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厚報酬背後的欺騙:《單身騎士》對成功的詰問

豐厚報酬背後的欺騙:《單身騎士》對成功的詰問
Photo Credit:可樂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電影在感情的拿捏、拍攝目的(喚起一些自我辯證)上,有不少作品配置得宜,而《單身騎士》算是其中成功的作品。

不論在台灣、中國或者韓國,這些國內發展不穩定、經濟能力差距大的國家,都有一群父母選擇辛苦地在國內賺錢,將下一代送往更好的環境受教育。那些獨自留在國內背負經濟壓力,一年只會見妻小一兩次的男人,我們稱之為「候鳥爸爸」,或者韓國所謂的「大雁爸爸」。

故事的開頭是這樣的,一位幾乎把生命都奉獻給工作,因而升上證券投資銀行分行長的男人姜在勳(李炳憲飾演),在把妻兒送到澳洲後不久,面臨投資詐騙、公司倒閉的危機。瞬間一無所有的他,剛開始並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一直以來都非常勤奮且聰明地安排著的人生,為何會在一夕決堤?原本風光的社會菁英,頓時成為過街老鼠。心力交瘁之餘,想起自己只剩下遠在澳洲的家人。

姜在勳抵達澳洲後,默默在旁觀察妻兒的生活,才察覺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把注意力放在家人身上。以往為了給家人最好的,從來沒有時間停下來。他把生活的每件事都像工作那樣安排,快速而有效率地解決著各種問題,甚至妻兒的存在也不是拿來討論或陪伴的,而是一道道「待辦事項」。好像把一切都放到最佳位置,自然就會得出好成果,就跟達成業績就會升職一樣必然、簡單。可惜這世上,感情只能用時間來換,這卻是他給不起,也以為不需要的。

A00
Photo Credit:可樂電影
李炳憲飾演的男主角是全片的主要人物,他在經歷投資銀行的失敗,轉而重新意識自己與家人的關係,這也是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常見的故事結構。

當他拚命工作的時候,妻子的夢想被擱置,與兒子的對話只存在於往返的書信卡片裡,那些生活上的雜務和不便,他從來沒有看見。人是必須互相扶持生活的社會性動物,疏離久了妻子只好求助於外人。姜在勳在澳洲看到鄰居和妻子的互動,自己也遇到向他求助的少女珍兒,才從一個自顧不暇的人意識到,人和人之間之是以行動上的互相付出來「建立關係」的。關係不是身分證上的頭銜,也不能只用物質維持。關係是真正把對方放在心上之後,為他採取行動的心意,是把對方放置在自己的生涯藍圖裡,就像他那身在遠方仍為他打算的妻子。

他在戲中說道:「所有看似豐厚的報酬背後,都隱藏著欺騙。」這句話同時指涉著三件事。其一,是姜在勳的事業,證券公司藉由詐騙投資人取得龐大利益。那些相信他的投資人,就和他相信著公司的說詞一樣,都妄想有一天可以得到與付出不成比例的報酬。其二,是想靠私下匯兌套利的珍兒,結果反而碰上搶劫,人財兩失。第三,則是在勳過去的價值觀,他以為一個「美滿的家庭」可以用物質安排換來。那些違背常理的利益,就像惡魔的囈語,誘惑著人心的貪婪與偷懶,最後總是必須付出加倍代價,而那些代價,人們未必承受得起。

如果不說的話,你很難察覺《單身騎士》是導演李珠英的第一部長片作品。她的分鏡流暢、成熟,情節間安插的線索也很自然,沒有什麼生澀的痕跡。為了讓結局揭曉後足夠震撼,考驗著導演如何處理中間可能透露訊息的對白能力,又要讓那些對白可以推動劇情,甚至看完後回過頭來串起每一個關鍵證據,確實不容易。李珠英雖然以拍攝MV出身,卻沒有MV導演常見的問題——太強烈的影像風格或斷裂的過場。我想她應該是對自己的影像語言徹底瞭解,也琢磨過如何在長片調度上克服慣性的人吧。

A02
Photo Credit:可樂電影
《單身騎士》一片,以金融資本主義崩解的社會背景,談論現代人的家庭、親子關係。

韓國電影每每讓我驚訝,在於他們不知從何發展出高度的敘事能力。韓國電影崛起時間並沒有很長,他們在影視產業的高度發展,讓人想不起20年前,韓國還只是個貧困、剛脫離獨裁統治的國家。韓國的戲劇和電影,是很有趣的對照,他們的鄉土劇可以和我們的八點檔一樣婆媽,但外銷用的偶像劇很懂得年輕人的胃口,即使劇本結構不嚴謹,仍卻擅於發揮演員魅力。你可能說不出劇情有什麼重點,但是對「歐巴」的帥氣記憶鮮明。

韓國電影則是另外一種風格。除去喜劇和偶像類,還有暴力美學型電影,許多韓國電影在處理人倫或社會議題上,都慎重而舉重若輕。乍看之下平淡,但後勁十足,你總會在看完後的一兩天回想起來,被它的遺憾或悲傷滲透,因而感受到議題的重量,譬如我曾經介紹過的《關不住的誘惑》或《青春勿語》。

這可能是一種策略,或者一種體貼,貼心地想讓觀眾觀影過程中不必有太大的情緒負擔。假如你不想在生活裡再添憂愁的話,你可以單純欣賞鏡頭美學,不用太涉入角色的人生。由於情緒被適度地篩選和淡化,螢幕上主角痛哭時,觀眾不一定會想跟著落淚,你會受到一些震撼,但不被淹沒,而後能慢慢咀嚼。與情感鮮明的戲劇相反,他們的電影並不煽情,策略上來說,不過度攪動觀眾心情的手法,也是為了讓人不要在發洩過後就忘記。刻意在心頭保留一點重量,讓人回味再三的同時改變觀念。韓國電影在感情的拿捏、拍攝目的(喚起一些自我辯證)上,有不少作品配置得宜,而《單身騎士》算得上其中成功的作品。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珮姬』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