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足以左右俄羅斯未來,大家卻都忽略的國家

五個足以左右俄羅斯未來,大家卻都忽略的國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俄羅斯總統普京正在和美國和歐洲周旋,他還是與敘利亞和伊朗暗中結盟,且仍有其他幾個國家是會左右著俄羅斯的未來,我們也不能忽視的,以下是五個你應該繼續關注的國家。

文:Ian Bremmer
譯:Wendy Chang

這些日子,俄羅斯和西方國家有爭議的關係已經被著墨得太多,但這其實是有理由的。即使俄羅斯總統普京正在和美國和歐洲周旋,他還是與敘利亞和伊朗暗中結盟,且仍有其他幾個國家是會左右著俄羅斯的未來,我們也不能忽視的,以下是五個你應該繼續關注的國家:

一、中國

我們就從最明顯的例子開始吧,俄羅斯一直都希望往中國的東方樞紐,可以彌補2014年烏克蘭危機之後,失去的西方投資和貿易關係。光在第一年,美國/歐盟的制裁和俄羅斯的反制裁就已經造成俄羅斯GDP 1~1.5%的損失,而IMF更預測,從中期來看經濟損失可能更高達9%。雖然中國確實增加了在俄羅斯的投資,光在2016上半年就已經增長了172%,可是還不夠補足因西方制裁而在2016年下滑的經濟成長和投資損失。更糟糕的是,北京從來沒有如莫斯科所希望的一樣,贊成俄國併吞克里米亞。

但其實,即使中國會跟俄國簽訂更多交易條約,她也不需要跟俄國玩地緣政治遊戲。中國現在蠻樂意跟俄國多做生意,因為俄國的選擇少太多,也必須要給中國優惠條件和價格。全球的現狀對中國來說是好的,北京政府也希望繼續維持下去,儘管其中會有一些變動,可俄國則希望扭轉現狀。除此之外,中國也會繼續和俄國競爭影響力,特別是在中亞地區,不要指望中國很快就會成為俄國最好的朋友,或是永遠都是俄國的好朋友。

二、日本

日本多年以來一直是俄國向亞州外聯的一部分,部分原因是為了對抗中國,另一部分則是希望日本的投資可以讓俄國工業汲取更多日本工業技術、經驗和效率。雖然部分成真(特別是在能源和汽車產業),但是從來沒有達到俄國政府所希望的標準。

但在討論日俄未來的關係時,歷史和地緣政治就變的很重要。兩國政府一直都在爭論千島群島的歸屬,千島群島是一連串散落在太平洋的四座島嶼,目前為止,俄國和日本尚未簽訂正式終結二戰的和平條約,而日本也發現自己在亞洲地緣政治關係中面臨挑戰,中國不斷扯後腿,而北韓則是不停在玩骯髒手段。俄羅斯沒有辦法處理這些狀況,而雖然目前美國政治十分混亂,其軍事實力在日本地區仍有其影響力,光駐紮在日本的美國軍人就有5.4萬名,如果你是日本政府,美國還是你在該地區必備的盟友,這也是為什麼俄國想要更親近日本。

三、沙烏地阿拉伯

俄羅斯已經表明她已經準備好前進美國仍裹足不前的地方─敘利亞,這也讓俄國成為該地區的重要角色,超越她在經濟和軍事實力的顯現程度(俄國是世界第十二大經濟體,雖然其軍事支出在世界排名第三,卻只有第一名的美國的十分之一)。

雖然沙烏地阿拉伯和俄國在敘利亞戰爭站在對立面,他們還是想方設法一起努力阻止油價下降,以免對兩國經濟造成傷害。其實隱約可以看的出來——沙烏地公共投資基金和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建立了100億美元的合作夥伴關係,沙烏地阿拉伯副王儲(Deputy Crown Prince)兼國防部長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在其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和沙國的關係改善也有利於俄國繼續努力和泛波灣地區的國家打交道。雖然說沙國目前很樂意看到川普在白宮當家,但未來會怎麼樣很難說,由此可知,有選擇還是好的。

四、土耳其

俄國和土耳其都是世界上最多戲的強人領導,而且兩國都是敘利亞這齣劇的主要角色,2015年11月,土耳其擊落了一架在邊境的俄羅斯戰機,俄國隨即進行貿易制裁以示報復,但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總統對此表示歉意,並迅速和解。一年之後,安卡拉一名未值勤的警察槍殺俄羅斯大使。

如果在正常時期,這些事可能會挑起戰爭,雖然總統艾爾多安飽受來自西方國家的批評,俄國和土耳其政府還是頗有動機合作,現在各國都在推動土耳其流(Turkish Stream)天然氣管線,以運輸俄羅斯的天然氣到歐洲,雖然土耳其是北約在敘利亞阿斯塔納(Astana)和平會談的代理人,但其政府倒是樂意將西方國家對威權主義日益增長的批評放一邊,好好跟俄國維持友誼。

然而,艾爾多安和普京對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可以在敘國未來發揮的作用也不看好,而且敘利亞和庫德族的領圖之爭、對土耳其的厭惡,也是另一顆懷疑的種子。

五、委內瑞拉

這名單上的最後一個國家可能比較少得到關注,委內瑞拉內部騷動不斷,該國人民每天都上街遊行,抗議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還有基本食物和藥物的缺乏,有鑑於委內瑞拉的石油蘊藏量是世界第一,若這個國家倒下會是拉美曾經的強權垮台。

有趣的點是,委內瑞拉的國營石油公司PDVSA目前缺乏現金,卻擁有美國能源公司Citgo,去年12月,PDVSA收到俄國國有石油公司Rosneft的貸款要求,希望可以換取49.9%的Citgo股份做為抵押品。

如果PDVSA無法償還其債務(情勢要到2017年底才明朗),Rosneft就可以將它做為抵押品收取,如此以來就可以很容易達到控股目標,除了以廉價的方式累積優質的石油資產,以作為戰略之外,普京可能只是單純喜歡擁有美國最大的一間煉油廠,而且想要這個想法成真而已。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