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波士頓的球隊無法逃過該城市的種族歧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無知的球迷並非真的代表波士頓。但是要彌補這個城市造成的種族傷痕仍是一個不停歇的工程。

文:Sean Gregory
譯:Wendy Chang

美國不想要有種族主義的運動迷,然而當波士頓出現種族仇恨的惡毒行為事件時,大家通常會感到憤怒,但並不令人意外。就像上周一巴爾的摩金鶯中外野手亞當瓊斯(Adam Jones)說他在芬威球場(Fenway Park)被人用「黑鬼」叫了幾次。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很多,瓊斯表示他曾經多次被攻擊,而且之前在波士頓的時候就已經被嘲諷過了,而他只是最近期的一個在該城市體會到歧視的專業運動員。獲得NBA名人堂的比爾羅素(Bill Russell)從1956到1969年為波士頓賽爾提克人隊(塞爾特人)贏了11次冠軍,他在1979年出版的回憶錄《Second Wind》中就把波士頓成為「種族主義的跳蚤市場」。羅素寫到:波士頓有著各種不同的種族主義,新舊皆具,而且都以最惡毒的形式存在。這個城市已經陷落,市府內任用親信的種族主義者、會丟持磚頭的種族主義者、喊著要把黑人送回非洲的種族主義者,還有在大學城虛偽的種族主義基本教派。

波士頓紅襪隊是最後開始採用黑人的棒球隊,直到1959年才進行。歷史上許多報告都稱當時的管理階層是公開的種族主義者,K·C·瓊斯(K.C. Jones)在1960年代曾效力於波士頓賽爾提克隊,並且於1980年代擔任該隊的教練,帶領球隊拿下兩次總冠軍,他表示自己在擔任球員時,波士頓郊區的居民曾反映不希望他入住社區內的房子。1990年,麻州韋爾斯利鎮的警察跟賽爾提克新秀迪布朗(Dee Brown)發生拉扯,並且拿槍指著他,認為他是一名銀行強盜,(但K·C·瓊斯還有迪布朗都強調,整體而言他們很享受在波士頓的時光。)

前NFL(美國全國橄欖球聯盟)的防守前鋒Garin Veris曾在1985到1991年為新英格蘭愛國者隊效力,在此期間從波士頓郊區搬到市中心。「我在俄亥俄州長大,到加州就學,而且幾乎到過美國每一州,但是我從來沒我被稱作『黑鬼』、『有色男孩』或任何其他相關用字。」Veris在1991年接受《運動畫刊》的採訪中提到,「直到我到了波士頓,我想你會說這些評論有可能在任何地方都聽到,但是我就在這裡會聽到。在波士頓這個地方。」

2002年運動作家Howard Bryant出版《Shut Out: A Story of Race and Baseball in Boston》,在書中他提到「多年來,許多黑人棒球員包含傑基羅賓森(Jackie Robinson)一路到David JusticeAlbert BelleTim Raines蓋瑞雪菲爾(Gary Sheffield)還有Dave Winfield都曾對於到波士頓打球表示猶豫,合約里內藏的語言都明確地阻止他們被交易到紅襪隊。」2007年洛杉磯天使隊外野手Gary Matthews Jr.表示:波士頓球迷「很吵」、「是酒鬼」、而且「令人討厭」,芬威球場則是「少數幾個你會聽到種族歧視用字的地方之一。」

這種情況也延伸到曲棍球。2012年,華盛頓首都隊邊鋒Joel Ward(也是黑人)就在打贏波士頓熊隊後,網路出現熊隊迷給他取的帶有種族歧視的綽號。

沒錯,許多黑人運動員在波士頓擁有非常多正面積極的經驗,我們也不是很確定多年來嘲弄Jones以及其他運動員的種族主義者是否就是波士頓人,但是最近發生的事件也顯示這個城市的球場還有體育館並還沒脫離不好的名聲。

2016年11月,該市市長馬蒂威爾許(Marty Walsh)在波士頓大學一場種族議題的公開對話上承認;「波士頓有種族主義的問題。」而週二,威爾許再次在Twitter譴責發生在亞當瓊斯身上的遭遇:

(這些言詞與行動不該發生在芬威球場、波士頓,或任何地方。我們應該可以做的更好。)

對於一些人來說,惡劣的嘲諷是更深層文化問題的表現。麻省理工學院城市研究與規劃系教授凱薩麥克道爾(Ceasar McDowell)在系上開設社區發展實踐課程,他表示,種族主義行為已經是「內嵌成這個城市的DNA。」拜倫羅辛(Byron Rushing)是從1982年起即代表波士頓的麻州議員,他指出:非洲裔美國人在20世紀上半葉從美國南部遷移時,比較會選擇東北部和中西部的城市,如紐約、芝加哥、費城和底特律,因為相對來說波士頓的經濟發展沒有那麼好。「所以你在波士頓會看到的是,」羅辛說,「長期以來白人佔絕對多數的狀況。」

當波士頓的經濟在二次大戰後開始發展,非裔美國人開始移居波士頓,這個城市的種族仇恨已經要開始沸騰,到了1970年代,為了要整合市內的學校、達成種族融合,黑人學生被安排到白人學校裡上課,而波士頓的種族仇恨行為經傳播全美都可看到。抗議者朝著載著黑人學生的校車扔磚頭,建築物外面到處可以看到「黑鬼滾回家」的標語,一名海地裔的黑人被毆打;一名黑人學生刺傷一名白人學生。一名反對種族融合政策的白人男子,向一名黑人律師揮舞著美國國旗,把它當作矛來使,該名律師的鼻子被打斷了。麥克道爾說:「人們還沒有想到要怎麼從這樣的經歷中走出來。」

根據2016年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的報告指出,雖然現在種族多樣性提高了,但是波士頓的種族藩籬仍高於全美城市平均。「波士頓地鐵在種族上或是族群上都快速地變得更多樣。」報告指出,「但是單一社區裡並沒有反映出這種多樣性。」

羅辛也想知道種族歧視性的嘲諷已是過去式,還是仍是不容許其他族群的表現,會出現在其他的地方。「大家還是覺得他們可以這樣做,而且沒事嗎?」羅辛說,「現在仍舊是這樣,還是只是過去波士頓的一塊剪影?」

這個想法反映在巴爾的摩金鶯隊營運長約翰安格羅斯(John Angelos)的一段回應裡,他在接受《國家》雜誌的採訪裡提到:「這悲劇性地反映了折磨我們社會的疾病,我們似乎每天都被提醒自己的社區被種族、性別、原籍、族裔、信仰等仇恨、偏見、歧視圍繞,甚至性傾向、還有其他生命事件都會遭受同等待遇。」

紅襪隊已經向亞當瓊斯還有金鶯隊道歉。該團隊在一份聲明中指出:「紅襪隊絕對不容忍這種行為,我們整個組織還有球迷也因少數人的無知行為感到噁心。」

這些無知的球迷並非真的代表波士頓。但是要彌補這個城市造成的種族傷痕仍是一個不停歇的工程。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