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如果傳心師跟一隻老鼠、蝙蝠、蟑螂「傳心」可以怎樣設想?

【圖說】如果傳心師跟一隻老鼠、蝙蝠、蟑螂「傳心」可以怎樣設想?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不宜遲,就讓我們先「假設」動物擁有傳心師所聲稱的「心靈」(暫且接納寬鬆的定義),多年來他們宣稱傳心的對象遠不止貓狗,連蟑螂肚痛也能以傳心「溝通」得知,意味他們傳心範圍已超越了一般哺乳類動物,觸及昆蟲世界。好了,又假設一位傳心師打算跟一隻老鼠、蝙蝠和蟑螂「溝通」,你心中第一時間會想像甚麼情境呢?

這兩張圖片加以對比,才較好認清傳心的實際想像

事不宜遲,就讓我們先「假設」動物擁有傳心師所聲稱的「心靈」(暫且接納寬鬆的定義),多年來他們宣稱傳心的對象遠不止貓狗,連蟑螂肚痛也能以傳心「溝通」得知,可見他們傳心範圍已超越了一般哺乳類動物,觸及昆蟲世界。

好了,又假設一位傳心師打算跟一隻老鼠、蝙蝠和蟑螂「溝通」,你心中第一時間會想像甚麼情境呢?是以下這樣嗎?

sendheart
作者提供

很遺憾,由於傳心師所聲稱的「心靈」,是根源於腦部神經結構而來,要「如實」設想運作模式,其實是以下這種「腦部<-->腦部」之間的傳心交流,因為不管你聲稱是透過「量子糾纏、專注冥想」,不管你說的是用任何途徑;最終,你還是要感知那動物對象的意識基礎,把訊息 /訊號傳送到你大腦。要真實地設想傳心的方式,應該是以下這個畫面。

sendheart2
Photo Credit: RearchGate:Adaptive mechanisms underlying the bat biosonar(bat)/ muffin-wangler: Animals Drawing behaviour(cockroach)/ RearchGate: Is It Really a Matter of Simple Dualism? Corticotropin-Releasing Factor Receptors in Body and Mental Health / University of Bristol Youtbue Image(human)

即使你向世人宣稱:那隻蟑螂告訴你牠「肚痛」要休息一下。你經已是假定牠有感知肚痛的神經反應,而且牠的腦部「有想法」,在傳心過程中轉譯成你(人類)能理解的訊息,你才可以知道將故事說出來。

假設你養的蝙蝠「離家出走」,傳心師要如何知道位置?

好了,我們再抽取蝙蝠作為事例。假如有人成功飼養了一隻蝙蝠,主人跟傳心師說打了牠幾下,估計牠太傷心離家出走,三日三夜無回家。正如《有線新聞》報導,如果一隻烏龜是有生命的,傳心師可以感知到牠周遭的環境,連牠「在大盆栽的花盤後面、較黑和潮濕的地方。」等也能感知到。

現在,傳心師的對象是一隻蝙蝠,那隻蝙蝠倚靠甚麼知道自己身處環境的一些資訊?例如是潮濕稍冷的山洞,抑或其他地方?牠身旁有沒有同類?發出甚麼氣味呢?嚴格來說,蝙蝠必須倚靠先天的「生物聲納」(Biosonar)進行回音定位,牠至少要知道自身環境是甚麼,才有可能告訴傳心師。

看來,傳心師如果能夠把蝙蝠大腦感知的聲納訊號,轉譯成人類也能知道牠身處怎樣的環境狀況,這簡直是比目前一切尖端衛星科技、未來人工智能(AI)更強的能力,像電影中魔法師的超能力或神秘力量。那些傳心之說,等於創作一種表面合符科學,實際天馬行空的玄說,讓人們聯想一些簡單形象化,甚或似卡通動漫的畫面,浮現在腦海,含糊地相信為真,在現實世界具體怎麼做到便不追問下去了。

F3_large
Photo Credit: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PNAS
究竟「量子糾纏」怎麼扯得上「動物傳心」?

而且,新聞報導中的傳心師表示「動物傳心是科學的」,更聲稱透過量子力學的「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d)現象,完成人類與動物之間的「心靈感應」(telepathy)。一旦他聲稱涉及量子物理亞原子粒子層面的世界,即謂如是接通「量子層面-->聯繫動物特定大腦神經-->傳送人腦」,試問怎麼可能做得到?

譬如,2015年荷蘭代爾夫特理工大學(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研究員做了項測試。有兩顆電子原本糾纏在一起,它們在非常接近的距離,然後,研究員透過兩顆鑽石鎖住電子,把兩顆各有一粒電子的鑽石,分別帶到相距頗遠距離做測試,發現當人觀測出這顆電子為「上旋」,遙遠的另一顆電子被測出「下旋」。情況意味這兩顆電子比光速傳訊還要快,做到瞬間聯繫。顯然,科學家目前認識這種「量子糾纏」,這種理論,根本無法套用人與動物的傳心之上,一來傳心師甚至只透過照片傳心,連近距離接觸也不用;更甚,即使用手碰動物,也不表示甚麼,因為人跟動物本來的粒子狀態,就從未糾纏在一起,試問所謂透過量子糾纏傳心,怎麼傳得了?

英國物理學家吉姆.艾爾(Jim Al-Khalili)就如此分析:

「(量子糾纏)從觀察中我們知道粒子的量子特性可以讓它們瞬間遠距聯繫。但是必須說,量子糾纏是沒有辦法用來解釋心靈感應的,如果你正有這種懷疑的話。」(“(quantum entangled) we now know empirically that quantum particles really can have instantaneous long-range links. But, just in case you are wondering, quantum entanglement can’t be invoked to validate telepathy.”)

傳送或接收世間資訊,一切是大腦運算的過程

其實,誠如美國神經科學家大衛.伊葛門(David Eagleman)所言,我們與世間萬事萬物接觸,就像是大腦運算「資訊流」的過程,而不同物種的大腦神經結構,決定了物種如何感知世界的資訊來源,像「光子、空氣壓縮波/聲納、分子濃度、壓力、絞理、溫度」等等:

「這些電化學訊號在密集的神經元網路中橫衝直撞。神經元就是腦中主要傳訊細胞,人腦中大約有一千億個神經元,在你的一生中,每個神經元每秒鐘會送出數十到數百個電脈衝給其他成千上萬個神經元。你感受到的一切,每一次看到的情景、聽到的聲音、聞到的氣味,並非直接的經驗,而是在腦中這座黑暗的戲院中,經過電化學詮釋之後呈現出來的表演。」

不過,最後必須強調,即使坊間任何聲稱以「量子糾纏」傳心的方式,未有充分的科學證據或理據支持,我們只是按理據加以批判,並非要否定探索其他溝通方式可能性。關鍵在於「如實表述」,猜測便說猜測,估計便說估計,假設便說假設,未知便說未知,目前有若干證據支持一種說法,便展示出來解釋說明。而不應純粹基於「猜測、估計、假設」便對外宣稱「有證據支持、這樣做會有xx效果」,這就是不實問題,與拒絕探索其他可能性無關,根本無人連任何可能性也希望否定。

正如筆者在分享《人類大命運》一書提及,一間名為「不再只是汪汪汪(No More Woof)」的公司,著力研發讀取狗狗大腦情緒反應的頭盔,它檢測狗狗腦波後,透過程式設定把情緒資訊轉化成人類語言表達(如英語)。例如當狗狗很生氣時,頭盔便會發出「我很生氣」這類說話。隨著各種技術問題解決,轉譯夠可靠的話, 這樣的頭盔推出市面絕非夢幻,或許,有一天我們能夠跟自己的愛犬甚至愛貓好好溝通。可是,這樣是靠科技促成,現行聲稱的傳心溝通就是另一回事了。

延伸閱讀:

  1. 〈看來可疑的「動物傳心」,為何仍有人願意一試?〉(Kayue)
  2. 〈用黃子華的幽默智慧閱讀《人類大命運》〉

參考資料:

  • 大衛.伊葛門(David Eagleman)著:《大腦解密手冊:誰在做決策、現實是什麼、為何沒有人是孤島、科技將如何改變大腦的未來》(The Brain: The Story of You),臺北市:遠見天下文化,2016年12月。
  • 吉姆.艾爾(Jim AI-Khalili)、約翰喬伊.麥克法登(Johnjoe Mcfadden)合著:《解開生命之謎:運用量子生物學,揭開生命起源與真相的前衛科學》(Life on the Edge: The Coming Age of Quantum Biology),台北市:三采文化,2016年3月。
  • 量子糾纏快過光速,瞬間傳輸成為可能(端傳媒)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動物』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