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人怎麼看夏洛茨維爾市種族衝突的納粹旗幟?

德國人怎麼看夏洛茨維爾市種族衝突的納粹旗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美國人能攜帶納粹旗幟的權利。「那麼三K黨呢?」她問,「人們不能在加州的公共海灘上裸游,但是三K黨可以穿著制服到處遊行?」

文:Simon Shuster / Berlin
翻譯:Wendy Chang

我們在周末看著夏洛茨維爾鎮(Charlottesville)的新聞持續發酵,這對我的未婚妻來說並非是最令她震驚的暴力事件。她在德國出生長大,納粹主義和恐怖主義對該國公民來說十分熟悉。當看到右翼民兵走過夏洛茨維爾鎮街頭,手上拿著自動武器時,她的臉上也出現不敢置信的表情。引起她注意的是納粹旗,至少有一個示威者在街上公然地舉著。「這怎麼可能是合法的?」她問我。

夏洛茨維爾鎮種族衝突事件後,美國政壇迅速形成兩個風暴

在德國不會如此。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久,德國人就禁止了卍字旗和其他納粹標誌,德國人民對於該時代的標誌被呈現出來時,通常不會有好的反應。8月12日,夏洛茨維爾鎮發生示威衝突前的幾個小時,德國德勒斯登才有一名美國遊客被當地人在臉上被揍了一拳,因為他在喝醉的時候向希特勒(Adolf Hitler)致敬。不到兩個星期前,柏林有兩名中國遊客在國會大廈門前拍照時也是擺出一樣的姿勢,他們被緊急逮捕,可能面臨罰款或甚至最高三年徒刑。

這並不代表說德國已完全擺脫了本土化的法西斯主義;根據美國維權倡議組織「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的研究,約有16%的德國人依然「受到了廣泛反猶太主義的影響」,其中有一半以上認為猶太人太常討論大屠殺。但作為一個國家,德國面對過去的邪惡和其象徵標誌,是比美國對奴隸制的歷史或對美洲原住民的暴行,更為誠實和徹底。

即使是德國的極右派領導組織「德國另類選擇」(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AfD),都傾向於譴責種族主義暴力和法西斯主義,比特朗普在看到夏洛茨維爾鎮的流血和仇恨之後所做的更為強烈。他們這樣做並非出自寬容——AfD根本就不寬容,特別是在討論穆斯林移民時,而是因為他們知道面對納粹主義的沉默,不會是取得德國政治的成功途徑。

像特朗普總統一樣,他們是民粹主義者。他們會迎合各自選民的想法,而他們之間的區別不在於政治風格,而在於支持者和國家法律給他們的限制。雖然大量的美國選民支持特朗普(儘管他的執政低估甚至偏向極右),絕大多數德國選民傾向於拒絕這種偏執蔑視,甚至作為歷史重演的標誌。如果美國的法律允許人們展示憎恨的圖像,德國的法律就不會。

雖然某種程度上可能是不足夠的,但這是我能提供給未婚妻最好的答案:《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美國人能攜帶納粹旗幟的權利。「那麼三K黨呢?」她問:「人們不能在加州的公共海灘上裸游,但是三K黨可以穿著制服到處遊行?」

她並沒有看到夏洛茨維爾鎮出現三K黨實際做這件事,而當我給她看這些照片時,她搖了搖頭,問了一個誇張的問題:「特朗普說要讓美國再次偉大,他指的就是用這個方法嗎?」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