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討厭「非我族類」是正常的,但對他人好一點卻是雙贏的第一步

【影片】討厭「非我族類」是正常的,但對他人好一點卻是雙贏的第一步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排外」風氣席捲全世界,但科學研究顯示「對其他群體的人好一點」,反而有利於自己周遭的安全與和諧。

編按:

無論是美國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或在歐洲多國興起的右翼政治與反難民主張,全世界似乎正掀起一股排外浪潮。但難道「外」和「內」的關係,一定是互相對立的嗎?在「自己人」和「別人」的最大利益之間,又該如何權衡先後?如果你也感到困擾,也許BrainCraft的這支影片,能為你帶來嶄新的思考方向。

「這是我的家人、好朋友和小學同學」,「那是計程車司機、是路人、是外國人」我們總是很自然地依照親疏程度,把所有人歸類到不同的階層,在心中賦予他們不同的地位。而隨著這種歸類變得明確,人際網絡中一個個劃分「我們(us)」,「他們(they)」的小圈圈也就逐漸形成。

AP_1710552219740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人們劃分族群甚至對待不同群體的差別待遇與之間的互動,波蘭社會心理學家亨利.泰弗爾(Henri Tajfel)一項廣為人知的「最小團體研究典範」(minimal group paradigm)實驗,可以說明這中間所衍生出來的各種問題。

泰弗爾將一群受試者隨機分組,再請他們共同分配一筆酬勞。這些人原本互不認識,彼此也沒有利益關係,但實驗開始後,他們很快就表現出對「自己所在組別」的喜愛。然而,泰弗爾也發現他們很容易因為某些看似微不足道的決定,而觸發對彼此的歧視。

01
Photo Credit: BrainCraft 影片截圖

那麼,這樣的歧視是怎麼來的?歧視的來源五花八門,甚至有可能不是出自於惡意。「只要是我所屬的地方,一定是最優秀的」的這種想法,也就是當你想像自己屬於「勝隊」的同時,不也就相對創造出「敗隊」這個概念嗎?儘管泰弗爾認為「大家『貼標籤』的對象,不一定都是與自己對立的群體」,但另一項經過反覆驗證的研究指出,無論處在何地、哪種社會文化中,總是有「某些特定的人們」會被賦予最壞、最惡毒的刻板印象──那就是「外來者(immigrants)」。

AP_44028536296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外來者」指的不一定是移民,而是包括所有「因為各種原因而離開原生群體,並且嘗試加入你所在的這個群體」的人們。一項針對跨文化關係的研究顯示,人們會對這些「外來者」抱持排斥、甚至敵對的預設立場,表面上和外來者的原生地、教育程度、信仰和社會經濟地位有關,但本質上這種反感其實來自我們自身的矛盾。

但無論如何,當外來者想加入一個新群體,卻發現新環境處處對自己充滿敵意,他們自然很難融入,更遑論付出自己的真心。

AP_1705547477538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泰弗爾的研究不僅看見問題,也試圖解決問題:研究人員讓受試者分別觀看「自己所在的群體」和「其他群體」的成員受苦的照片,並透過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fMRI)觀察他們大腦活動的反應。與預期相同,比起不相干的人,受試者往往更同情同屬一個群體的夥伴。

接下來,受試者自身也受到相同的痛苦,之後由研究人員說明「是誰捐款(依據實驗規則)拯救了他們」。

03
Photo Credit: BrainCraft 影片截圖

研究結果發現,得知自己是被「其他群體」的成員拯救的一組受試者,之後做出的反應相當奇妙──當從頭開始再次進行相同的實驗步驟,受試者對「其他群體」成員萌生出的同情和同理,相較前一次實驗時多得多。這也表示如果你向「別人」伸出援手,你和「自己人」也將能從這股正面力量中得到回饋。

Nuccio_DiNuzzo
Photo Credit: Twitter/Nuccio DiNuzzo

回到現實生活,只要你願意將機會分給「不在你圈子內的人」,就能讓自己成為富有同情心、溫暖的人。而一旦愈多人都願意「對其他群體的人好一點」,影響將會點滴擴散到所有群體。也許這種方法難以立竿見影,但建立起的關係卻也最穩固。而這或許就是一陣排外的極右派風潮,最有可能的解決之道。

實習編輯:廖芸嫻
核稿編輯:吳承紘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影音』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影片』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