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團體如何幫助地中海人蛇集團發財?

慈善團體如何幫助地中海人蛇集團發財?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濟不振的義大利承受移民湧入的重擔,雖然慈善團體振振有詞地說他們救人第一,實際上卻是在幫助人蛇集團作生意。

文:Nicolas Ferrell|《旁觀者》雜誌
翻譯:觀念座標

歐盟跟土耳其達成移民協議後,移民淹死地中海的新聞大體上從英國媒體消失,讀者不再看到2015年8月三歲的艾倫・庫迪屍體沖上土耳其海灘的照片,當時他跟家人坐橡皮艇想前往希臘小島科斯(Kos),小艇卻不幸翻覆。

現在人蛇集團與移民都知道,取道土耳其前往希臘這條路不通了,因為他們就算到了希臘,最後只會被遣返,歐盟現在直接從土耳其的難民營裡營救敍利亞難民。歐土協定有效遏止了人蛇集團在地中海東部的活動:今年1月到6月,前往希臘的移民,跟一年前比起來,人數減少了93%。

然而問題並沒有解決,只是西移到意大利而已,而且愈演愈烈。去年從利比亞抵達意大利的移民有十八萬,今年此一數字只會增加不會減少:根據聯合國移民署的統計,今年從利比亞到西西里島的移民人數已經累積到九萬。聯合國移民署還指出,今年淹死在地中海的人數已高達2,359人,去年5,083人,前年則是2,777人。

從一開始就沒有妥善處理移民問題的歐盟,對於今夏人蛇集團密集運送移民的活動,完全不管,布魯塞爾也不理會意大利政府請求協助的呼聲。

意大利過去有紓解壓力的辦法,因為絕大多數移民只是利用意大利作跳板,他們真正的目的地是比較富裕的北邊國家。然而法國與奧地利現在不遵守申根協定,都在邊界設立檢查哨,移民無法北走,被困在經濟陷入維谷的意大利——意大利的失業率高達12%,經濟規模必須再過十年才會恢復2007年的水準。更慘的是,移民問題目前集中在南義,這裏也是經濟最脆弱、納稅人最少的地方。許多移民住在收容所,每人每年花掉意大利納稅人一萬三千歐元。許多移民融入意大利的地下經濟,住在街頭,或者跟其他人擠在非法租屋裡。

意大利人因為有法西斯主義的過去,所以不想被人視為種族歧視,但他們對於非法移民的入侵,以及2011年後歷任未經民主選出總理的放任態度,深感厭惡〔意大利最後一位民主選出的總理是貝魯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根據羅馬日報《信息報》( Il Messaggero)所做的民調,67%的意大利人認為:當局應該禁止救援船隻進入意大利的港口、遣返所有的移民,還有61%的人希望海軍封鎖利比亞海岸。

6月意大利的地方選舉,左派輸得很慘,因為選民對移民危機愈來愈憤怒。蘭佩杜薩島的市長嬌西・尼可利尼(Giusi Nicolini),曾經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和平奬,也曾受教宗讚美,這次在連任的選舉中一敗塗地,票數排名第三。她認為主因是地方政府取締違章建築,把更重要的移民上岸問題略而不提。

蘭佩杜薩島只有七英哩長、兩英哩寬,距離利比亞海岸只有一百八十英哩,是抵禦人蛇集團的最前線,但尼可利尼對非法移民太寬容。意大利人對移民的態度逐漸變得強硬,主要原因是:愈來愈多證據顯示,上岸的移民不能被稱之為難民——除非你把定義放寬,讓所有住在非洲的人都有資格被稱為難民,反正他們的生活水準、人權都遠不及西歐國家。

西歐對於移民問題的討論,往往局限在敍利亞、利比亞內戰的脈絡。然而根據歐盟統計局(Eurostat)的資料,今年1月到4月抵達意大利的46,995位移民,只有635人是敍利亞人,170人是利比亞人。相形之下,10,000人來自奈吉利亞,4,135人來自孟加拉,3,865人來自甘比亞,3,625人來自巴基斯坦,3,460人來自塞內加爾,這些國家都沒有內戰,即使某些人可能有資格申請難民庇護,依據國際法的規定,他們也必須在第一個抵達的「安全」國家申請庇護,絕對不是他們必須(先穿越其他國家後)還要渡海才能抵達的意大利。

Europe Migrants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讓意大利人愈亦憤懣的,是一些慈善組織與非政府組織(NGO)在渡海中扮演的角色。慈善組織喜歡說:移民都是逼不得已,在絕望中弄到任何可以入水的船隻就上路,寧可冒死也不願留在自己的故鄉。舉個例子,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在網站上寫了一篇賺人熱淚的散文:「兒童逃離槍林彈雨、貧窮無助、迫害壓迫、氣候變遷帶來的天災,卻不幸死在歐洲的海裡。」旁邊還有兒童包著薄毯的照片。

但真相遠非如此。絕大多數從利比亞出發的移民是年輕男子,他們每人必須付給人蛇一千歐元左右的款項,在有限的風險中,到歐洲尋求更好的生活。而人蛇集團的營業內容,並不包括把他們的客戶一路送到意大利,因為只要把他們帶到利比亞海域的十二海哩邊,就會有人會來救。人蛇集團對自己所做的事也毫不避諱:一家自稱在利比亞開業的移民旅行社,建立了一個臉書粉絲頁,提供「渡船票」給「乘客」,而且「團體訂票有折扣」,還公布電話號碼。根據其說法,旅程只花「三到四小時」,就會有NGO、意大利、或歐盟的船隻來營救,所以行程的後半。就是在大船上一路順風抵達意大利。

意大利海軍、海岸防衛隊曾在2013年10月到2014年10月之間提供渡船服務,稱之為「地中海任務」(Operation Mare Nostrum),救了十九萬浮沉於海中的船民。但義國海軍是在距利北亞海岸一百五十英哩的海域救人,也就是在蘭佩杜薩島附近,西西里島南方的一百七十英哩之處,這意謂著移民必須想辦法自行渡過大片海洋。「地中海任務」等於鼓勵移民冒更大的風險,死亡人數也往上跳。2014年,歐盟認為救援行動不應由意大利獨自承擔,於是糾集歐盟各國海軍協同進行崔萊頓任務(Operation Triton,崔萊頓是希臘神話的海之信使),救援範圍在利比亞以北一百二十英哩之處。

然而,所有慈善組織船隻(佔所有救援船的三分之一)卻是在利比亞近海進行救人任務,這些船隻包括救助兒童會的赫斯提亞號(Vos Hestia)——這是一艘五十九米的海上拖船——以及無國界醫生組織與地中海SOS(SOS Mediterranée)共有的水瓶號(MV Aquarius)。此外,還有美國生意人與他意大利妻子開設的慈善組織「移民離岸援助站」(Migrant Offshore Aid Station, MOAS),他們使用一艘四十米的鳳凰號。

這些慈善機構的船隻,在法律上有義務必須援救「遭難」的人——假如他們恰好就在附近的話。然而他們不被允許的,是在未授權的情況下,故意在(其他國家)領海中搜救船民,他們也不能以救援為藉口,把未「遭難」的人從船上救起來。還有,如果他們確實救起遭難的人,根據海洋法的規定,應該把人送到距離最近的安全海港,而不是意大利。

然而,這些慈善團體的船隻全都駛進利比亞的領海。我請中立的荷蘭研究所GEFIRA提供證據,GEFIRA利用衛星即時傳遞船隻方位的海洋交通網站作監督,發現十二艘NGO船隻進入利比亞的海域好幾次。舉例來說,赫斯提亞號在今年5月5、16、22、23日這麼做。水瓶號則在5月2、5、16、23日以及7月9日到利比亞近海救人。鳯凰號進入利比亞海域三次,最近一次在7月10日。

現在,西西里島的檢查官已開始調查這些NGO是否與人蛇集團互相連絡勾結。負責的檢查官朱卡洛(Carmelo Zuccaro)今年4月告訴杜林的報紙:「我們已經掌握了特定NGO與利比亞人蛇集團直接連絡的證據。」他說,有電話從利比亞打到特定的NGO,人蛇集團還用照明燈為他們的船隻引路,一些救援船甚至突然關掉他們的方位通報裝置。

當時,救助兒童會表示:「赫斯提亞號只在公海上、配合意大利海岸防衛隊救人,從未進入過利比亞領海。」但該組織稍後改變說法,其人道政策主任葛拉漢(George Graham)表示:「我們在公海救援,只有在意大利海岸防衛隊的指示下,才會到領海救人。只有在我們認為救人第一的極少數情況之下,才會配合意大利海岸防衛隊進入利比亞沿海。我們不是渡船公司,我們不會跟人蛇集團聯繫。」

意大利無國界醫生組織主任承認:「2016年只有三次,在極度危急的情況下,無國界醫生組織在利比亞與意大利當局明確授權下,到離岸11.5海哩之處救人。2017年我們有幾次進入利比亞領海,但每次都是遵循相關當局的指示。」MOAS的發言人則說,鳳凰號只有經總部在羅馬的海岸防衛隊授權,才會進入利比亞海域。雖然我打了好幾次電話、寄了數封電子郵件,請意大利海岸防衛隊解釋為什麼授權,但一直沒有下文。

這些在地中海的慈善組織船隻當然都說他們是在救人。然而他們真正在做的,是在幫助人蛇集團——不論他們是有意還是無意。如果慈善組織與 NGO 不再提供利比亞近海的接人服務,如果意大利開始把救起來的移民遣返回原國,不論是非洲還是亞洲,人蛇集團的小船就不會起航。

那些沉於地中海的移民,都是被歐洲充滿好意的人所害,將來有一天這一定會被記為歐洲重大的道德污點。

文章來源:Madness in the Med: how charity rescue boats exacerbate the refugee crisis(The Spectator)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