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齡歧視是個錯誤,別讓外在世界替你分類

年齡歧視是個錯誤,別讓外在世界替你分類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負面的刻板印象會誇大個別存在的特質,而完全忽視正面的特質。因此,年紀較大的人被刻畫成動作緩慢,卻不提及他們的智慧和耐心。我們看到他們生病,卻沒看到他們能掌握自己的生活。我們不斷被提醒,他們會忘事,但是每個人都會忘事這點卻連個附注都沒有。

文:瓊.齊諦斯特

諷刺作家瑟伯(James Thurber)說:「我六十五歲,我猜我大概因此被歸入了老年。可是,假如一年有十五個月的話,那麼我只有四十五歲。問題就出在這兒:每件事我們都要給個數字。」

在我們這個時代,一個人只要超過六十五歲,就算心裡覺得日子過得很好,理智上卻認為不好。畢竟,現在我們已經「老」了。只不過,我們不覺得「老」。

而且,我們的想法不「老」。還有,我們很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老」——不管看起來老指的是什麼。可是,哎,我們都被教會了要當心「老」。他們說,我們太老了,不能有工作—可是,他們老是要我們當義工。他們擔心,我們太老了,不能開車—可是,就比例而言,十八到二十五歲的人引起的車禍事故,遠高於六十五歲以上的駕駛。我們太老了,買不到健康保險——可是,我們多年來沒生過重病。

因此,我們很自然的走到了一個更大的問題前面,一個真正的問題:我們再有智慧,身體再健康,頭腦再靈敏,六十五歲以後做的事情再多,那又怎麼樣?畢竟,一旦到了退休年齡,在我們這個文化裡,所有的都一筆勾銷。我們知道自己現在「老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老了」,就等於「沒用了」,就等於「沒人要了」,就等於「不該待在這裡了」,就等於「沒能力了」。我們的生日卡上印著:我們是走下坡的一批人。我們笑著看卡片,盡可能的笑出聲來,然而,要是你知道真相,笑聲的背後其實心頭刺得發痛。

我們看電視時臉上一緊。上面有我們的寫照。有誰喜歡或願意認同自己看到的那些角色?電視上的老人既不是當代的哲人、智者,也不是昔日的術士、神醫。非也,今天的老年人被刻畫為身體虛弱,腦筋糊塗,鎮日打著哆嗦,無事可做,啥也不懂,啥也不知,喃喃自語。如同愛爾蘭俗諺,「神遊太虛去了。」我們很清楚那些節目描繪不正確,因為我們就是老人,我們才是本尊,而我們不糊塗,不打哆嗦,不喃喃自語。拜託,我們思考清晰,我們工作努力,我們很明白周遭世間發生的一切。然而,那有什麼用呢?我們這個文化從五十五歲起就遣開經驗豐富的員工,依據的只是稍加細察即潰不成形的刻板印象,然而那個刻板印象卻牢不可破。

負面的刻板印象會誇大個別存在的特質,而完全忽視正面的特質。因此,年紀較大的人被刻畫成動作緩慢,卻不提及他們的智慧和耐心。我們看到他們生病,卻沒看到他們能掌握自己的生活。我們不斷被提醒,他們會忘事,但是每個人都會忘事這點卻連個附注都沒有。

最糟的是,刻板印象使特質遭到絕對化,彷彿黑人、女性、老人,對了,還有年輕人—就完全等於這些特質。我們把人歸類,而不當成是充滿風格、充滿生命精神的個體。我們不容許任何改變的可能,因此,被刻板化了的那群人也開始認為自己就是如此。

當我們被外在世界告知自己是誰、自己該做什麼——而我們也開始信其然的時候,這是人類生命史上悲慘的一刻。於是,迫於負面的重壓,我們的外在開始萎縮,而內在則早已萎縮。步調減緩,興趣漸失,生命的能量逐日消散,乃至於完結。

可是,別被騙了。如詩人狄倫.湯瑪斯(Dylan Thomas)所說,我們向生命終點走去,大多數人都奮起「抗拒光之消逝」。

艾德八、九十歲了,每天都去俱樂部,不過,他是打完九個洞的高爾夫球之後才去。布斯七十多歲,每天下午玩牌,邊玩邊說笑話,說上一整個下午。快九十歲的凱薩琳,到處去不同的慈善團體工作,日復一日,因為大家都要她,沒她就不行。超過八十歲的提姆,是「送餐到府」(Meals on Wheels)義工中獲得最高評價的一人,他每天運送的餐點數量比任何一個年輕義工都多。年近八十的泰德,是一所大學的信託人,從前是銀行家,在金融界當經理,他替非營利單位做顧問,幫忙這些組織找到某種生存之道。這兒沒有僵化的類型。這些前輩充滿社會活力,參與公眾活動,是所屬社區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重點是,我們會是年輕人見到的唯一的老化典型。我們顯示的面貌,就是他們所能效法的典範。我們會為他們指路,指向充分發揮生命的康莊大道。

多年來,研究者已經知道,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只有五%住在需要特殊看護的環境裡,剩下的人裡面,八十%自行面對日常生活各方面的嚴峻考驗,毫無限制。隨著網上購物、網上銀行服務的興起,自理生活的比例也日益升高。沒錯,罹患慢性疾病的老人多於年輕人,可是,染上重大急性病症的老人卻少於年輕人。在家中受傷的老年人較少,在公路上出意外的也較少。隨著老年醫學愈來愈受到重視,這些數字也在降低。

old-690842
Photo Credit: Unsplash,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會是年輕人見到的唯一的老化典型。我們顯示的面貌,就是他們所能效法的典範。我們會為他們指路,指向充分發揮生命的康莊大道。

就連肉體美的觀念,也不見得依賴肉眼所見,往往更依賴心中真正所見。例如,在日本,銀髮和皺紋被視為智慧和功績的標誌。在西方,只要能走很多路,不管哪個年紀都是生命力旺盛的象徵。其他文化呢,年齡(而非體力)能帶來社會特權。顯然,肉體的吸引力需依文化而定,並非放諸四海而皆準。年紀較大的人的身體,跟年紀較輕的人一樣有吸引力,只是不同文化對於「吸引力」的定義不一樣。

最後一點,多數老年人一生都可以維持正常的心智能力,包括短期記憶在內。他們跟年輕人一樣能學習、能記住新的事務,儘管處理訊息的方式開始改變,也許要花更多時間才能完成一項計畫。不管生日卡、漫畫或喜劇節目把年齡看得多重要,把刻板印象刻畫得多入骨,其實,年齡對於學習的影響並不重要。這點以及其他很多科學數據,如年紀較大的就業者的可靠性和反應速度,如老年人中罕有精神疾病,如情感關係的豐富與性關係的潛力,現在學術圈早已明白多年。經過多次反覆測試,這些調查結果不但一直很穩定,而且,在深信生命至死方休的最新一代的老年人裡,此類趨勢甚至更明確。

在這些事實之上,我們可能會忘記「老得好」這個福分有與之俱來的精神意義。我們都知道:「多給誰,就向誰多取。」(譯注:《聖經》〈路加福音〉十二章四十八節。)這點,也適用於我們。年齡並不能赦免我們的責任,世界因為我們來過而變得更美好的責任。

如今,所有取笑老人的老笑話,很快都變得不好笑了。年齡歧視是個錯誤。

然而,唯一能與之抗衡的是,拒絕讓它的顏色暈染我們的生命。年齡這東西,並不需要可憐、道歉、恐懼、抗拒,也不需要當成末日的象徵。只有老人本身能使年齡變為光明、熱鬧的所在。我們就得這麼做。否則,我們很可能會糟蹋了生命中整整二十五至三十%的光陰。糟蹋東西豈不可惜。

這段歲月的包袱在於,我們或許會內化老化的負面刻板印象,拋棄了生命的新召喚,而成為自己害怕變成的人。這段歲月的福賜在於,我們有責任去證明刻板印象錯了,好讓年紀活出自有的全副生命。

書籍介紹

《老得好優雅》,遠見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瓊.齊諦斯特
譯者:唐勤

瑞士哲學家阿密爾說:「知道怎麼老,是智慧的傑作。」老年是歲月賦予的禮物。在人生中這個意義深邃的階段,我們準備好伸展自己、超越自己,盡情探索老的自由、老的璀璨,活出生命的優雅巔峰。

我們並不是年年變老,而是每天變新。放下變老的恐懼,發現好好老下去的美!老年是一段集大成的豐美歲月,蘊積了大半生的經驗與睿智,不但能審視盤點過往生命中大大小小的時刻,還能繼續夢想與學習,探索人生七十的嶄新開始。

作者以優美流暢之筆,書寫老年階段的收穫與任務,引領我們重新體會這個別具意義的生命歷程,讓「老」成為一種「新」。這本書是寫給瀕臨老年的人,是寫給關心父母的人,是寫給想要反思老化歷程在自己身上逐漸顯露的人——同時,也是寫給不覺得自己老的人。

老得好優雅-立體書封300dpi
Photo Credit:遠見天下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