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彼得堡直擊】我生活的城市,地鐵恐襲事件的近距離觀察

【聖彼得堡直擊】我生活的城市,地鐵恐襲事件的近距離觀察
冬宮前廣場的亞歷山大柱(Александровская колонна),希望天使能夠守護著這座北方首都。Photo Credit: 秦嘉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自殺炸彈客的身分,其實也道出了俄羅斯境內長久以來存在的問題。社會上不時存在著對中亞人歧視的問題,會將他們與犯罪、不安全做過多的連結。

文:秦嘉聖(國立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目前在聖彼得堡交換學生)

事件簡述

俄羅斯第二大城聖彼得堡當地時間4月3日下午2點40分,一列地鐵途經先納亞廣場站(Сенная площадь)及科技學院站(Технологический институт)時,一節車廂發生爆炸,造成包括襲擊者在內14人死亡、50多人受傷。事後在起義廣場站(Площадь восстания)發現類似的爆炸裝置,所幸及時排除,沒有釀成更大傷害。

襲擊者目前身分已確認是一名22歲的吉爾吉斯裔俄羅斯公民,阿克巴爾容・賈利洛夫(Акбаржон Джалилов)。此外,俄羅斯聯邦調查委員會6日又逮捕了八名中亞移民,為嫌犯同夥,全案仍在調查中,尚無任何恐怖組織承認犯行。

相關新聞 ►俄聖彼得堡地鐵爆炸案,22歲嫌犯來自吉爾吉斯


我來自台灣,目前正在聖彼得堡國立經濟大學進行為期一年的交換,必須得提到我的學校,因為這所學校所在的花園大街上,距離發生爆炸案的地鐵站先納亞廣場站(Сенная площадь),僅僅只有600公尺距離。而其距離聖彼得堡心臟地帶的涅夫斯基大街地鐵站(Невский проспект)也僅有一站。基本上只要想去大型超市採買、或是去哪個景點參觀,我都會從先納亞廣場站出發,事發過後,真不知道該不該慶幸當天沒有這些念頭產生。

事發當下,一如往常地我正坐在教室內上課,大約下午兩點半,滑著手機的老師忽然抬起頭告訴我們,附近的地鐵站發生爆炸,下一秒我的手機收到快訊,本以為可能是遠在郊區的地鐵站,沒想到卻發現是近在眼前的先納亞廣場站。外頭大街不時可以聽見消防車呼嘯而過,大家放在桌上的手機,都因為千里外家鄉捎來的擔心和不安而顫動不止,當下我只想放下手邊的書本,迅速地回覆每個訊息,讓親友們放心。

聖彼得堡地鐵運量全球第19,每日載客量逾200萬人次,鄰近市中心和學校的這兩個地鐵站癱瘓的當下,讓許多準備返家的學生和上班族手足無措。聖彼得堡當局立即宣布大眾交通工具免費搭乘,而計程車公司如Uber、Yandex Taxi、Taxovichkof也提供免費載客服務,幫助民眾離開該區域並安全回家。除此之外,最令人暖心的是,團結的俄羅斯人,紛紛在Yandex map中標注自駕車的目的地,歡迎任何被困在交通中的民眾共乘。

未命名
圖為Yandex map,對話框即為民眾自發性的提供共乘。

當天晚上,我和一位香港友人談到這次的恐襲事件,我們不約而同都對俄羅斯人的應變能力感到訝異,哀痛沉重肯定是隨之而來的,但是觀察街上行人的目光舉措,似乎難以察覺到太多的不安與惶恐。他們除了提供彼此需要的幫助,更互相叮嚀不必過度恐慌。

這些日子以來,從俄羅斯人身上,我發現他們有著堅韌、逆來順受的特質,就好像遇到不順遂的事情,他們時常脫口而出一句俄語「ну ладно(好吧)」,這絕不是輕易妥協,而是經過千年歷史演變、民族分合、外族入侵、體制建立又崩解、內憂外患環伺,所演變至今的一種民族性。來自鮮少發生恐襲的亞洲的我們,都表明難以想像同樣的情況發生在自己國家,人民會如何自處,是否能夠如此團結並沉穩的應對。

過去一周,大小疑似恐襲的事件在聖彼得堡仍層出不窮,雖然這段時間內各大公共場所的見警率提高,戒備肯定是最森嚴,甚至我們學校準備给預科生的宿舍,還被警察逐戶查房,但是據友人轉述,搭乘地鐵的民眾最近幾天還是少了將近一半。這種感覺,我想時常搭乘台北捷運的人們,在2014年鄭捷事件發生後,一定也曾有過相同的體會。

事件發生的地點是在地鐵站先納亞廣場(Сенная площадь)和科技學院站(Технологический институт)之間,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恐怖分子選擇在先納亞廣場附近行動,是有幾點值得觀察的。

第一,先納亞廣場過去曾是貧民窟,而發展至今則有著三條不同的地鐵路線匯聚,所以平時該區域的人潮本來就相當多及複雜。第二,其實在我們學校後方花園大街上,圈樓內有著一個規模不小的中亞市集,許多中亞商人、餐廳、貨品都聚集在此,而目前確認的自殺炸彈客身分,即是一名22歲的吉爾吉斯裔俄羅斯公民,自然會與鄰近地鐵站的中亞市集產生聯想。

從自殺炸彈客的身分,其實也道出了俄羅斯境內長久以來存在的問題。由於俄羅斯勞動人口短缺,加上相對高的薪資及生活水平,吸引了大量來自中亞的合法與非法移民。在俄中亞人多半從事收入較低的工作,如清潔工人、建築工、服務生等,所以社會上不時存在著對中亞人歧視的問題,會將他們與犯罪、不安全做過多的連結。

老實說包括我在內,前往中亞市集、或是夜歸時經過群聚的中亞人,還是會下意識的提高戒心,即使深知他們並沒有做什麼。我相信很多恐怖主義、攻擊事件的出現,其實都是和經年累月的歧視和不平等待遇有關。身在台灣的我們,身邊亦有著為數不少的外籍移工,我們是否也曾先入為主地看待他人,是值得我們省思之處。

未命名
Photo Credit: 秦嘉聖

悲劇發生後,全市哀悼三天,聖彼得堡和莫斯科皆有舉辦悼念的活動。而這個周末,我還是去了最繁華的涅夫斯基大道上走走。那天是個好天氣,溫度是清爽的攝氏8度,沁涼的微風搭配清澈湛藍的天空,度過蓊鬱沉悶冬天的聖彼得堡,久違的陽光灑落在街上的每個行人,好像在慰藉著這座城市的人們,只要我們團結,一切都會更好。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