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著名製片人靠「閱讀、好奇心」走過憂鬱症 再說人類源始

英國著名製片人靠「閱讀、好奇心」走過憂鬱症 再說人類源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從一位著名英國製片人的故事出發,強調閱讀與好奇心對生命的重要,也分享相關的人類演化與求知點滴。

在事業谷底時患憂鬱症,問:「我是誰?」 閱讀激發好奇心,救了他的靈魂

有位著名英國節目製作人曾說這樣的話:

「如果人沒能餵養自己的好奇心,那麼他會從內在漸漸死去⋯⋯求生的欲望也會被切去四分之一。」(“If human curiosity isn’t fed, then you die inside. . . . A quarter of your desire to be alive is cut away.”)

這段說話一點也不輕鬆平常,因為說的人就是約翰.洛伊德(John Hardress Wilfred Lloyd),在90年代,他人生從事業的顛峰跌至谷底,被自己一手創立的廣告公司開除,荷里活電影商把他的劇本丟進泳池,不屑一顧,他亦終於患上了重鬱症。

如果那段時期你竟然能進屋找到他,他可能正躲在書桌下哭泣不止,之前,他卻是獨當一面的製片人,能夠製作出紅透英國的節目如《惡搞整九新聞》(Not the Nine O’Clock News)、《酷似的面容》(Spitting Image)及《黑爵士》(Blackadder),又捧紅過許多演藝明星,其中就有俗稱「戇豆先生」(Mr. Bean)的雲雅堅遜(Rowan Atkinson)、李察.寇蒂斯(Richard Curtis)等人。

在事業低潮期間,有一清晨,他在床上醒來後很嚴肅地問自己「我是誰?」,才驚覺自己一無所知,然後他反省在事業最高峰時,根本沒時間靜下來閱讀,所以他抵抗憂鬱症期間開始瘋狂閱讀,探索萬事萬物,並沒有找精神科醫生,也不輕言跟妻子離婚,亦沒有放任不當行為。

書堆中靈光一閃,說服BBC製作問答節目《QI》重上事業軌道

大約6年之後,他在書堆中靈光一閃,認為英國好應該有一個益智的問答節目,便重組團隊說服BBC製作《QI》(Quite Interesting)。他向BBC高層說,「自達爾文開始,我們逐漸接受了這個事實:人類與我們的靈長類表親一樣,都受三種基本驅力的影響:食物、性與庇護。但人類還有擁有一項不一樣的驅力:第四種驅力。『純粹的好奇心就是人類的獨特之處。動物在樹叢裡嗅嗅聞聞,都是為了尋找另外三種事物,但目前就我們所知,只有人類會抬頭望天,想著星星是什麼。』」

就是這樣,《QI》計畫落實,也是英國知名又長壽的電視節目,話題由物理學到歷史建築,應有盡有,受全球觀迎。《QI》系列也是洛伊德一生最感自豪的節目。

Screen_Shot_2017-06-13_at_4_46_01_PM
《QI》Youtube截圖

整理上述洛伊德心路歷程的人,也是一位充滿好奇心的通才作家伊恩.萊斯里(Ian Leslie),正在他的著作《重拾好奇心:讓你不會被機器取代的關鍵》(Curious: The Desire to Know and Why Your Future Depends On It)為我們探究好奇心對每個人都如此重要,在撰寫這本書期間,他第一位女兒誕生,望著她研究自己腳趾的時候,萊斯里永遠不希望她的好奇心有消褪的一日,這本書的誕生,其中也為了這位可愛的女兒。

6月2日《人與獸》講座,出席者的好奇心令人感動
18926170_10155534779896614_911076345_o
作者提供

說來慚愧,筆者遠遠低估了香港人的好奇心,這個金融經濟掛帥的城市,網絡「洗版」所見,極易碰上那些如何賺錢買樓、追捧火辣身材美女的資訊,文化價值看來愈走偏狹,偶爾有種令人精神窒息之感。實際上,香港依然有一定數量的人保持探索萬事萬物的好奇心,而且認真檢視內心的信仰,思想抗逆力叫人欣賞。

大約10天之前,那天悶熱又剛好是晚飯時段,在香港中文大學盧傑雄博士的邀請及安排下,筆者完成了一次講座分享,當中的話題理應讓人感到沉悶,內容不是談貧富懸殊、民主前路,也不是談香港罪案和自殺問題怎麼辦等激烈的話題,卻是談論科學與大歷史觀,分享人性、生命與道德思考(大主題:人與獸),怎料當晚依然有七、八成入座率, 抵住兩小時「肚餓」聽畢兼討論的人不少。

筆者誠心希望我們可以持續交流、互相勉勵,畢生捍衛與保持好奇心。

持續好奇:新證據指智人來自西非?直立行走是人科祖先突破關鍵?
AP_17158520770013
Photo Credit: / Nicolas Garriga / AP Photo

就在一星期前,科學期刊《自然》(Nature)刊登了名為"New fossils from Jebel Irhoud, Morocco and the pan-African origin of Homo sapiens"的論文,交代在西非摩洛哥西南方「杰貝衣羅」(Jebel Irhoud)考古遺址的化石出土,認為屬至今所知最早的智人化石。此前,學界按所得證據普遍認為較早期智人,一貫起源在20萬年前的東非,就是眾多原始人科動物發跡的重要地帶,是故,論文暫時打破了昔日判斷,相信無論在智人起源位置或演化過程,也會引起更廣泛的討論。這篇論文,由11位充滿好奇心的研究員聯名發表,其中主持考古計畫的,是來自德國馬克思普朗克演化人類學機構(Max-Planck-Institut für evolutionäre Anthropologie)主任赫勃林(Jean-Jacques Hublin),他認為這項發現看來意味我們這樣的智人物種,早在30萬年前可能已遍布非洲,如果以前說東非是伊甸園的話(人種演化的重大發源地),看來這個發源地有整個洲那麼大。

其實,在這項重大發現之前,《自然》在去年發表論文交代在肯亞發現最早的石器,這些距今330萬年前的石器名為「拉米關」(Lomekwian),比之前260萬年前的奧都萬(Oldowan)石器,足早了70萬年左右。那些石器雖然看似跟一般石頭無異,但分別在於刻意的敲打之後,有取用碎片作工具使用的痕跡;這有別於黑猩猩純粹使用石頭打碎東西,或捲尾猴偶爾有打石的動作,卻欠缺刻意由「打石」到「取用」的聯繫過程。

而更重要的是,如果石器大約在260萬年前才出現,我們還可以猜想是「巧人」(Homo habilis)所造,他們已遠離南猿祖先列入人屬物種。可是,石器若在330萬年前出現的話,震撼的程度會更大,因為那段時期,存活的是目前人屬動物與其他南猿的共祖「阿法南猿」(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或其他近似的南猿物種。一直以來,阿法南猿重要的出土化石便有著名的露西(Lucy)和賽蓮(Selam),她們被用作深入研究:人科動物雙足何以放棄在樹上攀爬的結構,漸漸演化便利直立行走的關鍵。

而雙足一旦愈來愈便利直立行走,便隨之趨向解放雙手及肺部,也帶來了各種演化優點,也成為後來演化出人屬動物,改變飲食習慣與影響智能的要點。若最早石器出現在這麼早的時期,更加印證了便利直立行走腳部結構誕生後,在十分接近的時期,已擁有助觸發製造工具智能的基礎,未至於演化後期的人屬分支才能擁有。

不過,即使現在我們對生命起源、智人發跡、最早石器、尼安德塔人滅絕、火種與符號記錄、飲食習慣等發現,所知愈來愈多,只算更好地補助我們對遠古人科動物演化的連串痕跡,也有助印證不同理據的強弱程度,亦千萬不能滿足,常存探索的好奇心。如果我們從不取信《聖經》斷言宇宙萬物一切起源於上帝創造,更要對生命與人類的源頭持續探索下去。上述提及的一些演化細節,篇幅所限暫時無法一一述及,或許先保留一些空間,在適合的時候再一次把熱情擴展,細說科學發現與思想價值的重要關聯,這也是大歷史觀的重要啟示。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