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恐怖攻擊從海上來,怎樣好?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加速海防,我們必須增加對海上、沿海地區和海港的監視和控制。這將需要海運公司、郵輪公司和政府之間更好的公私部門合作,每一塊都是個難題。

文:James Stavridis
翻譯:Wendy Chang

James Stavridis上將是北約的第16位歐洲盟軍最高司令,現為塔夫茨大學弗萊徹法律與外交學院院長,也是《Sea Power》 與《The Leader's Bookshelf》的作者。

眾所周知,911攻擊事件不是智力的失敗,而是想像力的失敗。我們根本無法想到,阿爾蓋達組織恐怖分子把商用客機改為一個複雜的空對地攻擊系統,造成數千人死亡,改變了世界歷史的過程。為了預測其他即將到來的災難,我們需要打開想像力港埠,而且很不幸地,我們必須把目光投向大海。

過去幾十年,恐怖主義者主要使用航空和地面攻擊,最常選擇用槍支和爆炸物進行行動。他們繼續著迷於使用商業客機的想法,自911事件以來已採取多次這樣的行動,其中包括在2015年秋天轟炸了一架從埃及飛回來的俄羅斯客機,上面載滿了觀光客。最近,諸如商用卡車這樣的車輛已被用來衝撞法國、瑞典和英國的人群。我們正在加強機場和大型人潮聚集空間的防禦,以應對這些挑戰。

但恐怖分子,包括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阿爾蓋達組織(al-Qaeda),東非的索馬利亞青年黨( al-Shabab)和奈及利亞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繼續尋求新的、不同的方式來攻擊我們。在海上,目標群是有利可圖的:佔全球國際貿易90%以上的五萬艘船隻。海上最多可能有300萬人,大量的郵輪,還有我們的港口裝滿了世界各地的貨物,和碼頭、航運節點和鐵路連起來構成複雜系統。

雖然恐怖份子在海上的行動仍未如預期嚴重,但仍有幾次恐怖的襲擊。巴勒斯坦解放陣線(Palestine Liberation Front)於1985年劫持郵輪Achille Lauro號,包括處決了一名猶太裔美國旅客,他在輪椅上被槍殺、扔出船外。15年後,科爾號驅逐艦(U.S.S. Cole)受到阿爾蓋達組織成員駕駛船隻的自殺式攻擊,造成17名海軍死亡,幾乎要弄沉了幾十億美元打造的船。

聯邦調查局(FBI)和美國海軍海豹突擊隊第六分隊(SEAL Team 6)的反恐部隊正在努力應對這種襲擊。但即使郵輪產業、全球商業航運公司和政府在過去十年中都加大了對海港的安全力度,我們的準備仍存在差距。

海上恐怖襲擊可能有兩種情景。第一個是對客船的攻擊,遊艇可說是大型的「海上城市」,可是往往被忽視,他們的航程表公開可見,往往承載著許多未武裝的無辜民眾。攻擊一艘遊艇可以只要靠攻擊科爾號驅逐艦的自殺船即可做到,但其實只要使用一個攻擊中東市場相似的炸彈就好。(大規模毀滅武器的真正黑暗威脅總是存在,也許是由像北韓這樣的流氓國家提供的)。第二種情況是對港口或海岸造成環境或經濟損害,單索馬利海盜就可在一年內造成全球經濟約180億美元的損失。

為了加速海防,我們必須增加對海上、沿海地區和海港的監視和控制。這將需要海運公司、郵輪公司和政府之間更好的公私部門合作,每一塊都是個難題。我們應該成立一個常設情報審查委員會,由重要的海事人員組成。這個小組應該與來自政府各機構間的與事者、我們的合作夥伴以及航海私營部門的代表,考慮可能發生的情況。

而且我們需要進行軍事演習以模擬相關的攻擊並制定常規反應。來自美國和我們合作夥伴的頂尖特種部隊都付出了許多,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們需要建立常規執法機構、美國海岸警衛隊,以及商船和郵輪的私人保全。而且,正如我們在空中和地面上一樣,我們需要訓練人們來回應。

最後,我們需要改進美國的海事和安全技術,以幫助國家可以跟踪和檢查容器內容物,提高所有港口的檢查率,追蹤易受攻擊的航運周圍,所行駛的小船,並解決所有在準備工作會出現的落差。畢竟,恐怖分子從空中和地面上的攻擊效率已經太高了。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