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獵人的辛香探險:別指望基因工程能解決氣候變遷的糧食生產問題

辣椒獵人的辛香探險:別指望基因工程能解決氣候變遷的糧食生產問題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場辛香探險的旅程中,我們一再發現農民們已開始適應氣候變遷,他們獨到的眼光總令我們讚嘆不已,並感到心有戚戚。他們從不否認氣候變遷的事實──不像美國農業事務聯合會的駝鳥心態──卻也不認為這是場註定失敗的遊戲;他們絕不會坐以待斃。

文:寇特.麥可.弗萊瑟、克雷格.卡夫特、蓋瑞.保羅.納卜漢

二○一○年二月十二日出版的《科學》期刊中,某食品工業科學家的專題小組撰文提出「面對氣候變遷,糧食生產技術需有重大創新」,其中包括對糧食作物進行基因改造。這個由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科技顧問尼娜.費德羅夫(Nina Fedoroff)召集的小組,力促各國領袖「跳脫社會大眾對農業生技的世俗成見」,並宣稱即使在乾旱、炎夏及含鹽土壤等嚴苛生長環境中,移轉基因作物都能有效提高產量。

然而,這項主張並非重大創新。過去多年中,全球最大的幾個企業集團一直致力於搜括各種所謂「抗氣候變化」(climate-ready)作物的技術專利。僅僅三家跨國集團──杜邦、巴斯夫,和孟山都──手上就持有全世界三分之二已發布或提案中的「抗氣候變化」基因改造作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技術。在本文完稿階段,全球百分之七十七的抗氣候變化作物專利,看來都已掌握在六家大型企業及其兩家協力生技公司手中。部分依這些專利進行的工作已持續超過十個年頭,然而企業集團的主張是否真能達成呢?讓我們看看一些最受世人景仰的農作培育者及農產品生物學家怎麼說。

北美環境合作委員會(Commission for Environmental Cooperation of North America)在二○○四年曾央請世上最受尊敬的幾位科學家──包括玉蜀黍培育者梅爵.古德曼(Major Goodman)、植物保育學家彼德.雷文(Peter Raven)、永續農業專家大衛.安道(David Andow),和基因資源專家蓋瑞森.韋克斯(Garrison Wilkes)──對企業集團的種種主張,特別是基因改造玉米,進行評估。對於使用移轉基因生技可在漸趨乾燥、暖化的世界種出抗旱玉米乃最佳選項這種說法,他們的回應如下:

單一基因(適合移轉到不同作物的基因)可能對植物的抗旱力頗具影響,但是這種空泛的單一基因論點確實尚未經過公開驗證。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仙人掌與玉蜀黍間相異的基因眾多,而這些基因當中大概沒有任何一種(換言之,無論轉移任何一種差異基因到玉蜀黍)有助於玉蜀黍在撒哈拉沙漠或阿塔卡馬沙漠大量繁衍……(簡言之),無論現在基因體學如何進步,基因工程仍然無法從根本改變作物培育。我們可在今日的育種標的中加入新的基因特性,但大多數的基因特性可能都得歷經好幾十年的研發。

使用生物技術來研發一種作物的亞種,所需經費可能比傳統植物育種方式貴上十到十五倍,而相較於針對現有多樣的糧食作物進行仔細評估,並立即揀選出足以適應乾旱及其他嚴苛條件作物的作法,更是貴上千倍。雖然目前至少已有一種透過移轉基因培育的辣椒在研究計畫中做過測試,但尚未普及於商業用途。農民們是否會樂於採用這種新品種,而一旦播植在氣候多變地區,比起當地農民早可輕易取得的其他辣椒亞種,是否能凸顯出任何具體優勢,這一切目前均混沌不明。

不過,我們可以確信,就經濟角度而言,這項由希拉里的科技顧問及其企業夥伴共同提出的二次「綠色革命」,應該將會是人類史上最昂貴的植物育種行動──另外,或許還得計入生態上需要付出的代價。而結果是否真能如其誇下海口般增加作物產量,還有待觀察。當我們審慎看待此事,會發現許許多多更符合成本效益的農業策略均可長遠維持辣椒產量,遠比業界提出的這顆仰賴生物技術的「萬靈丹」來得便宜划算。

眼看,三人搭著探險號翻山越嶺也將近一年,途中的每個辣點都有不少人詢問我們的想法,面對氣候變遷,大家究竟應該如何自處。對糧食生產者及食用者而言,我們基於自己所觀察到的變化之急速及不確定程度所做的回答,乍看之下似乎太過簡單而無法立即派上用場:「我們應把地球資源有限這件事當成警惕,在吃喝及耕作時有所節制,這是我們始終都應秉持的態度。無論何時能夠實現任何一種氣候變遷解決方案,我們都須減少製造碳足跡,並盡可能透過維持土地物產之多樣、可口及復原力,因應未來變局。」

13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新鮮採摘的哈瓦納辣椒,地點在墨西哥猶加敦。(克雷格.卡夫特)

基本上,我們呼籲,良好的農業運作──含括辣椒及所有作物──不論是對生態或經濟都有莫大好處,就算氣候變遷不會發生,仍是牢不可破的鐵律。再者,這些將在未來引導我們走出氣候危機的道德及生態原則,也將能夠讓我們生命中每天仰賴的糧食系統變得更加敏銳、牢靠、均衡、美味。若是僅利用人們對氣候變遷的恐懼做為推動改變飲食習慣、糧食系統,及地球資源使用方式的唯一手段,恐怕很難說動大多數人。如果我們在為順應氣候變遷採取行動的同時,能避免造成人們生活貧困,並帶來更多幸事,例如更健康的身心與餐桌上的驚喜,想必可說服更多人參與。當然,以上想法只適用於我們當中喜歡美食的人。

現在,我們要提出幾條你我或許都能從中獲益的行事通則。如果我們能說,這都是些深刻的體認,那麼便是過去幾年來,我們三人間多次溝通後的細膩反饋,更是與數十位農民、採集者、廚師及科學家交談後沉澱出的發現。

通則一:此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緊迫,我們須建立起農田及果園糧食作物的多樣性,方能因應變局,維繫健全、靈活、美味的糧食系統。讓我們探索、讚頌並盡情享用多樣化的在地糧作。

我們選擇原生種辣椒做為研究對象,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想重新找回辣椒與食物、文化及身分認同間的緊密聯繫;但另一方面,除了重拾過往記憶,更希望有助於展望未來。幾年前,椒農不只會在田裡種植辣椒,也會種上一些豆類、玉蜀黍、果樹、番茄、甜椒和其他蔬菜。保持田地裡作物的多樣性,是我們抵抗氣候無常及不確定性的最佳避險策略:沒有任何單一的基改種子或育種,足以讓農民在下個世紀遇上變異氣候、蟲害與疾病時,能及時適應與生存。在田裡同時栽植某種作物的許多亞種,以及其他多種作物,我們便建立了一套多樣化組合;面對未來不確定的天候狀況,或許當下無從知曉哪種作物會帶來豐厚收益,但我們分散「投資」的效應能夠避開只種植一、兩種作物的風險。將種子儲存於基因銀行的備援計畫有其必要,但並不足夠:農人必須隨著自己農業生態棲地的變化不斷主動出擊,評估作物、試驗調整,並加以改良。

在一塊田地裡發展多種多樣的作物種群,混種同一作物的不同亞種,可降低外來蟲害與疾病的衝擊。從許多方面來看,此般多樣性還可確保我們糧食系統的復原能力。實行糧作多樣化的結果,不但有助維持農地肥沃度,也能讓我們永保健康。美國各個地區都擁有當地傳統的特色食物──從蘋果汁、海鮮到綠葉蔬菜──而且對你及你的鄰居而言,要比多數「進口」食物更加滋養。現在就出門採購吧。就像我們的友人帕碧.托克(Poppy Tooker)所說:「只有愛吃它,才能拯救它!」

通則二:農民的智慧及解決問題的能力,是我們對抗並適應氣候變遷的主要資產,卻尚未受到科學界的尊重、了解,及運用。

在這場辛香探險的旅程中,我們一再發現農民們已開始適應氣候變遷,他們獨到的眼光總令我們讚嘆不已,並感到心有戚戚。他們從不否認氣候變遷的事實──不像美國農業事務聯合會的駝鳥心態──卻也不認為這是場註定失敗的遊戲;他們絕不會坐以待斃。相反的,我們見到的許多農民,他們靠著個人聰明才智、集體文化智慧,以及精湛的技術,從善如流地掌管自身資源,已能適應變動中的生態與市場。現在,他們需要消費者支持來繼續這場生存競賽,他們舉一反三的巧智應該獲得獎勵,而非受到政府阻撓。

通則三:饕客們──不論你是廚師或消費者──要用叉子與錢包來支持一個更為多樣、地方上自給自足的糧食系統,並盡一切努力減少碳足跡。此外,在政治上也必須把票投給對氣候較為友善的農作政策。

過去二十年間,社會上對於農作物在地化的推廣已出現巨大動能,其中所展現的,是當廚師及消費者選擇對農田生態衝擊最小、運送里程最短的作物時,的確可以產生正面效應。

01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地點為墨西哥索諾拉州,小販們在馬格達萊納-德基諾附近的公路旁兜售辣椒串、奇特品醃漬辣椒和和其他當地土產。(寇特.弗萊瑟)

老百姓的購買力畢竟有限,我們絕對需要政府在政策上支持友善氣候的農業作法,而非工業化的農作方式。然而,我們仍須面對一個醜陋真相:農業商品集團繼續漠視氣候變遷的事實,他們的說客團繼續為目前的糧食及農業法案辯護,而且人數遠比支持糧食系統創新與多樣的人多出許多。從事農業及享用食品的全體人民都須睜大眼睛,敦促政府做出變革,招攬更多有能力、勇於嘗試新的應變作法,且樂於和鄰人交流田地實務的農民,並提供更多留才誘因與獎勵機制。如果大家不希望有朝一日發現自己做的太少又太晚,那就非得在餐桌上及選票箱投出正確的一票。

通則四:不要單獨處理氣候變遷對環境的影響。將其視作破壞農業、生態及人體健康的諸多因素之一,才是最佳解決之道。

在路易斯安那州墨西哥灣沿岸,我們發現當地絕大農地流失情況並非洪水、颶風或海平面上升所致,而是興建管線、堤壩及濫用路權促發地層下陷、海水侵蝕的結果。當我們完成這本書時,那裡發生了《怒火地平線》電影中的漏油事件,這恰恰反映出人類對碳基燃油貪得無厭,已嚴重威脅到海岸溼地上僅存植被的生存,而仰賴這些溼地植被抵擋風暴與洪水的紐奧良及墨西哥灣沿岸地區便跟著受害。以單打獨鬥方式處理海平面上升、地層下陷、管線遷移等問題,其後果絕不是我們所能承擔的;我們需要的,是民間團體及公務員組成專責小組,共同擬定一致的策略,執行保護及復甦墨西哥灣沿岸的任務。倘若我們不採取全面性對策,致力恢復此一脆弱地區的自然及文化群體之命脈,日後墨西哥灣沿岸將再也見不到農民──塔巴斯科辣椒和卡晏辣椒種植戶同樣難逃此劫。

此外,眼下正有強大遊說勢力主張停止資助氣候變遷的研究、補救及調整方案。不過,很少有人敢對恢復墨西哥灣沿岸開放水域、溼地與農田的周詳計畫有反對意見。

通則五:我們要讓在地食品的共生群體──使農民、採集者、漁民及畜牧者得以連結到廚師、消費者及教育者──成為對全球氣候變異提出在地解決方案的「共同設計者」,並將他們的解決方法巧妙地推廣到其他地方,供當地群體採用、改善、提出建議,或加以調整。

嘗試對全球氣候變遷採取對策必會遭遇一個困難,那就是這個問題的龐大與複雜度容易削弱民眾信心,並使得部分計畫的集體行動難以執行。當我們缺乏信心,就會覺得個人之力簡直杯水車薪、無濟於事,集體力量也隨之快速流失。這便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鼓勵每一位農民與消費者,運用自己的創意巧思協助重新設計我們的糧食系統。我們造訪過的許多社群都已開始克服這種暫時性的無力感,並能對一直以來不斷製造碳排放、乃至成為全球暖化禍首的糧食系統,展開一些確實能夠加以改善的計畫。想解決這個問題,並沒有直截了當或一體適用的辦法。還有,拜託,絕對沒有特效藥!氣候變遷攸關我們的身家性命與後世子孫福祉,因此不能任由政府或科學祭司們任意操弄。我們或且需要十億名實事求是的創新者,還需要能在大街小巷宣揚理念的一百萬名志士,鼓舞人們振作精神,積極投入行動。最重要的,我們需要年輕人挺身而出,聯手為減少溫室排放及食物碳足跡打造自發性的解決方法。

人類的創意既無窮竭之時,又具爆發性,就讓我們開始發揮吧!

我們在此就留下這幾條通則做為討論時引用的「事例」,但歡迎你加上自己的想法。畢竟我們三饕客並非無所不知。我們能為你做的,只是提供幾個故事,向你證明農夫、園栽者、廚師及食客們都有能力──運用創意、巧思與智慧──處理氣候變遷這件事,而解決方法就在你心中。

書籍介紹

《辣椒獵人的辛香探險:前進中、北美洲辣點,直擊多元的辣椒社會史與變動中的糧食體系》,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寇特.麥可.弗萊瑟、克雷格.卡夫特、蓋瑞.保羅.納卜漢
譯者:丁超

數千年來,身為香料與蔬菜的辣椒擄獲了人們的味蕾與想像。原生於中美洲與新世界的辣椒,在一五○○年代藉由哥倫布引進歐洲後,現已在世界各大洲落地生根。2009年,《經濟學人》更指出「富足世界的飲食逐漸變辣」,歐洲及北美地區開始流行在飲食中加入辣椒,並追尋更辣的辣椒品種,市場上也充斥著辣椒巧克力或泡有辣椒的橄欖油等商品。

在本書中,美國知名主廚寇特‧麥可‧弗萊瑟、農業生態學家克雷格.卡夫特,以及永續農業提倡者蓋瑞‧保羅‧納卜漢,這三個原不熟識卻因為嗜辣而聚在一起的人,憑著對辣椒、對食物未來的熱血,踏上了為期一年的「辣椒朝聖之旅」,邀請讀者一同遊歷中、北美洲,發掘當地最受鍾愛也備受威脅的辣椒起源,體驗地方特色菜餚與異色多元的文化傳統。

未命名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