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在夜晚的海邊》:外遇縱然不堪也是真愛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外遇縱然不堪也是真愛
Photo Credit:可樂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醜聞的電影,拍起來總是有些令人尷尬之處,更何況是現實上的導演和女主角正如戲中一樣地婚外戀了。

關於醜聞的電影,拍起來總是有些令人尷尬之處,更何況是現實上的導演和女主角正如戲中一樣地婚外戀了。這樣半自剖的作品,拍得好了,似乎是在為自己的外遇做美好的辯解;拍得差了,難免引來爭議,說是販賣自己的愛情又吃相難看。不管怎麼說,都不是好處理的題材。

目前大部分關於外遇的戲碼,不論主角們多麼真情實意、原來的婚姻關係多麼冷淡,多半還是不能擁有happy ending。或許這是一種影視作品對道德挑戰的底線,跨過了,可能挑起一些觀眾的傷痛,外遇是一種不能被完全合理化的議題;所以即便給主角塑造多麼不堪的婚姻,結局通常還是「教育」觀眾,回到原來的婚姻問題去解決。可以離婚,走向尋找自我的旅程;可以重來,解救危急的關係;但是跟小三幸福快樂地在一起,這是不能說破的嚮往。至少,不能是一離婚就馬上在一起,可能過個幾年,彼此都成長了,再在異地相遇。

英熙(金珉禧飾)是一個實力看好的女演員,就在愛上合作導演後,被媒體追逐曝光。為了遠離是非,她只好隻身出國避避風頭轉換心情。情人答應過會去找她,她也只能日復一日地等待。她有點寡言,看起來總不知道在想什麼,但在必須社交的場合也多半能好好地交際。她不是非常有個性的那種人,很多時候維持一貫親切有禮地應酬,所以跟她往來的人對她印象通常還不錯。

N04
Photo Credit:可樂電影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入選2017年柏林影展競賽,女主角金珉禧在片中真摯、精采的演繹,讓他奪下影后獎項,也是韓國在柏林影展史上第一座影后。

一段時間過去了,她不得不回國準備重啟事業。在那之前她先來到江陵海邊會會老同學、度個小假。導演洪尚秀的運鏡與片中呈現的生活步調一致,一切都是悶悶的、溫吞的,甚至有點卡,好像她的時間有一部分停止了。在老朋友面前,因為緋聞的關係,總瀰漫著些許尷尬。多半是人們問了一句,她才漫不經心地答上一句。用看似幽默的句子,真假穿插地應酬著。

在她一次次更換住處的過程中,英熙也曾試著擦拭乾淨自己的心(這在片中有場景隱喻),但揮之不去的思念和各種對戀情的質疑,卻怎麼也釐不清。她想著愛情,想著優雅地死去,想著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著生命的意義:

作為一名小三是什麼心情呢?
希望他跟我想他一樣想我。
希望他沒有我的日子並不好過。
希望他因為思念大病一場。
但是又希望我愛上的男人有能力振作,他是如此有才。
可真若如此,我又會為他可以一個人痊癒感到生氣。
希望他口中的我是美好的。
希望他跟我一樣反覆糾結於愛的正確性。
也希望我們能夠跟彼此確認沒有什麼好後悔的。

她獨自在海邊遊蕩、想像,夢著跟戀人久別重逢。在夢裡,她和以前一樣是交際場合裡最明亮的一位,是任誰認識了都會喜歡她的親切活潑,更是他心中最美的女人。

洪常秀並沒有在片中言明戀人是否真的出現了,他用一種曖昧的方式讓兩人相遇,看來像是巧遇,又好像只是沙灘上一場反映心中渴望的夢而已。諾言在這裡不是戀情的佐證。情人承諾她了,可是來或終究沒來,都無損於她心中真切的情意。

洪常秀很清楚,自己跟金珉禧的關係真的不能再用電影去辯解、挑動觀眾的道德價值,也不能給電影裡影射兩人的主角一段幸福結局(畢竟現實他們愛得如此高調)。但他又想說說愛情的純粹,於是在戲裡藉著受思念所苦的英熙之口,辯證「愛是否必須具備什麼資格」這個問題,而不是用兩人的濃情蜜意合理化外遇。他把內容純粹作為情感的真實紀錄,以單一角色為視點,迴避最敏感也容易引起抨擊的熱戀情節。看著英熙孤獨的苦悶,觀眾得以客觀一點、同理一點,而不是對小三投射厭惡(畢竟我們總不希望小三過得很好不是?)。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片裡沒有什麼煽情的橋段,也沒有兩人乾柴烈火的偷歡,只有最簡單的關於分離的思念。

如果觀眾期待這部片有什麼戲劇性的轉折,可能得失望了。它和我以前介紹過的《關不住的誘惑》不同,沒有那麼多的情非得已、那麼致命的吸引力,甚至它可能還有點庸俗,只是一個男人遇上美麗女人,深受吸引的故事。沒有逼人外遇的原配,也沒有原本寂寞的兩顆心,畢竟外遇不盡然都有這麼完美的藉口。

這樣的愛難道就不值得討論嗎?人類每天都在說著各式各樣的謊,牟取各種利益、互相攻訐,即使是這樣瑕疵的物種,依然能夠愛與被愛,那麼為何僅僅外遇是不被允許的?外遇的惡,真有超越其他人類製造的災難和混亂來得嚴重嗎?藉由英熙之口,導演要求觀眾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英熙確實沒有花太多心思去思考原配在這種關係裡的傷害,畢竟對她而言,導演的妻子僅是別人口中的一個名字。人還是必然活在自己的節奏裡,關注自己的欲望,被自己的情緒淹沒,無暇考慮陌生人的感受。聽起來很自私,人也確實多數時候是自私的(或者說只能顧得了自己的),這種自私其實很真實。但在電影裡,畢竟得為受外遇所苦的觀眾找到出口,因此英熙承受著思念的焦灼。

她的思念,一方面是她的罪,另一方面又是愛情確實存在的證據。你可以謾罵她的自私,但你也看到她付出代價,終究見不得光的關係無法在風暴中攜手同行。同時你也要承認,儘管再怎麼難堪,都不能否定她的「愛」與你我其實沒什麼不同。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珮姬』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