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震撼彈!傳特朗普女婿曾欲設對俄「秘密聯絡管道」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白宮自1970年代的水門案後,未見政府高層成為FBI調查對象。若庫許納被調查,將是40多年後首位因國家安全被調查的白宮高級官員。

(中央社)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在特朗普就職前曾向俄羅斯駐美大使建議,建立一條可以防竊聽的與克里姆林宮秘密通訊聯絡線。

報導引述接受情報部門簡報的美國官員的話,當時和現在都是特朗普顧問的庫許納甚至還建議利用俄羅斯在美國的外交設施保護這個溝通管道不被監聽。

《華盛頓郵報》說,根據美國官員檢視的截聽俄羅斯通訊片斷,庫許納是在去年12月1日或2日在紐約特朗普大樓(Trump Tower)提出這項建議。

就任國家安全顧問24天即遭開除的佛林(Michael Flynn)當時也在座。

《華盛頓郵報》的這篇文章並未說明庫許納提出這項建議後的下文。

在排山倒海對特朗普團隊與俄羅斯關係的指控後,這又是另一項轟動的報導。美國情報單位說,俄羅斯曾試圖左右美國去年11月的大選,使其傾向對特朗普有利,而阻止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登上白宮寶座。

《華盛頓郵報》說,俄羅斯大使季瑟雅克(Sergei Kislyak)當時對庫許納建立秘密聯絡管道的構想嚇了一跳,但仍將這項構想傳達給克里姆林宮。

「通俄門」燒向女婿,特朗普執政核心恐遭重創

36歲的庫許納是特朗普女兒伊凡卡(Ivanka Trump)的丈夫與白宮資深顧問,也是特朗普最信任的人。美國媒體今天報導,聯邦調查局(FBI)調查俄羅斯被指介入美國大選已鎖定庫許納,但強調暫未涉及不法。

庫許納是白宮內相當特殊的人物。他是特朗普家族成員,把自己的家族企業與他國建立的關係,移至國與國的外交關係,對中國如此,對俄羅斯也是如此。

庫許納家族的地產公司,早前在中國以買房送綠卡促銷豪宅,引起利益衝突爭議。網路媒體Politico曾報導,猶太裔的庫許納家族,和俄羅斯的猶太巨富早有商業關係。

庫許納不僅主導美中外交與對俄羅斯關係。媒體報導,美國對沙烏地阿拉伯的天價龐大軍售,也是庫許納在背後「喬」出來。

《紐約雜誌》(New York Magazine)曾以「女婿總統」(President in Law)形容庫許納的影響力,並認為他的行事風格就像年輕版的特朗普。

媒體連月報導顯示,庫許納在特朗普當選後,以「岳父代表」身分和多國外交人員和機構高層接觸。特朗普政府強調這是政權交接期間的「正常」活動,不過美國輿論不買帳,調查機構不斷爆料,特朗普政府難以招架。

相較於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和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H.R. McMaster),庫許納形同特朗普的分身,但至今未公開會晤媒體,也未出席國會聽證,外界無從監督。

華府各界關注,負責「通俄門」事件的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會如何處理後續調查。案情向白宮延燒,庫許納如涉及國安不當行為,特朗普的總統職務也將大受影響。

RTS100V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水門案後遭FBI調查的白宮高層,庫許納成40年來第一人

《華盛頓郵報》與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 News)新聞網等媒體25日報導,特朗普女婿庫許納是聯邦調查局(FBI)調查俄羅斯介入美國選舉的對象,「通俄門」案情快速升高。

白宮自1970年代的水門案後,未見政府高層成為FBI調查對象。報導如屬實,庫許納將是40多年後,首位因國家安全被調查的白宮高級官員。

《華盛頓郵報》引述不具名消息來源報導,庫許納是FBI調查的「目標」與「焦點」,但目前未見不當行為。

報導說,庫許納在2016年12月特朗普當選後,與俄羅斯駐美大使季瑟雅克,以及蘇聯對外經濟銀行(Vneshekonombank)負責人戈柯夫(Sergei Gorkov)在紐約會面。這家銀行因俄國入侵克里米亞,被美國列為制裁對象。

此外,前情報官員指出,FBI調查通俄門疑雲已擴展至特朗普親信在2016年初的活動。庫許納、季瑟雅克與為特朗普助選的現任司法部長塞森斯(Jeff Sessions),曾於2016年4月在華府五月花飯店(Mayflower Hotel)公開活動中會面。

美國媒體過去已報導庫許納與俄方人士會晤,特朗普政府與俄羅斯當局都表示,這是正常的活動,即將上任的政府人士與外國代表互動,是一般性外交互動。

消息人士雖強調庫許納在調查中未涉及違法行為,但案情將如何發展,是否會燒向特朗普本人,都是焦點。

德國之聲報導,美國民主黨要求FBI在結束對庫許納的調查前,暫時避免讓他掌握更多國家機密。

民主黨在一份聲明中指出,「聯邦調查局對涉俄醜聞的調查先是波及特朗普後院,現在則深入到特朗普家族。」對於正在國外訪問以及準備首次參加G7峰會的特朗普來說,目前的這一新發展來的極其不是時候。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美國熟知內情的現任和前任高官透露,前國安顧問佛林和其他特朗普陣營顧問,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投票前最後7個月,與俄羅斯官員及克里姆林宮相關人士透過電話和電子郵件接觸至少18次。

以上查實的18次通話和電郵交流發生在2016年4月到11月間,美國情報機構1月作出的報告指出,俄國政府在這一時期企圖利用駭客干預美國大選,幫助特朗普戰勝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其它討論的主題包括共同應對伊斯蘭國組織以及如何共同制約中國的擴張。

相關文章:通俄案越演越烈,特朗普被彈劾的機會有多大?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Lo』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