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國鄉村貧困現況:教育不只是脫貧,也讓孩子選擇想要的未來

寮國鄉村貧困現況:教育不只是脫貧,也讓孩子選擇想要的未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農業是寮國的根本,農忙時期學校的出席率總是特別低,許多孩子會隨著家人到田裡工作,有時幾天有時候又會到一個月

文:何思穎

走在永珍的街上,有種別於其他東南亞國家的寧靜,安靜地讓人難以想像這是一個國家的首都,可能受到中國的影響,使用老撾稱呼它比較容易被人知曉,或許因村上春樹「寮國到底有什麼」一書出版,最近有越來越多人知道這個國家,特別是對於佛教的托缽文化,也讓人開始想像這個寧靜且充滿文化的國家到底有什麼。

2017年初基金會派了我和夥伴凱莉到寮國設立海外分事務所,其實在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寮國到底在哪裡,透過Google我才開始描繪對這個國家的印象,除了地理位置與觀光勝地外,還知道許多我們不知道的沉重歷史,及多到我數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少數民族的文化。

畢竟來到這裡是要推展我們的服務,知道國家的歷史脈絡是很重要的過程,透過歷史我們才能知道國家現況是如何發展,所以實際到了寮國後,加上之前蒐集到的資料,因為貧窮延伸出許多層面的問題(如營養不良、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高、教育資源不足等),皆需要透過國際組織一起協助,而我們希望能從提升教育環境開始改變。

IMG_5512
首都永珍湄公河岸,對面就是泰國郎開
教育現況

教育不只是國家重要人才培育與發展,也是讓孩子有選擇的機會。而寮國的教育發展政策中(Education and Sports Sector Development Plan 2016-2020,ESDP),也期待透過教育達到意識覺醒、發展人力資源、降低貧窮及減少商業活動的行政阻礙。寮國目前的教育體制為小學五年(6-10歲),初中四年(11-14歲),中學三年(15-17歲),大學與技職教育又分為不同的專業有不同的訓練系統,因而有不同的體制規定。我們預計從小學階段開始為服務推展的初始對象,因此僅針對小學作為討論。

根據ESDP2016-2020的資料顯示,在2015年小學就學率已達98.5%,寮國設立目標在2020年前達到99%,雖然寮國積極推動小學教育,畢業率也較過去提成了7%,但是仍然僅有78.3%的學生能順利完成小學學業,這樣的結果與高輟學率、重複就學率及環境因素有很大的關係。

在寮國的這段時間,透過INGO夥伴的幫忙,讓我有機會到鄉村實際接觸教育現場,透過第一現場的接觸,窺得寮國目前經歷的困境。

IMG_5970
在竹編教室上課的孩子

教育資源不足

根據UNDAF Lao2015成長報告,目前境內約有將近9000所小學,但是有超過半數的學校無法獲得水、衛生及相關環境設施,學校之間的環境品質參差不齊,像是在教室建築部分,有些學校透過其他國家或是非政府組織的協助,因此學校的建築外觀上看起來是完整的,但是有部分資源較不足的學校,教室的建材仍然是竹編屋為主,學校老師還開玩笑說,若是遇上下雨,竹編屋內的學生可要撐著雨傘才能上課。

不過即使改建過的學校,上課環境不見得也獲得很大的改善,在教學硬體設備部分十分地匱乏,經常可看到見三個學生擠在一張桌子上課,教室裡的天花板漏水、黑板破洞,有更多的教室是沒有電力設施,若是天色稍微昏暗,那麼教室的光線便不足夠,只能摸黑上課,環境十分的惡劣。

除了硬體缺乏之外,也存在教師數量不足問題,為了讓孩子能夠順利就學,因此學校發展出兩種因應模式,第一種方式是double shift complete,操作方式為上午低年級上學,下午則為高年級上學,另一種方式則為multi-grade complete,將二至三個年級併成一個班級進行教學。

螢幕快照_2017-07-21_上午2_57_22
兩種不同的因應模式(來源:Historical Glossary of Education Development in Lao PDR)
人力資源建構

若是想要成為一名老師,在寮國完成高中學歷後,可以參加教師訓練的學程,不過不同教育階段的老師訓練時間也不一樣,幼兒園與小學老師學程為兩年或是四年,中學與高中老師學程則為四年,雖然看起來系統十分完整,不過實際上訓練缺乏操作,以及專業知識與生活常識不足,因此需要透過INGO幫忙舉辦教師訓練,提升教師的能力,直接影響到教育品質的提升。

在四月底時我們與合作夥伴到永珍省舉辦視力檢查,當時我們想法是透過這個活動,除了幫忙眼睛需要矯正的學生外,也是訓練老師們可透過簡單檢查,關心孩子的健康狀況,不過到了現場時,合作夥伴跟我們分享,這樣的檢查不只是對孩子來說是第一次,也是很多老師們的第一次,可能以前只在課本上看過,但是第一次看到「實體」的視力檢查表,也是第一次操作使用。不只是視力檢查表,之前也聽過老師也不會使用體溫計等狀況,這些不單只是訓練養成的問題,也表示了過去生活經驗的缺乏,導致教育者無法提供基本照顧與生活知識的傳遞。

目前寮國將英語課程納入小學三年級以上的課程裡,每週有兩小時的英文課,不過這對老師們來說是一個很大困境,許多老師其實並不會講英文,甚至不具備英文基礎,這對於教育現場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因此我十分好奇到底是怎麼進行教學,經過瞭解因老師們沒辦法再更進一步地教學,所以大部分的英語教學方式就是抄寫。

IMG_6979
教師訓練時,老師用寮語標注英語發音
生活與文化的影響

農業是寮國的根本,農忙時期學校的出席率總是特別低,許多孩子會隨著家人到田裡工作,有時幾天有時候又會到一個月,所以每次到學校拜訪時,總是可看到辦公室內的黑板,除了記錄學生成績之外,同時也的記錄著每個月學校的學生人數,合作夥伴跟我分享,對很多家長而言,生活比教育更重要,因此學生的出席狀況會隨著農事而影響。

因為農忙而中斷學業是常見的情況,但是合作夥伴告訴我他最印象深刻一個生活在南部省分的男孩,他18歲才開始念小學一年級,在班上顯得十分特殊,經過詢問後才知道,原來他是跟著弟弟妹妹們一起念書,因為他必須在家幫忙照顧弟弟妹妹,直到弟弟妹妹們都到了就學年齡了才一同上學。

寮國是個共產體制國家,在許多觀念與文化上和我們有很多不同,在來到這裡前便聽到許多服務推展上的困難,而雖然我們仍然走在立案的路上,但在許多人的協助下,我們已逐漸找到方向推展服務。除了瞭解寮國的教育困境外,永續發展的第四項指標中指出,確保有教無類、公平以及高品質的教育,及提倡終身學習,因此我們希望能夠走進學校裡,從教育開始改變孩子的未來,透過長期的認養模式推展服務,提升教育品質與穩定孩子受教育,並從教育環境中協助孩子能安全、健康發展。教育不只是脫貧的機會,我相信也是讓孩子有機會做選擇,選擇一個想要的未來,在這個理想下,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一起支持認養,創造新的關係,教育許孩子未來。

關於作者:靜宜大學青少年兒童福利學系畢業,2009年進入家扶基金會,因為習慣生活在充滿山海花草美景的地方,所以過去在台東與花蓮分事務所工作,因為服務區域和工作業務都在原鄉部落,因此很喜歡待在部落感受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喜歡與孩子一起工作,目前為寮國駐外專員,在海外的生活感受不同的文化,體驗生活的每件小事。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文化觀察』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