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世界良心還是遮羞布?從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看世界人權演進

是世界良心還是遮羞布?從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看世界人權演進
Photo Credit: UN NewsCent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組完整的條約得以進一步實踐人權宣言。不是每個國家都會簽署每份條約,但是只要簽署了一份公約,就表示同意接受其他簽署國的約束,而且必須在聯合國陳述與回答於何時以及為何違反人權宣言。

文: 克莉絲汀.舒茲—萊斯(Christine Schulz-Reiss)

聯合國是世界的良心,還是一塊遮羞布?

一名國家領導人在其他代表發言時,用鞋敲桌並砲轟對方愚蠢。一位政治家遞出象徵和平的橄欖枝,也帶了一把手槍。

在聯合國並不總是上演這種戲碼。但是當193個會員國的代表為和平與人權議題爭吵時,總是火花四射。那位用鞋敲桌的人是時任蘇聯最高領導人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 1894-1971),帶著手槍的是前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 1929-2004)(編註:阿拉法特於1974年聯合國大會演講上說:「我帶著橄欖枝和自由戰士的槍來到這裡,請不要讓橄欖枝從我手中滑落。」),兩起事件已過去數十年,就發生世界上最重要的和平論壇——聯合國大會上。

這些事件顯示,就像兒童一樣,國家統治者也必須學會在爭吵中不忘尊重對方。但是最壞的言語,也好過立即揮拳,這也是聯合國成立的原因。即使經常發生火爆狀況,世界各國的重要代表仍然每年一度齊聚聯合國紐約總部參與大會。

聯合國是「世界的良心」,這一點也體現在人權問題上。戰爭販子和酷刑者必須考慮到,在大會中會招致其他國家公開的譴責,甚至被釘上恥辱柱。然而,聯合國卻無法如此簡單地藉此遏止罪行。因為儘管加入聯合國,會員國仍保有國家主權,而聯合國也禁止直接介入各國國內事務。因此批評者指責聯合國只是一些不義之國為遮掩其劣行的遮羞布。不過自1948年人權公約公布後,這塊遮羞布至少撕開了一個洞。

聯合國的政策是跨出去的一小步

駑馬十駕,儘管走得慢還是有所得。聯合國的人權條款是一種企圖宣言,不具一致性,不過其中某些部分也形成了條約和協定。誰簽署了這些,就必須受到他國的批評和檢視。聯合國無法強迫任何國家做什麼,然而數十年來,也累積許多策略和方法來對犯罪國施加壓力。他們最強的工具是迫使違反人權者透過鏡子照見自己的嘴臉,最重要的武器是語言,基本章程是外交手段。當然還不只這些,聯合國安理會另有制裁手段,例如祭出貿易抵制或派出維和部隊。為了監督人權狀況,還另設有人權事務高級專員。

Depositphotos_5593629_original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文件需要耐性:條約和公約帶來什麼?

高舉人權的旗幟很棒,但是我們該如何實踐它?每個人做他能做的,我們互相幫助。這是公約的意義。誰簽署了它,就有義務做得比所表現出來的正面意願要更多一些。

一組完整的條約得以進一步實踐人權宣言。不是每個國家都會簽署每份條約,但是只要簽署了一份公約,就表示同意接受其他簽署國的約束,而且必須在聯合國陳述與回答於何時以及為何違反人權宣言。1966年,145個簽署名單擦亮了一份關於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的國際條約,也就是所謂的社會條約。

同年,148個國家也同意簽署另一份關於公民和政治權利的國際公約,這份公約不僅允許投訴其他國家,同時也為個別公民爭取到申訴的權利,也就是可以個人身分於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指控國家違反人權。為了減低濫用與疏失,每個國家可以按自己的期限推行各項公約,要一舉達成並不容易。每個國家可以有自己的施行計畫,以及願意在何時實踐到何種程度。如果做不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會針對個別國家提出建議。除了上述兩公約外,還有其他像是反對種族歧視、禁止酷刑、消除婦女歧視,以及保護兒童權利等各種公約。

從座艙引退:誰在何時向人權理事會申訴?

當國家剝奪個人的人權時,每個人都可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從一些案例可以看出,申訴不僅只是針對身體與生命的威脅而已。

澳洲的飛機駕駛員向人權理事會控告自己國家的航空公司,因為公司打算強制他們60歲退休。18位人權理事會的專家判決,單就年齡因素不構成退休要件。在澳洲,這批機師的提告遭到駁回,他們因年齡而遭致歧視。一名俄裔拉脫維亞女教師因為未能獲准成為首都里加議會的候選人而提出告訴。根據她的說法,理由是她的拉脫維亞語太糟;對此,她提出一份入校服務語言測驗的合格成績單。

她認為因她的族裔背景而受到國家、社會的歧視。一名菲律賓市民未經正當審判遭到9年的不當羈押,該國因而被申斥。一名荷蘭母親為她孩子的半孤兒撫恤金爭取聯合國的幫助;孩子的父親在他出生前不幸離世,而這對父母並未正式結婚,社會保險局因此拒絕給付撫卹金。然而,不論是婚生子還是非婚生子都應享有同樣的待遇。祕魯再次受到外交孤立的處罰,該國政府拒絕一名17歲少女墮胎,而胎兒因先天重度殘疾,出生後不久即夭折。這名年輕的母親因不堪嬰兒過世,過度悲傷而身染重病。

當一位公民的國家參與簽署了聯合國各項民權條約卻又剝奪他的權利時,便可以得到人權理事會的幫助。

人權理事會是人形看板,還是權力機構?

沒有國家喜歡經常被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投訴。人權理事會專門揪出世界的痛處與邪惡,彰顯出聯合國艱難地在棘手問題上尋求各方平衡的嘗試。人權理事會的運作正好反映出聯合國的兩難。他們有機會將國家逼上檯桌,限制他們的權力。幾乎世界上所有國家在聯合國裡都有席位和投票權,甚至是那些將人權踩在腳下、剝奪人性尊嚴、嚴刑拷打或殺害自己公民的國家。通常這些犯罪國會試圖在年會上影響其他會員國如何回應其不正義的作為,以致人權理事會的任務異常艱鉅。

人權理事會有47個席位,每三年在聯合國大會上推選出新的成員。這47位成員聽取簡報,嘗試透過協商和建議來處理聯合國針對各個國家維護人權的相關事務。推選前,聯合國會檢核候選者及其國家是如何處理人權的問題,同時也可以拔除任何不符資格會員國的職務。人權理事會的席位依照地域大小分配,非洲和亞洲各佔13 席,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國家佔8席,東歐6席,西歐和其他地區國家共佔7席。因美軍在古巴的關塔那摩灣軍事拘押中心違反人權案,世界上最具權勢的美國在2006年為避免成為笑柄,而未參與角逐。儘管俄羅斯(已於2016年改選中被踢出,被指出與其介入敘利亞內戰有關)和中國大規模迫害人權,卻依然得到席位和投票權(此處是指第一次理事會成員選舉的情況)。

人權理事會和非政府組織(NGO)緊密合作,這些非政府組識經常站在第一線監察政府與他的市民互動的情況。所以,人權理事會的公信力額外重要。理事會針對不同國家、不同主題為聯合國撰寫人權分析報告,調查員再將這些報告送交世界各國。舉例來說,2007年德國人權報告裡有關教育的部分得到一個壞評。調查員譴責在德國的學校系統裡,外籍生和弱勢的青少年並未獲得和其他孩童同等的機會。

人權理事會也是一種消防隊

何處失火了,好比某個政權、軍隊或任一政府組織在他們的境內威脅或企圖消滅、傷害人民的生命與身體,人權理事會就會派出特別調查員前往。一如2007年秋天,緬甸軍政府毆打、射殺反對軍政府的和平示威民眾和僧侶,甚至製造反對派示威者的失蹤。人權理事會特別調查小組試圖喚起其他政府的良知,出面協調並幫助受難者抵抗緬甸軍政府的恐怖暴力。雖然每個國家可以拒絕聯合國特別調查員進入當地,但會因此損害自己在國際上的名聲。而派遣至現場的調查員會在理事會和年會上針對聯合國如何重建人權的問題提出建議,常引起激烈且長時間、極盡煎熬的討論。可惜聯合國的指謫力量經常過於薄弱,幾乎等於沒做什麼,而且嘗試採取的外交手段往往也不夠即時,甚至毫無效果。非洲盧安達種族大屠殺便是一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1)─「一個人值多少錢,誰是現代奴隸?」:捍衛權利的基本知識》,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克莉絲汀.舒茲—萊斯(Christine Schulz-Reiss)
譯者:陳中芷

在非洲,用30歐元就能買到一個兒童;在德國有20萬人因非法居留遭到雇主剝削;目前全球約有240萬人口販賣受害者,人口販子以提供海外機會為誘餌,在東歐、亞洲、非洲或拉丁美洲國家吸引婦女上鉤,常常卻在西歐、北美和亞洲將她們賣為娼妓;而全世界估計有2,700萬人過著隸屬他人、不自由的生活……

你曾試著和別人討論、或者為你的孩子解釋「什麼是民主,什麼是人權嗎?」這樣的題目雖然宏大,卻是身為一個公民所應具備的基本知識。

資深記者、現為德國暢銷作家克莉絲汀.舒茲—萊斯擅長用生活化的例子,向年輕讀者介紹上述的抽象概念:像是以被霸凌的情境,來解釋人類的尊嚴始於免於恐懼的自由;以被當成商品販賣的非洲兒童,說明今日人權仍被踐踏的境況;以仇視外國人的事件,點出歧視在日常生活中是如何被複製;以氣候變遷和低工資,說明我們的行動對其他國家的影響。讀完之後,我們將了解何謂民主及人權,並且用不同的視角看待周圍的世界,或許,也會做出更有自覺的行為。

getImage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黃郁齡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