不是甚麼秘密,喬摩亞的Twitter帳戶列明他曾任國務院的外交人員(foreign service officer)、前眾議員及美國特使培里羅(Tom Perriello)的參謀。

他跟索羅斯的「聯繫」?後者曾公開捐款支持培里羅參選維珍尼亞州州長。培里羅於2015至2016年間亦前成為美國特使,到訪非州,喬摩亞亦有同行。事發後兩天,喬摩亞於《POLITICO》的網站上撰文講述恐襲經過,內文亦有提到他曾到中非共和國工作,當時他見證政治領袖煽動仇恨來奪取權力,以致數個月來,一直相安無事的基督徒及穆斯林,突然互相對抗。

但對陰謀論者而言,他過往的工作意味這次恐襲是有人在背後刻意策劃、陷害極右派。他們宣稱,以喬摩亞這樣背景的人,不可能剛好出現在恐襲現場拍下影片。

喬摩亞則指出,這些人完全忽略了他其他背景——在維珍尼亞州長大,畢業於(在夏律第鎮的)維珍尼亞大學、住在夏律第鎮、工作是解決海外的種族衝突、政治上屬於進步派——在夏律第鎮的反納粹遊行中遇上這種人並不出奇。

AP_172265756910632
Photo Credit: Michael Nigro / Pacific Press / Sipa via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恐襲現場,車輛正衝往示威人群。
變成「中情局特工」收死亡恐嚇

陰謀論者顯然需要更多證據,於是他們宣稱喬摩亞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特工,策劃夏律第鎮的襲擊,再跟「受自由派控制的媒體」合作,嫁禍於極右派。他為甚麼這樣做?因為要引發種族戰爭、推翻特朗普。

陰謀論散播開去後,他開始收到帶惡意的騷擾郵件,有些人則在其社交媒體上留言恐嚇、謾罵,亦有人威脅要殺死他。其中一個留言者甚至聲稱要虐待喬摩亞,看看「他的中情局訓練如何」。在夏律第鎮他被跟蹤及搭訕,網上帳戶被人嘗試入侵。有個網站則貼出他所有地址和家庭成員,包括其父母仍然在住的老家。

面對攻擊和恐嚇,喬摩亞表明不會退縮。他指自己願意冒個人風險去發聲反對納粹,更認為身為白人特別有責任要對抗白人至上主義者。

他的父母亦持類似態度,雖然兩人收到一些郵件,包括以四頁紙解釋喬摩亞為何會在地獄被燒的信件,以及可疑的白色粉末。當地警方認真對待這些滋擾,並加強附近保安。至於他雙親唯一的預防揩施,就是把花園中餘下的蕃茄摘下,「令那些納粹分子無法偷去」。

RTS1BJOC2
Photo Credit: Casey Ian Patchell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夏律第鎮遊行現場,有白人至上主義者作納粹敬禮。
有時候事情並不複雜

喬摩亞表示,正常情況下,他只會忽略這些威脅,不會公開評論。

不過現在並非「正常時期」。在事發後一星期,他認為這個陰謀論很有可能進入白宮,因為大型陰謀論網站《InfoWars》的「重磅調查」作出類似宣稱,而特朗普曾接受《InfoWar》主持Alex Jones訪問。

這個星期的經歷,讓喬摩亞親身看到陰謀論對於公共討論的實質傷害。陰謀論不需要有很多人完全相信,只要能夠混淆視聽,讓人難分真假,就能造成破壞。當聽到他所收到的威嚇時,一名執法人員說︰「每件事都總有兩面。」

喬摩亞表示,有時候事情並不複雜︰「納粹分子是壞人,我剛好見證他們其中一人參與恐怖襲擊」。背後沒有中情局,沒有特工。

危險的陰謀論思考模式

在主流媒體不被信任、不難找到其他「另類」消息途徑,可以安然處於社交媒體迴音室的情況下,現時的網絡的確是陰謀論溫床,更能別聚集陰謀者不斷尋找「證據」確認自己的猜測,同時忽略其他相反證據。

毫無疑問,有些講述陰謀論的文章非常好看,陰謀論者總能夠從蛛絲馬跡中拼湊出一個故事,完美解釋一切——除了那些無法解釋的事實,不過不要緊,那些都是無所不在的「黑暗勢力」在背後偽造的證據。

但陰謀論也是非常危險的,陰謀論式的思考就像沒有出口迷宮,越走下去就越難出來。更甚者,相信一套陰謀論的人,習慣這種選擇性看證據的思考模式後,就更容易相信其他陰謀論,而且自以為「覺醒」。當然,在現實世界中的確有陰謀存在,不過越是要揭穿陰謀,就越需要懷疑自己,尋找相反證據,才不會被誤導。

陰謀論的實質傷害

陰謀論在美國的問題近年非常嚴重,2012年的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 shooting)發生後,有不少陰謀論者宣稱沒有屠殺,整件事是美國政府策劃來收緊槍械管制,更有人恐嚇死者家屬,造成更多傷害。

較近期的例子則有「薄餅門」(Pizzagate)事件,陰謀論者指美國民主黨高層成員參與人員販買和兒童色情活動,聲稱華盛頓薄餅店「彗星乒乓」(Comet Ping Pong)有份合作。去年12月,一名男子持步槍闖入「彗星乒乓」,開槍宣稱要親自調查,幸好最後無人受傷。

至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本人,也曾經在2012年發文指「全球暖化是中國發明的概念,用來令美國製造業失去競爭力」,以及多番質疑前總統奧巴馬不在美國出生(奧巴馬在夏威夷出生)。

不幸的是,氣候變化真實存在,「另類事實」則不存在。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