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振豐專欄】從溫泉水療,到海濱休閒文化的誕生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來,這種帶有療養性質的休閒文化跟醫生的吹捧有關。民眾相信醫生所提倡的「海水療法」,能夠治療不孕、咳嗽、便秘等症狀。但泡完海水之後,仍需要到溫泉區去浸浸熱水。

二〇一二年,日本推出電影《羅馬浴場》,由阿部寬領銜主演,內容則敘述男主角超越時空,穿梭於羅馬和東京之間,讓人看了趣味橫生。羅馬人和日本人喜歡泡澡,是文化的共同點。尤其是,澡堂是極為重要的公共空間,他們置身於水中,每每樂於談論政治和文藝。

回顧過去,羅馬人愛好乾淨,每天有泡澡的習慣,同時相信溫泉能治療痛風和風濕症,所以西元一世紀殖民英格蘭時,便在西南部的巴斯(Bath)小鎮開發大眾浴場。巴斯受惠於上天的恩賜,每天湧現五十萬加侖的溫泉水,因此吸引很多的上流人士、軍人、老百姓前來泡澡。不過基督教入主英格蘭後,大力排除這種異教徒崇尚的風俗習慣,從此巴斯的人氣便日漸衰落。

到了十八世紀,巴斯再度復活。一七〇二年,安妮公主即位後,為了治療不孕症,乃前往巴斯渡假,順便泡泡澡。擔任禮賓司長的韋伯斯特上尉,特別邀請一群男男女女列隊歡迎,其中有一百位身穿禮服的男子和兩百位扮演亞馬遜戰士的女子。隔年,女王再度造訪,此後巴斯便馳名遠近。巴斯正處於沒落之際,人口只有三千人,下水道淤塞不通,一下起雨來,就積水,對於發展觀光業極為不利。要振衰起弊,必須要仰賴日後的整頓。一七〇四年,本身兼任賭徒的韋伯斯特上尉率先在巴斯開設賭場,企圖吸引倫敦的各界人士前來玩樂。

韋伯斯特曾出入倫敦社交界,結識賭徒奈許(Richard Nash),因此邀請他來巴斯擔任副手。奈許閒來無事也常常玩牌,七個禮拜下來,淨賺了一千英鎊。不久,他老長官因金錢糾紛而跟對手決鬥,不幸當場斃命。接著,巴斯地方人士便推薦他擔任「禮賓司長」一職。此後,奈許不但戒掉賭博,而且大力整頓巴斯。顯然,奈許眼光獨到,頗能利用傳統文化的特色,為巴斯開創第二春。

奈許的人生閱歷,十分豐富。他出身於威爾斯,父親開設玻璃工廠,就讀於牛津大學期間,整天吃喝玩樂,父親深怕兒子的前途黯然無光,便強迫他進入皇家親衛隊,但部隊的訓練過度嚴格,這位公子哥兒當然無法忍受。奈許後來得到父親的同意,轉到倫敦法學院就讀。一六九五年,國王威廉三世舉行即位典禮,依照慣例在倫敦法學院擺設宴席款待各界。一開始,由奈許引領一群學生向國王致敬。當時風度翩翩的奈許立刻引起威廉的注目,後來這位國王還冊封他為騎士。

他畢業後並沒有進入司法界,而是當起職業賭徒,經常出入倫敦社交界。他儀表非凡,口才伶俐,平時也深受上流貴婦的愛戴。他的規劃和管理能力更是高人一等,因此一就任巴斯禮賓司長後,這個沒落的小鎮短短幾年便成爲英國知名的休閒都市。

鑑於老長官因決鬥而身亡,所以不管任何人進入巴斯渡假,身上一律不准佩劍。當局更派遣警衛四處巡邏,只要看到乞丐和流浪漢一律驅逐出境,而行動不便者,則備有西式轎子負責接送。一到晚上十一點,所有人必須停止任何娛樂活動,即使皇親國戚也不例外。相傳亞美莉亞公主曾到巴斯一遊,在舞廳玩到十一點,最後遭到奈許的制止。

為了吸引更多的觀光客,也開始整修連外道路,途中也設立客棧,讓旅客有充分的休息,同時提供高速馬車,使得倫敦到巴斯的行程縮短到三十個小時。觀光客一多,大眾澡堂和舞廳的生意也日漸興隆。

溫泉 巴斯 Bath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自十八世紀中期以來,歐洲人的衛生觀念和美感開始起了變化。尤其是許多醫學專家大力鼓吹水療法,強調水能夠清潔肌膚,促進血液循環,幫助消化,消除便秘。民眾相信都市裡充滿瘴氣,要是長期住下去,十分容易生病。當時,歐洲人的流行病就是肺結核,但一天到晚與海為伍的水手和漁夫卻沒有這種病症。有鑑於此,歐洲人開始喜歡到海邊吃喝玩樂,並且療養身體。

當時,英格蘭西南部的布萊頓更誕生了史上第一個海水浴場。不過,此地後來能夠掀起一股海邊休閒文化的熱潮,則要歸功於鐵道的開通。一八四一年,倫敦和布萊頓兩地之間的車程只需要兩小時,而車費也十分便宜。其實,海邊休閒地不斷地吸引人潮,除了拜火車之賜外,「週末」的出現也是主因。

法國歷史學者亞蘭.柯本在《濱邊的誕生》中指出,海邊休閒地確是英國人的創意。一旦到了此地,不但享用娛樂設施,如舞蹈俱樂部、閱覽室、談話沙龍,更可好好運用水浴設備。難怪病人與醫生隨時會面,而社交界名流、作家、藝術家也齊聚一堂。

到了十九世紀中期,在布萊頓對岸的法國,四通八達的鐵路開始出現。一八六六年,巴黎到諾曼第的鐵路通車後,乘車時間只需五小時。本來,巴黎市有二十區,此後諾曼第乃成為大家俗稱的「巴黎二十一區」。其實,早在三年前巴黎已有火車通往兩個知名的海邊休閒區——托路維爾和德維爾。顯然,諾曼第海邊加上這兩區都被稱為「移動的沙龍」,以別於巴黎市內的靜態沙龍,因為這種類型的休閒區不但備有娛樂設施,同時也提供療養設備。

此外,文人也開始對海有一番歌頌。法國歷史學家米舍雷在《海》一書中,強調海水同孕育生命的羊水一樣,含有鹽分,能夠賦予身體活力,讓生命甦醒。顯然,勞動時代的來臨,健康的身體已成為貴重的資本,而米舍雷的願望就是希望水能使女性和小孩展現活力,以便讓法國能夠生生不息。

小說家福樓拜也對海邊留下深刻的回憶,尤其是燃起他對舒雷桑傑夫人的愛戀。他父親是盧昂的名醫,曾在托路維爾海邊置產,其目的當然是為家人的健康著想。既然海邊提供休閒場所,大家就很容易搞起社交活動。尤金.韋伯在《世紀末的法國》中,指出海邊休閒區的活動,往往兼有療養和社交,因此旅人大多是病人。

溫泉
Photo Credit: 辜振豐提供

看來,這種帶有療養性質的休閒文化跟醫生的吹捧有關。民眾相信醫生所提倡的「海水療法」,能夠治療不孕、咳嗽、便秘等症狀。但泡完海水之後,仍需要到溫泉區去浸浸熱水。

難怪資本家在開發溫泉療養區必須找上醫生來背書。法國小說家莫泊桑的力作《溫泉》中,有一位猶太商人安德馬特計劃在昂瓦爾開闢溫泉區,以招徠顧客。他眼光獨到,善於規畫,並且強調:「光是有了礦泉還不行,還得有人喝,要想讓人喝它,光靠在報紙上或其他地方叫喊水質上乘,首屈一指,那還不夠,還得讓別人不知不覺把這話說出去而不會引人注目,這些人就是醫生。對於需要礦泉水的民眾和病人來說,對於那些特別輕信又肯花錢買藥的人來說,只有醫生的話才起作用……」

顯然,莫泊桑的小說《溫泉》就是影射當時的資本家拼命開發溫泉區,企圖點水成金。例如大財主佩雷爾兄弟曾創立中部鐵道公司,想與猶太的羅斯查爾德家族一爭長短。但兩兄弟又成立不動產公司,大肆炒作地皮,以開發溫泉療養區。在他們看來,水一旦與休閒區結合,便可化為「白色石油」,因此日進斗金是可以預見的。

目前,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海邊休閒地早已遍布世界各地。回顧十九世紀,這種文化是跟身體和醫學息息相關。但到了二十世紀海邊休閒地則純粹以觀光為主,只不過也帶動許多周邊的產業如服裝和電影,或許這是十九世紀的歐洲民眾所無法預料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辜振豐』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