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傳心」的真假問題,不能以「動物保護」轉移視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撇除以量子力學包裝的問題,無論人們為何要找「傳心師」,「動物傳心」的真假仍然重要。

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講師陳嘉銘博士在《明報》撰寫〈踢爆動物傳心事件,向我們傳達什麼?〉一文,指《新聞刺針》踢爆所謂「動物傳心」會讓觀眾視之為迷信作假。陳嘉銘提到自己曾學「動物傳心術」兩星期,主要是為修行。後來他為朋友彌留的愛貓「傳心」,僅看照片後「腦裏出現一個像地球儀的東西,卻不明所以」,朋友記起那是貓在幼年時的玩具,取出來伴貓離世。

他認為「人類與動物傳心,甚至與自然聯繫,是遠古智慧」,現代化則「剝奪╱遺忘自然」。西方社會興起的「新紀元(New Age)運動」,提倡「東方哲學、另類治療、星相命理、動物傳心、靈性追尋、反戰和平」,核心就是「取諸遠古智慧」。

陳嘉銘質疑︰「為什麼凡言科學就可引人入信?除卻科學難道就沒有其他對大地物種的解讀嗎?而如果科學僅為服務經濟發展邏輯,它可被稱作客觀嗎?」,認為現代社會「以科學打壓靈性,犧牲自然」,反對以量子科學包裝動物傳心。

這是非常典型對科學的誤解。

我同意現代化帶來種種問題,包括生態災難、消費主義下人們心靈空虛等問題,以及科學成果可以為資本及政治霸權所利用操控。不過高舉這樣的「靈性」來質疑、或曰「反思」科學,未免太過可笑。質疑科技、質疑現代化當然可以,甚至有必要,不過我們不能脫離現實。

陳博士應該要了解一下,為何科學理論在過去數百年取代神話及宗教,成為人類對現實世界的最有力解釋?就僅僅是因為權力操縱?

科學在道德倫理問題的角色

古人在其環境限制下,嘗試以神話故事解釋世界運作,同時為「我在這世界有何位置?」、「我與自然有甚麼關係?」等問題提供解答。自科學革命以來,人類對於世界運作的理解突飛猛進(即使仍有極多未知),但對於如何安身立命等問題,科學無法直接解答。

不少人嘗試以此劃界,認為科學不能解決道德價值或形而上的問題,故這些問題應該屬於其他知識、學說、傳統或文化的領域,如哲學、宗教、靈性、「遠古智慧」等。我並不同意。科學縱使無法直接提供答案,這不代表我們在思考相關問題時可以排除科學,甚至相反,科學告訴我們的事情,就是思考這些問題的基礎。

舉個簡單例子︰演化論。時至今日基督教勢力依然龐大,在美國,不少人基於宗教理由不願接受演化論,認為人類是上帝所創造,並且在自然界中有獨特地位。這種想法顯然是忽略事實,而且可以非常有害——例如可能因此認為大自然一切都是為人類服務,忽略破壞環境造成的問題。

又例如,陳博士認為「動物傳心溝通,根本並非一個科學論證真偽議題,而是道德倫理命題,要人多加思考如何愛育蒼生」,但問題在於,你要「愛育蒼生」怎能不考慮真假?陳博士認為《新聞刺針》的調查/踢爆,從動物保護角度而言適得其反,但他提出「動物傳心不是科學真偽議題」亦然。

從動物保護角度而言,動物傳心的真假也非常重要︰假如動物傳心是真的,我們豈非有更好的方法了解動物、與動物相處?生物學家、生態學家肯定非常歡迎。而若果動物傳心只是騙術,誤信以為真的人可能會依賴動物傳心來了解動物狀態,甚至令患病的動物延誤獲得治療。(又或者,動物保護組織花錢接受動物傳心服務,會令資源不能用在更有意義的地方上。)

科學可以給我們甚麼?

要改變現實,首先要了解現實。在這個世界中,只要是可重覆發生的現象,就應該可以檢驗其真假。科學不是一部權威機器,讓你輸入「動物傳心」、「量子力學」、「另類治療」然後再吐出「真」、「假」兩個答案。科學是人類了解世界的眾多嘗試中,最為成功的一種,科學知識構成互相連結的網絡,個別節點、分支可以按實驗結果修正,甚至出現範式轉移把這個網絡大幅改變。動物傳心(以及不少新紀元「靈性」說法)跟主流的物理學、生物學有明顯衝突,一旦證實為真,我們須改寫科學教科書,但非凡宣稱需要非凡證據,在沒有合理證據下,我們不能輕易摒棄前人努力建立的科學理論。

科學也是一套方法,讓我們避免落入思考陷阱,或在犯錯後能夠自我修正。人類演化期間大腦發展出種種方便思考的「捷徑」,這些「捷徑」同時可以成令我們誤入歧途的認知偏差。在檢驗真假時,不能依賴個人經驗、敘事,因為心理學家告訴我們,記憶可以出錯、可以選擇性抽取合適內容來符合敘事。對照組、雙盲實驗等設定以至統計工具,乃科學家從經驗中發展出來,避免自己只是不斷確認原有想法、忽略相反證據的方法。

科學的思考模式甚至不限於研究客觀現實,可以幫助我們思考價值倫理等問題。重點在於要盡量按證據下判斷,對一切信念保持懷疑的同時,亦要知道如何判斷甚麼可信、甚麼不可知,了解在甚麼情況下可以修改信念。任何人都會傾向維持一些核心信念,故在面對相反證據時往往較難接受,要麼忽略,要麼嘗試找方法解釋。這本身沒有問題,然而我們必須記住這個事實,保留修改信念的可能,才可以減少自己因信念而漠視事實的機會。

正如人類所有體制,科學作為一套體制本身絕非完美,商業及政治的影響、學術界的出版壓力、科學家的偏見及固有信念、人類的惰性……凡此種種都令科學體制實行起來「不夠科學」。不少人亦用(偽)科學術語包裝來賺錢,特別是流行的健康食物、保健產品。但要對抗科學(體制)以至現代化帶來的問題,最好方法仍然是科學(作為一套方法),而非訴諸「遠古智慧」(陳博士提到的另類治療和星相命理,不是都成為產業及生財工具嗎?)。

要說「聯繫自然」,科學讓人類知道自己並非高高在上、宇宙中心,這不是令人謙卑的發現嗎?在氣候變化成為大眾關注的議題之前,環境科學家已經研究人類對氣候的影響,甚至達成共識。可惜的是數十年後,仍然有人基於自身意識形態,拒絕接受科學界的結論。正如相信動物傳心的人一樣,氣候變化否定論者不一定是愚蠢無知,而是他們有其他更重視的信念,或者因為政治經濟立場(例如抗拒政府規管)而下意識拒絕接受。

薩根的生死教育

最後容我以一個故事作結。物理學家及懷疑論者薩根(Carl Sagan)的女兒莎莎(Sasha Sagan),曾撰文講述她與父親相處的一段經歷。當她仍是很小的時候,她曾經問到父親的雙親——她認識外公和外婆,卻沒見過爺爺嫲嫲——希望知道為何沒見過他們。

薩根回答︰「因為他們死了。」莎莎問︰「你會再見到他們嗎?」薩根慎思後回答,跟世上所有事相比,他更希望能再一次見到父母,但他沒有任何理由、證據去支持「來生」這個想法,所以他不能接受這個誘惑。

莎莎再問︰「為甚麼?」薩根溫柔地回答,僅因為你希望一件事成真而相信,可以非常危險,如果不質疑自己及其他人——特別是位於權威的人——會容是被騙。他又說,任何真正真實的東西,都可以抵受檢驗。這是莎莎有記憶之中,首次了解死亡的永恆,而當她進入小型的存在危機(existential crisis)時,其雙親安慰她之餘未有偏離科學的世界觀。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動物』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