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大選倒數】極左 vs. 極右,難以想像的政治災難可能成真

【法國總統大選倒數】極左 vs. 極右,難以想像的政治災難可能成真
左起費雍、阿蒙、馬琳勒龐、馬克宏、梅朗雄|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民調,馬琳勒龐與馬克龍都略為下滑,菲永維持平盤,僅有梅朗雄持續成長,法國媒體也紛紛出現一種猜測:梅朗雄將進入第二回合決選,與馬琳勒龐爭奪總統大位。

法國總統大選已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4月23日法國人將從11位候選人中決定下一任的法國總統。由於法國投票採行「絕對多數制」,只要沒有候選人單獨拿下過半選票,就會由得票前兩名的候選人進入5月7日的第二回合決選。

此次法國大選驚奇不斷,選情變化毫無冷場。雖然目前領先的候選人,依然是極右派「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 FN)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還有號稱中間派「前進!」(En Marche !, EM !)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不過右派「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 LR)提名的菲永(François Fillon)、異軍突起的極左派「不屈法國」(La France Insoumise, FI)候選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仍緊追在後,形成四強對壘的戲碼。

支持者經歷「妻子門」仍不離不棄,任何攻擊都難以撼動菲永

由於左派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 PS)政府施政績效不佳,外界原先都預估右派共和黨的提名人將必然是此次大選的勝利者。法國前總理菲永從右派聯合初選勝出時,確實已營造出右派共主的態勢。

【法國總統初選】菲永成為右派新共主,人民渴望「戴高樂主義」復興

然而,法國《鴨鳴報》(Le Canard Enchaîné)在1月25日踢爆菲永妻子乾領國會助理薪資的「妻子門」事件後,菲永選情立刻急轉直下,甚至一度傳出共和黨希望由初選落敗的前總理朱佩(Alain Juppé)披掛上陣。但菲永民調並沒有如預想中的崩盤,下跌至20%左右即「穩若泰山」。

20170414法國大選民調
Photo Credit:IFOP@2017.4.14
投票倒數10天的民調,法國總統選舉呈現四強鼎立之勢,目前仍由馬琳勒龐(深藍色)與馬克龍(淺粉紅)居領先,但菲永(淺藍色)與梅朗雄(紅色)依然緊追不捨,尤其是梅朗雄持續穩定成長。現任執政黨社會黨的候選人阿蒙(粉紅色)民調已跌至個位數。

縱使高達65%的法國人覺得總統清廉十分重要,也有不少人主張菲永應該要退選,但何以菲永仍保有一定的競爭力?原因就在他的支持者多數是一群沉默、不會輕易改變投票意向的人:天主教徒。

菲永多次公開表達自己虔誠的信仰,雖然法國是政教分離的國家,但不可諱言天主教團體在法國有著龐大的影響力。天主教團體多次公開支持菲永,原因是菲永有著「守護家庭價值」的鮮明色彩,不但曾公開宣示「家庭價值」必須是公共政策的核心,且一家七口的和樂形象深植人心,因此「妻子門」對這群支持者來說,並不足以改變投票意向。

重視家庭價值的天主教團體,在2013年法國通過同性婚姻法案後,政治活動逐漸檯面化,讓這群長期的「沉默選民」,用行動捍衛宗教價值。根據民調顯示,雖然當時有63%的法國人對同性婚姻持開放態度,但相對有近四成的人對此無意見甚至反對。

分析「法國民意研究所」(Institut Français d'opinion Publique, IFOP)在4月14日公布的民調,菲永的支持者有高達79%表示「不會轉而支持其他人」。由此便不難看出,菲永在一系列醜聞後仍能坐擁兩成支持度的原因,正是這群不易改變投票意願的天主教徒,依然堅定支持菲永。

不過這個現象對菲永來說並非好事,反而是陷入兩難的尷尬。由於「妻子門」風波,菲永失去許多中立選民的支持,導致他不得不擁抱天主教團體,否則將沒有任何的群眾基礎;反過來說,因為鮮明的宗教色彩,公共政策也向保守靠攏,尤其是墮胎議題引起婦女和青年的反對,讓菲永難以擴大支持群體。

但這樣不代表菲永已經出局,如同這群選民的特色,長期都是屬於「沉默」的一群人,如果菲永能鞏固目前的兩成支持率,再加上投票當天才用選票表態的選民,菲永仍然有可能逆勢擠進第二回合決選。

無依無靠的中間選民,「投票率」將成選戰最終關鍵

從各項數據來看,這次法國大選最明顯的特色,就是「未決定支持者」或「不出席投票」的選民人比例異常得高。從IFOP所做的調查來看,有高達31%選民回答不出席投票;表示會去投票的選民中,未決定支持人選的比例也多達28%。

20170414法國大選投票意願
Photo Credit:IFOP@2017.4.14
根據調查,法國民眾仍有高達31%的比例,在投票倒數10天時仍未決定是否投票。

法國採行的選舉制度,必須要有人取得絕對多數才能獲勝,當舉行第二輪投票時,第一輪被淘汰的小黨候選人即使選票不多,但可能會在一對一局面發揮關鍵作用,成為小黨與大黨談判的有利籌碼。因為選票不會被浪費,所以法國投票率一直都非常高。

如果將法國第五共和的總統選舉投票率進行比較即可發現,當投票率只有70%的時候,將會發生令人難以想像的選舉結果。

以往法國總統大選投票率都有逼近八成的水準,但有兩次的投票率特別低,分別是1969年的第二輪,以及2002年的第一輪。

  • 法國第五共和歷屆總統大選投票率
歷年法國總統大選投票率

1969年法國總統大選,右派的龐畢度(Georges Pompidou)與中間溫和派的波埃(Alain Poher)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左派政黨全軍覆沒。在左派選民興趣缺缺的情況下,僅有68.85%的選民參加第二輪投票。

但2002年的情況就很值得在今年選舉做參考。當年總統大選,左派政黨四分五裂,造成社會黨的總理喬斯班(Lionel Jospin)意外出局,讓極右派國民陣線的勒龐(Jean-Marie Le Pen)與時任總統的席哈克(Jacques Chirac)進入第二回合決選。

Opinion_polling_for_the_French_president_2002
Photo Credit:Mélencron@Wiki CC BY SA 4.0
2002年法國大選民調趨勢,極右派勒龐(深藍色)始終落後給左派社會黨的喬斯班(粉紅色),最後開票結果一舉超越喬斯班擠進第二輪投票,震驚全球。

雖然勒龐在第二輪投票被所有政黨聯合封殺,卻已經是締造國民陣線首次殺進決選的紀錄。今年大選與2002年有些相似,除了極右派幾乎確定可以擠進第二輪投票外,最關鍵的就是投票率不高,若最終真的僅有七成選民投票,對馬克龍來說就非常危險。

法國大選左右派形同出局,中間派馬克龍能阻止馬琳勒龐登大位?

馬克龍參選至今,都標榜著超越左右的中間路線,並且對歐洲聯盟表達明確的支持。縱使馬克龍目前民調居於領先,不過馬克龍沒有傳統左右大黨的基本盤,僅能靠著形象與訴求拉攏佔相對多數的中間選民。

中間選民雖然數量較多,但是不會堅定支持某個候選人。根據調查,馬克龍的支持者對他的「忠誠度」僅有71%,有29%選民可能會臨陣倒戈給其他候選人,面對緊追在後的菲永與梅朗雄,這樣的比例足以讓馬克龍在第一輪投票就鎩羽而歸。

20170414法國大選忠誠度
Photo Credit:IFOP@2017.4.14
各候選人的支持者「忠誠度」不一,馬琳勒龐(深藍色)與菲永(淺藍色)都可凝聚八成的支持者,反觀馬克龍(淺粉紅)的選民,長期都沒有非常堅定的支持傾向,這樣的落差足以讓馬克龍在第一輪被淘汰。

從這些數字中可得知,馬克龍的支持者確實有為數不少的中間選民,即使民調這麼高,卻不是堅定的支持者,一旦有不利選情的因素出現,這樣的支持率就有瞬間崩盤的可能。

雖然這看起來只是馬克龍自身支持度的結構問題,卻和整體總投票率有很大的關係。2002年勒龐能夠進入第二輪決選,除了左派的分裂讓他漁翁得利外,很大的原因出在投票率低於平均值,這對意識形態鮮明的候選人就有利,因為他們的支持者無論如何都會投票。只要投票率低,這種類型的候選人得票率就會相對被放大。

目前表態不投票的31%選民,雖然不會用選票影響選舉結果,卻可能間接造成某些候選人的得票率提升,以中間選民為基礎的馬克龍,將會處在非常危險的狀態。若馬克龍真的無法催出31%不投票的選民,同時又被自身29%的支持者「背叛」,最大受益者不是馬琳勒龐或菲永,而是急起直追的梅朗雄。

最難以置信的劇本:極左派 vs. 極右派

幾位主要領先的候選人都有各自的問題,尤其是馬克龍在「棒打出頭鳥」的環境下被各方人馬攻擊,加上社會黨提名的前教育部長阿蒙(Benoît Hamon)民調跌至個位數,有不少左派選民將支持的目光投向極左翼的梅朗雄。

梅朗雄出身社會黨,後來覺得黨的理念越來越偏向右派親商主義,便退黨加入「左翼陣線」(Front de Gauche, FDG)參與2012年的總統大選,並拿下11.11%的選票;2016年,梅朗雄自立門戶成立政黨「不屈法國」。

這次大選,梅朗雄不斷展現口若懸河的演講魅力,並在4月3日舉辦的電視辯論會大放異彩,在11位參與辯論的候選人中,民眾認為梅朗雄的表現最好。梅朗雄的政見有濃厚的社會主義色彩,包括將每週工時降為32小時、退休年齡改為60歲、對收入較高者要課徵高額稅收、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歐盟持懷疑態度。

梅朗雄的支持度在近期急起直追,在3月下旬正式超越社會黨的阿蒙,並從四月開始與菲永爭奪民調第三的位子,是目前主要的四位領先者中,支持率唯一持續成長的候選人。

由於阿蒙的政見綱領和梅朗雄有著很高的相似度,阿蒙支持度之所以會節節下降,主要還是受到現任總統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施政成績的影響,社會黨對選民幾乎沒有吸引力,所以未來不排除阿蒙僅有的8%支持度,會再進一步被梅朗雄吸收。

馬克龍這位號稱中間派的候選人,原先也是出身左派的社會黨政府,比起菲永更能吸引許多左派人士的支持,但馬克龍的選民基礎不夠穩固,又變成眾人攻擊的對象,加上電視辯論表現也沒有讓人為之驚艷,這些因素都讓梅朗雄有機可趁。

近期民調,馬琳勒龐與馬克龍都略為下滑,菲永維持平盤,僅有梅朗雄持續成長,法國媒體也紛紛出現一種猜測:梅朗雄將進入第二回合決選,與馬琳勒龐爭奪總統大位。

倘若真的出現這個結果,那將是難以想像的政治災難。梅朗雄和馬琳勒龐兩人政策主張南轅北轍,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對歐洲區域統合提出質疑,也都說會考慮就法國脫歐(Frexit)議題交付公投。德國財政部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日前接受訪問時表示,不希望由馬琳勒龐當選,但如果變成馬琳勒龐對決梅朗雄,將會是一場「夢魘」。

英國脫歐與特朗普當選後,接下來會是馬琳勒龐當總統和法國脫歐(Frexit)?

四強相爭、六種對戰組合,馬克龍仍然無懈可擊

綜合法國各家民調公司的統計,目前領先的四位候選人共可組合出六種不同的對戰組合,各家預測的結果也完全一樣。馬克龍無論是對誰都會勝出,梅朗雄會勝過菲永與馬琳勒龐,菲永僅會小贏馬琳勒龐,馬琳勒龐則是毫無勝算。

  • 法國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對戰組合
2017法國大選第二輪對戰組合

目前的各項指標來看,馬克龍與馬琳勒龐是進入第二輪投票呼聲最高的候選人,不過菲永與梅朗雄仍有機會擠進前兩名,混亂程度連法國媒體《世界報》(Le Monde)都將頭版標題寫做「一次前所未有充滿變數的投票」,就連極左派對決極右派的劇情都可能上演。

英國脫歐與泛歐主義末日:一個左右撕裂的歐洲,正是恐怖分子所樂觀其成的局面

由於菲永的「妻子門」爭議尚未平歇,同時他是對決馬琳勒龐領先幅度最小的候選人,如果最終出現這個對戰組合,馬琳勒龐成為法國第一女總統的機會將大大提高。

這場總統選戰的最終贏家,目前還無法斷言誰的機會較大,還是必須等第一輪投票結束後才能進一步預測。不過選到有兩位極端主義候選人居於領先的局面,對法國、甚至是歐盟來說,已經算是顏面掃盡。

這次大選驚奇不斷,共和黨本來最有機會獲得提名的前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özy)、前總理朱佩紛紛出局,社會黨呼聲最高的前總理瓦爾(Manuel Valls)慘遭滑鐵盧。

這些在初選就發生的民調失準現象,是對傳統政治菁英、政治正確的逆襲,如果大選最終「噩夢成真」,出現梅朗雄和馬琳勒龐這個意識形態最兩極、最撕裂的組合,不但是法國民怨的反撲,同時也是歐洲區域統合成果邁向瓦解的第一步。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