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聯合航空CEO親特朗普?「超賣暴力趕客」三大可疑或爭議之處

難道聯合航空CEO親特朗普?「超賣暴力趕客」三大可疑或爭議之處
Photo Credit: Kevin Lamarqu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聯合航空公司「超賣暴力趕客」下機事件,觸發全球議論,作者就此提出三大可疑及爭議之處。

先交代事件來龍去脈,務必看完兩段影片

一件看起來平常不過的事,其實沒那麼平常。美國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 UA)原訂由芝加哥飛往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期間UA稱超賣機位,必須要讓4名機組人員登機,唯有透過看似平常的利誘方式,承諾「會向每人賠償400美元、安排入住酒店及改搭周一的航班;到登機後再提出讓座,更將賠償提高至800美元。」

怎料沒人願意下機,UA便指電腦隨機抽籤請4名乘客下機,結果其中一名69歲亞裔乘客不肯,遭3名機場警察暴力拉倒,撞傷頭部血濺,惹來全球哄動。目前,事件除了各方聲討之外,演變至外國華人老闆指令員工不得乘坐UA作為回應。

若要如實了解美國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暴力驅趕華人乘客一事的嚴重性,莫過於直接觀看以下兩段影片:

整合不同資訊之下,我們需要思考幾大問題:
  1. 到底聯合航空是否符合程序
  2. 事件有否種族歧視嫌疑
  3. 其他可疑之處
到底聯合航空是否符合正常處理?

就第一點而言,表面上「超賣機票」是航空業常態,為免乘客臨時訂位或取消,航空公司為成本效益超見,都保有數個超額位置,最終有剩位置多出的乘客便可補上,若真的爆滿,最遲登機的乘客便被安排其他航班。實際較小機會到乘客全部登機之後,才強行要乘客下機,即使遇上登機後附帶賠償、優惠安排,也遠未至於對方拒絕之下要暴力對待,應積極以協商解決。

事件之中,該名亞裔乘客其實有交代拒絕下機的理由,稱作為醫生有必要趕及為病人看診,已表達需要,絕不應遭如此暴力對待。而且,Yahoo財經撰稿人沃爾夫(Ethan Wolff-Mann)根據規定推斷:「航空公司暗地裏有排列人選的先後次序,若乘客是黃金或白金乘客、提早辦理登機手續又或頻繁乘搭其航空公司,將會有較小的可能在有關情況被要求下機。」意謂UA官方表示的隨機抽籤大有「語言偽術」之嫌。

事件有否種族歧視嫌疑?

就第二點而言,雖然航空管理局已將涉案警察「停職候查」,詳細內情需待調查結果才可確實,但是,我們仍可憑清晰的影片內容對比芝加哥警方的說辭稱「警員請該名乘客下機時,他只是『不慎跌倒』」,完全不符合事實,難以取信公眾。

儘管UA 行政總裁米諾(Oscar Munoz)表面為事件致歉,又反稱「(受傷的乘客)帶來更多混亂,又愈加好鬥」(disruptive and belligerent),難免令人感覺附帶「種族標籤」,聯繫「凡是華人多惡意搞事」的刻板印象。

甚至,筆者目前大膽判斷那位施行暴力的前線警察相當有「種族歧視」的嫌疑,假如事件中是身穿西裝的白人自稱醫生,警察真會以如此暴力強拖下機嗎?確實令人非常懷疑。

事實上,早在特朗普未當選美國總統之前,已有不少報導議題美籍華人 / 亞裔在美國很可能因歧視問題,愈加政治冷感,雖然他們人數不斷增加,卻只有三成人表示有競選隊團接觸他們;同時,有指不少華人文化習慣服從權威、避免爭議和衝突,也間接令他們的權益備受美國主流社會漠視。去年10,美國Fox電視台記者瓦特斯(Jesse Watters)到紐約唐人街訪問某華人對中美關係的看法,期間問對方:「(你販賣的)這些手錶是偷來的嗎?」,事後即使記者受批評而道歉(稱僅為娛樂),亦可從他這種不自覺的玩笑滲出對華人欠缺尊重的情況。尤其現在特朗普當選總統以後,會否擴大國內種族衝突,值得關注。

有其他可疑之處嗎?

就第三點而言,整件事確有「耐人尋味」之處,首先,航空公司機組人員登機這件事理應有慣常「劃位」,甚麼原因這次必須特意騰出一般乘客座位?如果是特殊情況,必須臨時騰出座位,即航空公司安排失當在先,未有妥善處理,何以態度如此強硬,不以誠意好好協商?

加上,UA CEO不久前才獲公關業界獲雜誌《PR Week》好評,何以發生如此事件後卻又如此強硬,他更補充強調:完全站在員工一邊,即覺得他們沒做錯?假設先不揣測他個人政治立場是否親近特朗普(但很有可能),也令人懷疑所謂「機組人員有需要」是否隱瞞了其他事情。由於此事愈來愈顯得黑白分明,倒愈讓人們理解此刻熱烈提出杯葛聯合航空的情緒。

你可能有興趣看:

參考文章: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