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孤立政策 美國人理應反對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我們父母或者祖父母的年代,勇敢的定義或許很容易掌握,像是諾曼地登陸、硫磺島英雄,這些英勇的作為能讓現在的我們得到許多讚揚。但要說服別人,削減美國國務院2017年的預算,可能會引發國際戰爭或者全球疫病大流行,這可是一項抽象又極具挑戰性的任務。

文:Ariana Berengaut、Edward Fishman
譯:黃獻寬

如果美國人開始厭倦他們在世界中的角色,這一點也不讓人意外。這個巨大國家正從伊拉克與阿富汗的長年戰爭和國際金融危機中慢慢復甦,快速的全球化以及日漸複雜的國際議題讓美國沒有絲毫喘息的空間。伊斯蘭國(ISIS)的恐怖攻擊漸趨激烈、俄羅斯侵犯鄰國並試圖顛覆美國民主,還有北韓的核武問題升高了亞洲發生戰爭的可能。這些(美國)海外發生的危機顯得更加真實,而轉機卻教人感到更加捉摸不定。

去年五月,一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證實了美國人對國際事務的倦怠,僅有略多於三分之一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政府應該幫助其他國家處理他們的問題。而從選舉中選出一位政策是削減32%外交及發展資金,標榜「美國第一」的美國總統,也證實了這一點。即使縮減的預算只是一部份的數字,仍會對美國在國際上的信譽及影響力造成傷害。

不過特朗普不該被當作美國人對國際事務憂心的「病根」,他或許更適合被視為這個現象所帶來的「症狀」。雖然美國人從干預國際事務中得到難以計量的優勢,但是在戰爭中失去的生命、受經濟衰退的影響,這些成本卻比從中獲得的利益更加明顯。這種衰退顯示了美國在國際上的強盛地位,不僅是反映自全球社會變遷,也是源自失敗的國際交流。

美國的政治人物,還有向他們建言的國際外交政策專家,一直以來都普遍同意,美國的兩個政黨承擔著全球的領導責任。我們(美國)幾乎只專注在相互交流,以求獲得一些與智囊團、外交協商相關的政策,卻未更進一步。如今,這個基本的任務目標卻開始消失。除非外交政策專家能為我們找到更好的方針,來處理國際事務,否則美國的閉鎖政策,將不會隨著特朗普的任期一同結束。

美國人民有權知道,它們投資在外交發展的每日收益回饋。相較於其所造成的影響,這項投資的成本非常微小,大約只佔了美國聯邦預算的1%,但每一美元的運用都需要合理而且具有說服力。僅僅在過去的三年間,美國的國際行動延緩了伊波拉(Ebola)病毒的大流行,並成功組織了超過65個盟友國,一同對抗ISIS,還與195個國家共襄盛舉,簽署了歷史性的氣候變遷協議,不過最近特朗普十分輕率地否決了這項拯救地球的政治行動。

我們必須做出改變。而且我們的行動必須能夠反映在我們的現實生活。在我們父母或者祖父母的年代,勇敢的定義或許很容易掌握,像是諾曼地登陸硫磺島英雄,這些英勇的作為能讓現在的我們得到許多讚揚。但要說服別人,削減美國國務院2017年的預算,可能會引發國際戰爭或者全球疫病大流行,這可是一項抽象又極具挑戰性的任務。

大型外交政策必須要與人們的日常生活相連結。國內對外交政策的擔憂不容輕忽。國際貿易開放政策要想成功,必須同時考量並解決國內的失業問題(如自動化與人員培訓不足的問題)。如果要對氣候變遷採取行動,也必須懂得與為此失去工作的煤礦工人溝通,並要考量他們在綠能經濟中的位置。若想收容難民,也不能過份忽視一些美國人對新移民的恐懼(即使這種恐懼擺錯了地方)。

對於這些外交政策,我們要懂得用「白話文」告訴群眾其中的意義。那些專業術語,像是「多邊接觸」(multilateral engagement)、「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和「以國際規範為原則的國際秩序」(rules-based international order),這些專業術語除了用在政策提案上頭,根本不具有修辭意義。如果我們要在演講中提到它們,就必須試著用別的方法說明。

而且這些政策都需要與美國人民好好溝通討論,尤其是那些對政治辯論及相關討論沒有進入狀況的人們。不論政黨之間的關係如何,我們把國際統合及貿易相關的議題訴諸討論,這將冒著把這些對美國人民至關重要的議題政治化的風險。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成員有保護彼此的重要義務,而這個特朗普在布魯塞爾(Brussels)拒絕重申的義務,不應該就這樣被當作政治籌碼。

可以肯定的是,我們必須要找到解決國內外政治交流問題的最佳方案,例如自動化帶來的經濟衰退,或者是極端暴力主義所帶來的恐懼。但是身為國際外交事務的專家,我們也會優先與那些可能影響我們提出的政策的人見面。這表示我們的國際航班之間,也需要增加洲際公路的旅程了。聆聽並學習平民大眾的想法,可以為我們帶來寶貴的經驗,幫助我們制訂新政策,以應對未來的新挑戰。

在這個全球局勢混亂的當下,我們(美國)的總統似乎對此不大感興趣,我們可以合理認為,美國曾經輝煌的外交政策,如今早已不適用了。但在諸多危機環伺的情況下,我們迫切地需要打擊孤立主義的浪潮。我們的強盛,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我們始終願意站在世界的風口浪尖,樂意成為危險與黑暗中的開路先鋒。雖然不完美,但這種領導風範,無疑帶來了一個更繁榮、更安全、更寬容,也更和平的世界。這些成功的痕跡就在我們周遭,不容抹滅。現在,我們需要更多的行動去證明這是對的。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