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的商人有很多種,不曉得大家崇拜哪一種?

有錢的商人有很多種,不曉得大家崇拜哪一種?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錢的商人有很多種,不曉得大家崇拜的是哪一種?愛德華・舒爾特絕對不會認同「市場就是我的祖國」。他是納粹軍隊大宗後勤支援物資的主要提供者,為什麼要冒著這樣的生命危險,當一個吹哨者?我想這就是核心價值的選擇吧。

前幾天我貼了在高速公路上,一個黃色跑車衝撞插隊上匝道的照片,「有錢人竟然是這樣」,這樣講其實不是非常公平。有錢人有很多種,有連勝文那種,有郭台銘那種,還有那種無名為台灣在幕後默默出力的有錢人。許多人看過鐵達尼號逃生成功的大副留下的文件,描述當災難發生的那一刻,很多超級有錢的富豪不爭先恐後,讓婦孺優先上了救生艇,有尊嚴有風度像紳士一般光榮的死去。

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同盟國在1942年接到第一份報告,這份報告的消息是來自德國的工業鉅子愛德華・舒爾特(Eduard Schulte),這個出生在杜塞多夫繼承Giesche Corp的有錢人所提供的消息。他是第一個向盟軍泄露德國有系統性屠殺猶太人的人,但是當時沒有人相信他所講的話,美國的外交部收到他的消息,認為他「想像力豐富」,直接把它存查歸檔。

海因里希.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在集中營親眼看著449個猶太人被毒氣毒死之後,這個納粹頭子拜訪舒爾特在現今位於波蘭的別墅,舒爾特感到十分懷疑為什麼希姆萊要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他去打獵時,在偶然的機會中,發現在12天前,第一輛載滿猶太人的火車已經進到奧辛維茲集中營,所有的猶太人已經在毒氣室被殺害,希姆萊就是來視察最後解決方案的執行情況。

愛德華・舒爾特知道這個消息之後,急著想要告訴外界,這個最後解決方案會殺死所有的猶太人。因為工作的關係,他要旅行監督觀看位於不同城市的公司和工廠,他常常往返瑞士蘇黎世和現位於波蘭弗次瓦夫。利用到蘇黎世的機會把這個有關最終解決方案的消息透漏給盟軍,盟軍也跟他接觸,可惜沒有幾個人相信他。

盟軍進行幾次的偵查,從來沒有發現過奧辛維茲集中營,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總統因為不相信這個消息,盟軍的飛機從來沒有轟炸通往奧辛維茲集中營的鐡路和設施。

舒爾特有一個好朋友因為反對納粹被處死,之後他就受到嚴密監視。這個試圖拯救幾百萬猶太人的工業鉅子風度翩翩,穿著西裝衣著合宜,家財萬貫;放棄自己無憂無慮的生活,為了猶太人出賣自己的祖國,親身涉險成為舉發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吹哨者。可惜事實太過驚悚,當時沒有人相信,他的報告被丟進了一堆檔案之中。

有錢的商人有很多種,不曉得大家崇拜的是哪一種?愛德華・舒爾特絕對不會認同「市場就是我的祖國」。他是納粹軍隊大宗後勤支援物資的主要提供者,為什麼要冒著這樣的生命危險,當一個吹哨者?我想這就是核心價值的選擇吧。

愛德華・舒爾特心中的「祖國」應該是現在許多紅頂商人最鄙視的價值「人權、自由、民主」,不是「第三帝國」,當然更不是「市場」。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