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人類......的尿尿,來自雪嶺的雪羊住進國家公園

愛上人類......的尿尿,來自雪嶺的雪羊住進國家公園
除了尿尿,行山客在木欄杆上留下的汗水都有鹽,雪羊是不伯放過的。Photo Credit: Avenue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公園有時會被視為野生動物的避風港,但近年開始有不同團隊研究,國家公園會否間接對生態環境或野生動物帶來負面影響,雪羊的研究就是其中一項。

美國的國家公園近年多了個新問題:原本居住在雪嶺上的雪羊(mountain goat)住進了公園。這些雪羊放棄懸崖峭壁,來到行山客熱點國家公園居住,這種非典型行徑令動物學家大感興趣,數年下來的研究觀察結論是:雪羊是被行山客所吸引,因為牠們愛上人類的尿尿。

雪羊愛尿尿

「安全,還有鹽,簡直無得輸。對雪羊來說,是來度假呢。」蒙大拿大學碩士研究生Wesley Sarmento在期刊Biological Conservation發表了他的研究報告。

沒錯,雪羊是愛鹽的,只要知道那裡有天然鹽礦,牠們會專程走十多英里路,由雪嶺走到較低的森林線(tree line)下去舔,對牠們來說那是必須的礦物營養。然後,牠們發現國家公園四處都有人類的尿尿(含豐富礦物質),於是大可放棄每年尋鹽礦的遷徙路線,來到國家公園安居。不少行山客都曾發現雪羊在山徑草叢忙碌地舔著撒滿一地的尿尿。

美國華盛頓州的奧林匹克國家公園2016年的統計顯示,公園內住了625頭雪羊,自2004年以來,那兒的雪羊數目以每年平均8%的升幅增長。

Wesley Sarmento率領的研究團隊以3年時間持續追蹤和觀察雪羊,他們選了很多遊人的冰河國家公園(Glacier National Park),其中一個行山熱點Logan Pass,每天平均有3500名遊人經過,在高峰期,一頭雪羊在1小時內可能遇到400個人類。

研究人員扮熊人嚇雪羊

研究團隊其中一個目的,是希望得知雪羊為了尿尿可以有幾勇進。方法之一就是要測試,假如牠們發現公園內多了捕食者會有什麼反應?於是研究員戴上熊人頭套,穿起熊人裝跑出來(是有點荒誕滑稽,但扮熊是生態學研究其中一個容許的技倆)。

結果發現,經常接觸人類的雪羊,比起在深山峭壁的同伴,警覺性稍弱。後者一發現有危險,飛奔逃跑的距離平均比前者遠600呎。

1200px-Mountain_Goat_Mount_Massive
國家公園有時會被視為野生動物的避風港,但近年開始有不同科研團隊研究國家公園會否間接對生態環境或野生動物帶來負面影響,Wesley Sarmento的研究就是其中一個。Photo Credit: Darklich14CC BY 3.0

2015年,冰河國家公園要關閉一星期,研究員利用這段日子去觀察,當公園沒有人,雪羊會怎樣。要留意的是,即使暫時關閉,之前撒下的尿尿還是很多,足夠牠們舔十天八天,然而,當公園靜下來,真的熊卻多了,而雪羊則回到山上峭壁。研究人員認為,捕食者的風險上升,令到尿尿的吸引力相對減弱。當公園重開,遊人回來,雪羊也跟著回來。

久而久之,當雪羊習慣了接觸人類,牠們每年為了舔礦物鹽的遷徙習性就會改變(母羊不會再把習性傳給下一代),這種千年以來的習慣一旦改變,對雪羊這物種的影響可能很大。

雪羊大難臨頭?

不過,在弄清影響是什麼前,雪羊已面對很多問題。2010年華盛頓州的奧林匹克國家公園有一頭雪羊撞死了一名行山客,引發雪羊可能攻擊遊人的關注。公園職員採取一系列行動,包括增加巡邏,如果發現某區的雪羊總是喜歡跟著行山客走來走去,就索性暫時關閉該區。對於有攻擊性的雪羊,會嘗試嚇跑牠們,甚至射殺。

1200px-Mountain_Goat_USFWS
雪羊分佈於北美洲西北部,雖然有時被稱為洛杉磯山羊,但其實不屬於山羊屬。牠們在陡峭險崖間飛躍如履平地。熊、美洲獅和狼會視牠們為獵物,但由於彈跳力太強,往往能躲開敵人。牠們最大的敵害是雪崩。Photo Credit: Dave Gricksonpublic domain

早前奧林匹克國家公園管理局提出解決雪羊的建議,諮詢公眾意見,當中包括射殺、把牠們遷徙到北瀑布國家公園(北卡斯卡德山脈,North Cascades Range)的森林區。管理局暫時是傾向盡量捕捉園內雪羊,然後運走,剩下的會射殺,在一輪行動後仍倖存的,「應該也無法令數字回升」。1990年代,國家公園當局以射殺方式解決雪羊問題,但後來因遭到動物權益關注團體激烈反對而終止。

雪羊雖然不是瀕危物種,而且因為近年住進國家公園,令人覺得牠們多得有點煩,不過,動物學家指出,牠們的數量其實在走下坡,牽涉的原因很多,包括定期的森林護理工作、捕食者、雪崩、狩獵和全球氣候變化等。

1200px-Oreamnos_americanus_21073
沒有參加此次研究的華盛頓大學野生動物學助理教授Laura Prugh表示,研究正好反映在設計國家公園時,必須考慮到保育野生動物與為人類提供郊遊設施之間可能存在的矛盾。她指出,雪羊雖然是很好的拍攝對象,但最好都是遠觀,人應該同野生動物保持距離。Photo Credit: Walter Siegmund CC BY 2.5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動物』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