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平權,香港做了些什麼?

TNL

1990年5月17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中除名。為了喚醒人們關注因同性戀恐懼、跨性別恐懼,而加諸在同志社群(LGBT)身上的各種歧視、暴力行為及具有偏見的國家政策與法律,國際同志人權組織號召世界各國將每年的5月17日訂為「國際不在恐同日」。

「LGBT」一詞是英文女同性戀者(Lesbian)、男同性戀者(Gay)、雙性戀者(Bisexual)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首字母縮略字。後來,隨著大家對相關群體認識加深,有人開始於LGBT一詞後方加上「Q」,代表酷兒(Queer)或對性別認同疑惑的人(Questioning),「I」雙性人 (Intersex),以及「A」無性戀(Asexual)。為了使「LGBT」一詞更廣泛地涵蓋各種性傾向與性別認同文化多樣性,人們大多把各族群統稱為「LGBT+」,而「+」同時亦有正面和進步的含義,代表同志平權走向光明。

然而,即使同志議題在國際社會以至亞洲各地逐漸變得普及,但香港作為亞洲區最國際化的城市之一,對於LGBT議題卻是異常保守。相對於已獲得政府表態支持「婚姻平權」的台灣、以及將「同性婚姻法」向全國兩會提交審議的中國,香港卻未就反性傾向歧視及同志婚姻立法,使很多同性戀者依然無法享受應有的權利和保障;除了受到歧視之外,同志伴侶無法成為法律上的「最近親屬」,即使是外國合法註冊的同性婚姻和伴侶關係亦不被承認。

致力推動負責任營商行為及多元共融的非牟利團體「社商賢匯」指出,全港估計有5%至10%的人口為同志,而這些人一直在職場上過著雙面人的生活,有人假結婚、有人偽裝單身,為的只是不「標奇立異」,保護自己。社商賢匯數年前的一份調查就顯示,71%同志需要隱瞞性取向;逾半受訪者為了要假扮自己成異性戀者而感到沮喪;85%的同志員工認為非共融環境會影響他們的生產力和對公司的歸屬感。

由此可見,同志在職場上不獲接納,只會削弱僱員生產力,令企業難以保留相關人才,長遠會影響企業的發展。為了鼓勵本地企業於職場中實踐同志共融,社商賢匯於2015年首度推出「香港職場同志共融指數」,用以評估為同/雙性戀及跨性別僱員(同志)創造共融工作間而推行的公司政策及實踐,是亞洲區首創及目前唯一的相關基準指數,希望為公司提供一個可靠而有力的工具,評估、展示和推廣它們在香港建立同志共融工作間的努力。

「香港職場同志共融指數」主要以「平等機會政策」、「多元培訓」、「多元結構」、「員工福利」、「企業文化」、「市場定位」、「追蹤監察」、「社區與提倡」為指標。2015年的數據顯示,在參與評核的35間公司整體平均分為42.8分(100分為滿分),中位數為40.0分,顯示參與企業在營造職場同志共融工作方面均有一個好開端。

2015年的八項指數之中,以「平等機會政策」、「多元結構」和「社區與提倡」方面表現最出色,顯示參與企業大多已有支持平權及同志共融的策略政策,並樂意主動推廣同志共融至社區層面。然而,在「追蹤監察」方面,參與企業表現最為遜色,顯示本港企業在香港同志共融方面仍在起步階段;「多元培訓」和「市場定位」兩項指標的平均分亦偏低,前者顯示香港企業並未為僱員提供與同志共融有關的培訓,而後者則反映香港企業未能從顧客角度,於同志市場建立品牌忠誠度。

因此,社商賢匯今年首度將「追蹤監察」、「多元培訓」和「市場定位」三項指數的比重增加,期望未來香港企業可以更好地從職場及市場兩方面營造同志共融的文化。另外,社商賢匯亦首次將中小企涵括在指數之內。他們指出,以往獲得較高評分的多為跨國企業或由外藉人士管理,十多年前已植根職場多元共融文化,故在指數中表現較好。社商賢匯希望,本港企業可以此作為參考,走上共融之路,不論性別、性向或是其他特質,都擁有同等福利,不受歧視的工作環境。

社商賢匯強調,推行多元共融並非盲目為了鼓勵同志「出櫃」,而是鼓勵企業建立指引,確保同志僱員享有福利時可以保障其私隱和個人選擇權利;正如推動多元共融工作的代表人物Mark Kaplan說過:「職場同志共融與別人的性生活沒有關係,而是關乎他們的身分認同,讓他們感受包容,能夠如異性戀者般開放自己。」多元共融亦非一面倒側重於同志,而是保障所有性別、傷健之間、種族、宗教的平等權利。

2017年的指數即將公布,社商賢匯會表揚在同志共融中表現最傑出的企業,另外亦設立「同志共融大獎」,希望藉獎項肯定個別人士及組織對同志共融的貢獻。有關結果會在5月17日於社商賢匯晚宴公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產業資訊』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市場快訊(香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