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男女不平等報告書(四):男人真命苦之候鳥爸爸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男性雖然投入職場的時間為早、賺的薪水也比婦女多,但是「不平等」情況也不少。如韓國興起的「候鳥爸爸」(기러기아빠)就是一實例。

綜觀歷史,改變男女地位日趨平等有三大要素。第一是教育、第二是經濟、第三則是參政投票權,而這三項多為男性優先具有。

教育與經濟在東方社會,不論是中國或朝鮮半島,很久以來就是男人的特權。女性無法公平的接受教育,甚至被灌輸女性無需教育的言論,在中國歷代朝代都可見到,如明朝末年文學家、書法家,陳繼儒(1558-1639)說道:「女子通文識字,而能明大義者,固為賢德,然不可多得。」清代散文家張岱(1597-1679)的《公祭祁夫人文》也提到:「眉公曰:丈夫有德便是才,女子無才便是德。」這種對於女性不宜接受教育的觀念與言論,還朗朗上口、歷歷在目。

從朝鮮半島歷史看來,早在372年高句麗(37BC.-AD.668)就設立太學(태학),或是李氏朝鮮王朝(1392-1897),成宗(성종)11年(992年)所成立的「國子監」(국자감,後來演變為成均館大學前身)都少見女性受教育之狀況。能接受教育的朝鮮女性多為兩班貴族世家的子女,且大多是請私塾老師(類似今日家庭教師)到家教學為大宗。目前大家所熟悉的韓國最初的女性教育機關,梨花女子大學(前身為梨花學堂),也是到了十九世紀末期,1886年才成立。

而在經濟獨立部份,眾所皆知的,女性經濟獨立是比較晚的,儘管我們看到現今韓國幾乎在職場上,巾幗不讓鬚眉,看似女性經濟獨立,但職場上女性被受歧視的狀況嚴重。

韓國當地統計廳2013年的《經濟活動人口調查》報告,指出全國將近208.8萬位月薪制的勞工,有超過11.8%的比例,21萬上班族領不到當年法規最低時薪4,860韓元。其中男性佔了7.6%,而女性則是高達兩倍之多的17.4%。同樣的報告,也提到正職員工的月均薪水,男性約為305.4萬韓元(折合台幣約85,000元),而女性只有200.5萬元(折合台幣約55,000元),相差約100萬韓元(折合台幣約27,777元)[1]

而至於翻轉女性地位的參政投票權,源自西方概念。女性投票權之資格,也是從19世紀開始,世界各國推廣兩性教育平等氛圍下,才使得更多女性投入參政權,且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此風潮才慢慢推廣到世界各國。到了19世紀晚期,歐洲的許多國家,諸如瑞典、芬蘭與美國某些西部州,才開始給與婦女有限的投票權。

如1893年,當時隸屬英國的自治州紐西蘭,通過公民普選權,才使得成年婦女女性擁有投票權;1895年,同樣隸屬於英國的自治州,南澳大利亞州同意讓成年婦女可出任擔任政府官員及議員,女性才擁有完整選舉權。1907年,附屬俄羅斯帝國的芬蘭大公國,通過給予女性參政權之條例,芬蘭大公國成為第一個允許女姓參政的歐洲國家。而韓國則是等到1948年,擺脫日本殖民時期,建立大韓民國之後,才開放給婦女投票、參政之權利。

平等接受教育、經濟獨立跟公平參政、投票權為近代社會扭轉男女不平等地位重要因素。但引起筆者注意的是,在一般人的概念中,男女不平等多屬女性屬於弱勢、被不平等對待的一方,但是若從「經濟」方面而言,韓國男性雖然投入職場的時間為早、賺的薪水也比婦女多,但是「不平等」情況也不少。如韓國興起的「候鳥爸爸」(기러기아빠)就是一實例。

Grunge seamless pattern of flying birds black background. Vector illustration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1980年代前左右,韓國社會還是「家父長主義」(가부장주의)盛行之時代,也就是家庭重心全放在男性身上,男生也得一肩扛起家裡生計的社會氛圍。的確就當時社會男性的收入而言,在二三十年前,一個家庭只要有一個健壯、肯負責任的丈夫,每天努力在外工作,還可勉強供應一個家庭的開銷。

故當時家中上了年紀的父母雙親,總希望女生嫁來男方家,就待在家裡,好好做個「賢妻良母」,相夫教子,照顧好家庭,因此因結婚放棄職場工作的傳統韓國女性也不少。但是現在21世紀的韓國社會可不行了,再怎麼家父長主義發達的韓國社會,光靠丈夫「單薪」想要維持一個家庭的開銷可是不行。

但在韓國有些男性,不論是家父長主義心態,或是愛屋及烏為了小孩子的教育著想,或希望家人可以獲得更好的生活品質,所以有些結了婚的男性,就選擇當起候鳥爸爸

什麼叫做候鳥爸爸呢?我們都知道,候鳥為隨著季節變化,進行有規律與長距離的遷居鳥類,候鳥爸爸也是如此,因韓國社會求職不易,生活物價又高,所以決定為了家裡妻子生活之品質與小孩的教育,往往選擇前往他國從事高勞力、高危險性、高薪資的工作,諸如搭上遠洋漁船來到大海打漁,或礦坑工作等。

這些爸爸看到哪邊有高所得的工作,就往哪去,像隻候鳥一般不時更換國外工作。

運氣好一點的候鳥爸爸,可能在一年之間,特別在過年期間,有機會可以回到韓國跟家人見上一面,但也只是短短的兩三天,因為,一過完假,馬上又得像隻候鳥,趕回到國外的工作職場上繼續打拼。

候鳥多為一整群遷居鳥類,在韓國也是如此,有時候只要有結婚後的男性想為家庭犧牲,想當起候鳥爸爸,這時可不怕找不到伴,因為在韓國這樣的候鳥爸爸、家庭還不少呢,往往韓國男性還可以結伴,一起到外去打拼,互相照應。

這些候鳥爸爸一與家人分離,短則一年,多則五六年到十年的都有。候鳥爸爸,在外所賺到的錢扣除基本生活開銷之外,全部都寄回韓國供給國內家庭使用。

家庭之樂、相思之苦,異化成金錢來換算,這樣真的是正確的嗎?

相反的,若是在國內已經有不錯職場工作的候鳥爸爸,也會盡可能地把家人送到國外去,特別是美國,因為韓國人對於小孩子從小就要學好英文的迷思,還是很重的。

在韓國,面試求職者的英文能力很重要,如2013年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新進員工聘用狀況,就業市場的平均競爭率是28.6比1,也就是說,100名投履歷者中,只有11.5人能通過最基本的書面資料審查和筆試,最終合格的人只有3.5名而已。因此,有人為了面試大關去「整型」、參加面試補習班,甚至提昇自己英文能力,提早去國外學習英語的人也不少。

候鳥爸爸為了在國外的小孩子能有更好的學習環境,或者是學習好英文回到韓國好方便找工作,每天晚上忍受著加班到半夜十一、二點,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到空蕩蕩的出租套房,一邊吃著泡麵或簡單飲食裹腹,一邊透過網路攝影機,看著在遠方的妻子與小孩,甚至貼心的候鳥爸爸,為了不要妨礙小孩子學習的一貫性,還得用破英文跟在視訊機前牙牙學語的小朋友聊起天來。

在韓國的侯鳥爸爸,等待的可許是過年時,家人回到韓國國內看看他,或者是他辛苦的在一年之內,省吃省用存往飛往美國的一張機票,與之相聚。

你說在韓國社會,這樣的候鳥爸爸辛不辛苦啊。


[1] 非正職員工男女的薪水不平等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如男性月均薪資是156.9萬韓元(約新台幣44,000元)為指標的話,非正職女員工的月薪則是低到只有106.1萬韓元(約新台幣29,000元),相差50萬韓元(折合台幣約13,000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慶德』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